浅谈墨子的文艺思想的论文口☆口口☆口

  浅谈墨子的文艺思想的论文【摘要】:传统的观点认为□☆□☆□,墨子与老子一样☆□□,都对文艺持否定□☆□□☆、排斥的态度☆□☆□。《荀子》口书中“墨子蔽口于用而不知文”[1]的论口调□☆□,则道出口了墨子文学思想的实用性口和功利性□□☆□☆。这显然与孔子所提倡的文章宜“文质彬彬”的文学主流思想背道而口驰☆□☆□☆。《墨子口》是墨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对墨子言行的记录□☆□□☆,可看作反映墨子言论☆□☆、思想的主要口作口品☆☆☆☆□。因此近代对《墨口子》一书文艺思想的论调多有偏颇☆□□☆☆,认为其全面否定美和艺术口的社会价口值☆□☆☆□。笔者通过熟读《墨子口》一书☆□☆,认为《墨子》一书口拥有丰富的文艺思想□☆□□,并没有全面否口定文学和艺术的口存在价值☆☆□□。本文试图从《墨子》一书中墨子对文学的论述来探讨和梳理其文艺思想□☆☆□☆。 【关口键词】:墨子;功利;三表;天治□□☆。 我口国著名口诗人闻一多曾说:“懂得口口口诗的口唐朝☆□□,才能欣赏唐朝的诗☆□□☆。”[2]口林继中先生也认为□□☆,要体味“作为独特的唐人生活再现之唐诗”☆□☆,就不口能不口先了解那“诗一般的唐人生活”[3]□☆☆□□。这给予我们深刻的启示——口研究作家的作品☆☆□,先要了解作家口所处的时代□☆☆。要了解《墨子》一书口口的文艺思想□☆□□☆,就要联系墨子所生活的时代特色☆□☆□。 1□□□☆□、《墨子》产口生的社会背口景 墨子□☆□☆,名翟☆☆□□,我国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科学家□□☆□□、军事家☆□□☆☆、社会口活口动口家□□□,其生活的年代略晚口于孔口子☆☆□□☆。《日知录》中有一段对孔子死后百余年间社会剧变的精彩概括: 自《左口传》之终口以至此(指周显王三十口年)☆☆☆□,凡一百三十三年□□☆,史文阙佚☆□□□☆,考古者为之茫昧□☆□□☆。wWW.11665.com如春秋口时口口犹尊礼重信□☆□☆,而七国则绝口口不言礼与信矣☆□☆☆□。春秋时犹宗周王□☆□□,而七国则绝不言王矣☆☆☆□。春秋时犹严口祭口祀□□☆、重聘享☆☆□,而七国口则无其事矣☆□☆□☆。春秋时犹宴会口赋诗□□☆☆☆,而七国则不口闻矣☆□□□□。春秋时犹有赴告策书□☆☆□□,而七国则无有矣☆☆□。邦无定交□□□,士无定主□☆□□,此皆变于一百三口十三口年之口间☆□□□☆。史之阙文☆□☆□☆,而后人可以意推者也☆☆□☆,不待口始口皇口之并天下□☆□☆☆,而文武之道尽矣☆□□。(《口日知录集释》卷十三) 由上可见☆□☆,墨子生口活的战国时代□☆☆□,奴隶社会建立起来的各种制度已破口坏殆尽☆☆□☆。各诸侯大国间竞相争霸☆□□,连年混战☆□☆。而诸侯口国的统治者口们不但不奋发口图强☆□☆□□、与民休养生息☆□☆☆□,反而务为耳目之娱乐□☆□、穷凶极口奢致使民不聊生☆□☆□。《墨口子口》一书中对此也有口所披露: 今王公大人☆☆☆□,虽无造为乐器□□□☆☆,以为事乎国家☆☆□□☆,非直掊潦水☆☆□,折壤坦口而为口之也☆☆□,将必口厚口措口敛乎万民□□□☆,以为大钟□☆☆☆、鸣鼓☆☆☆□、琴瑟☆□☆、竽笙之声□□☆□。(《口墨子·非乐》) 今口天口下为政者□☆□☆,其所以寡人口之口道多☆□☆□。其使民劳☆□☆☆,其籍敛厚☆□☆,民财不足□☆□□☆、冻饿死者☆☆☆□☆,不可胜数口也□☆□☆□。且大人惟毋兴师☆□☆,以攻伐邻口口口国□□□☆,久者终年☆□□□☆,速者数月☆□☆☆□,男女久不相口见☆□□☆,此所以寡人之道也☆□□□。与居口口处不安□☆□☆□,饮食不时□☆☆☆□,作疾病口死口者□☆□,有与侵口就橐□□☆□☆,攻城野战死者□☆□☆,不可胜数☆□□□☆。(《墨子·节用上》) 今王公大人之为葬埋☆□☆□☆,则异于此□☆☆☆□。必大棺□☆☆、中棺☆□☆☆☆,革阓三操□☆□,璧玉即具☆☆□☆,戈剑☆□□☆□、鼎鼓☆☆☆☆、壶滥□☆☆、文绣☆□□、素练□□☆、大鞅万领☆☆□□、舆马□□☆□□、女乐皆具☆☆□☆,曰:必捶差通□☆□☆,垄虽口口凡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山口口口口陵☆☆□。此为辍民之事☆□□☆☆,靡民之财☆□□,不可胜计也☆☆☆□,其为毋用若此口矣□□☆☆☆。(《口墨口子·节用下》) 在封建制度发展☆□☆□□、生产力大为提高☆□□☆,各诸侯国间割据混口战□☆☆☆☆、相互吞并的战国时代□☆□□,孔子那种以“仁义”治天下的口做法☆☆☆☆□,已无法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而急需对其进行反思和改造☆□□□。墨家学说由此应运口而生☆□□□。 2☆☆☆☆、《墨子》所反映的墨子主要的文艺思想口 古代“文艺”一词☆□☆□☆,与我们现在的文艺概念不同☆□□☆☆,主要口指撰述和写作方面的学问□☆□☆,如《大戴礼记·文王官人》中:“有隐於知理者□□□□☆,有隐於文艺者□☆☆。”☆☆□□。今天“文艺”一词口的含义口则更为广泛□☆□□,不仅指写作☆☆☆□□,也包括音乐□☆☆☆、表演☆☆☆、绘画☆☆□□☆、装潢装裱等各种文化表现形式□☆□□☆。本文是就此义谈墨子口的“文艺”思想☆☆☆。 2.1“功利”的文艺口价口值口口口口观□□☆☆。 面对战国口时代口诸侯混战□□☆☆☆、民不聊生☆□□□□、阶级口矛口盾尖锐的社会☆☆□□☆,墨子主张礼乐文章必须从功利角度考虑其价值☆☆☆□□。而其所谓的口功利则体现出一种现实的口社会意识☆□□☆□。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2.1.1无务为口文而口务为察 墨子口强调品行是为人治国的根本□□□,所谓“士虽有学□□□☆,而行为口口本焉”[4]☆□☆☆☆,君子建立自己的名声需口要以品行为本☆□☆☆☆。墨子认为☆□☆,如果认识不到这一口点□☆□,则“虽辩必口口不听”□□☆□☆、“虽劳必口不口图”☆□□□□。而那些名扬天下的聪明人则是心里明白而不多说☆□☆,努力作事而不夸说自己的口功口劳□☆□□,“言无务口为多而务为智□□☆,无务为文而务口为察”□□☆□☆。说话不图繁多而讲究富有智慧□☆☆☆□,不图文采而口讲究明白☆☆□□。这是墨子对文学创作的一条重要观点:文学艺术创作要服务于培养君子的大目标☆☆□☆☆。这种文学口为政治服务的功利价值观也在《墨子·非命下》中得以体现: 是故口子墨子曰:今天下之口君子之为文学□□□、出言谈也☆□☆☆□,非将勤口劳其惟舌☆☆□☆,而利其唇吻也☆□☆,中实将欲其国家口邑里万民刑政者也□☆□□。 墨子口强调□□☆,君子写口文章□☆□□☆、发表谈话□□☆☆☆,应以国家人民的事物口为依据□☆☆,必须要有利口于口社会☆☆☆□□,否则与日夜鸣叫的苍蝇□☆□、青蛙无疑□□□。 2.1.2乐非所口口以治天下 墨子认为音乐只是用来放松休口息的□□☆☆,于治口国无益□□□□,甚至会妨碍政事☆□☆□□。口☆口口☆口因此□□☆☆,墨子提出“其乐逾繁口者□☆☆,其治逾寡□☆☆。自此观之☆☆□□,乐非所以口治天下也☆□☆☆。”[5]但应该指出的是墨子口并没有因片面强调功利而完全的否定音乐的审美作用□☆□□。而只口是强调君王□☆☆☆☆、官员以音乐为娱乐应该不已影响治理天下和人口民幸福为前提□□☆。因此□□☆,墨子说: 圣口王口之命口也□☆□□☆,多寡之□□☆□,食之利也□□☆。以知饥而食口之口者☆□☆☆,智也☆☆□□□。因为无口口智矣☆□□☆。今圣有乐而少☆☆□,此亦无也(《墨子校译﹒三辩》) 是故子墨子之所以非乐者□☆□,非以大钟□☆☆☆、鸣鼓☆☆□、琴瑟☆□☆,竽笙之声☆☆□,以为口口不口口乐也;非以刻镂□☆☆、华文章之口口口色□□□,以为不美也;非以豢煎灸之味☆□□,以为口不甘也;非以高台□☆☆☆☆、厚榭□□☆☆、口☆口口☆口口邃野之口居☆□□☆,以为不安口也☆□☆□,虽身知其安也☆□□□,口知口其甘也□□☆□,目知其口美也☆☆☆□,耳知其乐也□☆☆,然上考之☆□□☆☆,不中口圣王之事;下度之□☆□□□,不中口万民之口利□□□。是故子墨子曰:“为乐☆☆□☆☆,非也□□☆☆!”(《墨子校译﹒非乐》口) 可见□☆□□,墨子没口有以为口口的口否定音乐□□☆,只是口强调文学艺术要和口国家的政治☆☆□☆□、人民的生活☆□☆□□、经济的发展联系起口来□☆□☆,协调发展☆□☆☆□。这一观点是具口有现实意义的□☆□☆,值得我们肯定□☆□☆。 2.1.3非口儒家之礼乐为口政 墨子从治国的角度出发☆□□☆☆,反对儒家以礼乐为政的主张☆□☆☆☆,认为这些主张口足以导致亡国: 子墨子谓公孟子曰:“丧礼☆□☆,君与父母□□□□、妻□□☆、后子死□☆□☆,三年丧服;伯父☆□□□、叔父☆☆☆☆□、兄弟口口口期口(11);族人五月;姑☆☆☆、姊□□☆☆□、舅□☆☆☆、甥皆有口数口口口月之丧□☆☆。或以不丧之间□□☆,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口诗》三百☆☆☆□☆,舞《诗》三口百□□☆。若用子之言□□☆☆☆,则君子何口日以听治☆□□?庶人何口日以从事☆□☆☆☆?” 子墨子谓口程子曰:“儒之口道足以丧天下者口四政焉(19)□☆□□。儒以口天为不明□☆□,以鬼为不神☆□☆☆,天☆☆□☆□、鬼不说□☆☆□,此足以丧口天口下□☆□☆☆。又厚葬久丧□□☆☆,重为棺椁□☆□☆,多为衣衾□□☆,送死若徙□☆□□,三年哭泣□□☆,扶后起☆□☆,杖后行☆□☆,耳无闻☆□☆☆,目无见☆☆□□,此足口口口口口以丧口口天口下☆☆☆□□。又弦歌鼓舞☆☆☆,习为声乐□□☆□,此足以口丧天口口口下☆☆□。又以命为口有☆□□□,贫富寿夭☆□☆☆、治乱安口口口危有极矣☆□☆□,不可损益也☆□☆。为上者行之☆□□□,必不听口治矣;为下者行之☆☆□,必不从口事口矣□☆□。此足口以丧天口下□☆□。”(《墨子校译﹒公孟》) 口墨子对儒家宣扬的丧礼□☆□☆☆、重乐☆□☆、天命☆□☆☆☆、藐上天□□☆、轻鬼神口的口学说嗤之口以鼻☆☆☆,认为这口会浪费人民的钱财和破坏生产力☆☆□☆□、导致人民口流离口死亡□☆☆。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墨子对过口分奢华□☆□☆、不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事情一概加以反对□□□,是情有可原的□□□□,正所谓“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口足而知荣辱”[6]□☆☆□☆,如果民不聊生☆☆□☆,文艺审美口口又从何谈起☆□□?所以☆□□☆□,我们口不应对墨口子“非乐”的观点过多的加以指责☆☆□。 2.2联系现实的文学口创作论□☆□。 《墨子》一书口中还有许多有关口辩论☆□□、辟□☆□☆☆、援□☆☆□、推等方法的辨口析以及对言语逻口辑口和的讲求☆☆□,对我们后世的文学创作具有重口要的借鉴意义□□☆□。 夫辩者□☆☆□☆,将以口明是非之分□□☆,审治乱之纪☆☆□□,明同异之处□☆☆☆☆,察名实口之理☆☆□☆□,处利害☆□□□☆,决嫌疑□□☆□。焉摹略口万物之口然□□☆□☆,论求群口言之比□☆□□。以名举实☆□☆□□,以辞抒意□□□☆,以说出故☆□☆□。以类取□□□☆□,以类予☆☆☆□□。有诸口口口口口己不非诸口人□☆☆☆,无诸己不求诸人☆□☆☆。(《墨子校译﹒小取》)

   子墨子游☆☆□,魏越曰:“既得见口四方之君□☆☆☆,子则口将先语(19)☆☆□□☆?”子墨子曰:“凡入国☆□☆,必择务口口而口从口事焉☆☆□。国家昏乱☆□□,则语之口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憙音湛湎(口20)□☆□☆□,则语之口口口非口乐□□☆□☆、非命;国家淫僻无口口礼☆□☆☆☆,则语之尊口口天事鬼;国家务口夺侵凌☆□□☆,即语之兼爱□☆☆、非攻☆☆□。故曰:择务而从事焉☆□□□。”(《墨子校译﹒鲁问》) 墨子一方面提出辩论的目的在于明是非☆□☆、同异□□□,察名理☆☆☆、利害;另一方面又主张根据游口说对象的具体情况来决定自己谈论的话题☆□☆□☆。这无疑对我们言口谈□☆□、写作的针对性以及目的性等问题有极大的借鉴作用☆□☆□。 此外□☆☆,墨子还提出了口检验言论正误的标准☆□☆,即所谓的三表法: 故言必有三表☆□□☆。何谓三表☆☆□?子墨子言口曰: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于何本之☆☆□□□?上本之于口古者圣口王口之事;于何原之☆☆□☆?下原察百姓口耳目之实;于何用之☆□☆?废以为刑口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此所谓言有三表口也□☆□☆☆。(《墨子校译﹒非命》) 三表法主张通过考察历史☆□☆□、社会实情☆☆□,并观察其运用于实践的情况□☆□☆,从而判口定言论□□☆、主张口的对错□☆☆。将三表法口运用于文学创作□☆□,则要求作者熟谙历史传统☆□□□,深入了解生活□☆☆☆,并用自己的作品来口反映和指导生活☆□□。 墨子对于古代的文献也十分重视☆□☆□☆,他提出“凡言凡动□☆□,利于天☆☆□☆☆、鬼□□□□□、百姓口口口者口为口口之;凡言凡动□□☆□,害于天☆☆□□□、鬼☆☆□、百姓口者口舍口之☆□☆□。凡言凡动☆☆□☆,合于口口三代圣王尧☆□☆☆、舜□☆☆、禹□□□、汤□☆☆☆□、文□☆□、武者为之;凡言凡动□□☆☆☆,合于三口代暴口王桀□□☆□、纣□☆□□☆、幽☆☆□、厉者舍之□☆□☆☆。”[7]认为口人口口要发表谈口话□☆☆☆、写文章必须做到不违背天帝☆☆□、鬼神的意志和圣王的事迹并切合先王之书的记载□□☆□☆。并通过取得的效果来判断其正误☆☆□☆□。在引用“先王之书”的同时□☆☆□□,墨子又坚决口地否定了口只重视书本知识☆□☆、迷信古典口的做法: 公孟子谓子墨子口曰:“昔者圣王之口口口列口也☆□☆☆,上圣立为天子□□☆☆□,其次立为口卿大口夫☆☆□。今孔子博口于《诗》□□☆□☆、《书》☆□□☆,察于礼乐☆☆□☆,详于万物☆□□□,若使孔口子当口口圣口王□□☆☆☆,则岂口口不以孔子为天子哉□☆□?”子墨子曰:“夫知者☆□☆,必尊口口天口事鬼☆☆☆,爱人节用□☆□□☆,合焉口为知矣□☆□☆。今子曰‘孔子口博于口《诗》□□☆、《书》☆□□☆☆,察于礼乐☆□□□☆,详于万物’□☆☆□□,而曰口口可以为天口子□☆☆□。是数人之齿☆□□,而以为富□□☆。” 墨子认为口《诗》□☆☆☆□、《书》并非千古不变的权威性著作☆☆□☆,而应该看它是否符合时代发展的需要☆☆□□☆。所以说□☆□,文化遗口产口的口权口威性只是相对的☆□□,它对现口实生活的作用也会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这不仅为我们文学创作中口的取材□☆□□、借鉴的标准提供了宝贵口的口经验☆□□☆,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将个人写口作□□□□、言论完成的过程扩口口大到现实生活中实践的完成☆☆□☆,并以其产生的影响来判断其价值□☆□☆☆,这虽然仍逃不出实用主义的范畴□☆☆□,但其对实践效果的强调仍是难能可贵的□☆□□。 2.3“天治”论的文学批评观 面对口诸侯混战☆☆☆□☆、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的口时口口代□□☆,墨子提出了“天治”论□□□☆☆,企图以口口此规范统治口者和人民的言行☆☆□,达到国富民强的效果☆□☆☆。而作为君子立言的重要工具——书籍□□☆□,自然也在“天治”衡量的范围之内☆□☆□☆。 子墨口子言曰:“我有天志□☆☆☆,譬若轮口人之有口口规□☆□□□,匠人口之口有矩☆☆☆。轮☆□☆、匠执其规☆□☆☆□、矩□☆☆□,以度口天口下之口方口员□☆□,曰:‘中者是也□☆☆☆,不中者口口非也□☆☆☆☆。’今天下之士君子口之书□☆☆□,不可胜载☆☆□☆☆,言语不可尽计□☆□□,上说诸侯□☆☆,下说列士□☆□,其于仁义□□☆☆,则大相远口也☆☆□。何以知之□☆□☆☆?曰:我得天下之明法以度口口口之☆☆☆。”(《墨子口校译﹒天志上》) 墨子认为当时君子的书籍多得口载不完□□☆,言语多得不能尽计□☆☆☆□,但良莠不齐☆□□□。主张用天下的明法来衡量它们☆□☆。而衡量的标准则是上文所提到的“三表”法☆□☆□,即强调文口章口应“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8]□☆☆□,这便口要求我们在口进行口文口口学口批评时应做到“知人论世”☆☆□☆,结合作口者的口文化背景口和时代背景来分析口作品☆☆□☆。由此可见☆□□☆,墨子的文学思想还是与儒家思想 有共同之处的□□☆☆□,并非对儒家思想一概加以排斥□□☆☆□。《墨子·公孟》中记载: 子口口墨子口与程口子辩□□☆□,称于孔子□□☆。程子曰:“非儒□□☆□☆,何故称于口口口孔子也☆□□□?”子墨子曰:“是亦当而不口可易者也□□☆□。今鸟闻热旱之忧则高☆□☆□,鱼闻热旱之忧则下☆□☆□,当此□☆☆□□,虽禹☆☆☆□、汤为之谋☆☆□□,必不口口口能口易口矣☆☆□☆。鸟鱼可谓口口愚矣☆□☆,禹□□☆☆□、汤犹云因口焉□☆☆□□。今翟曾无称于孔子乎☆□□☆?” 可见□□☆☆☆,墨子并不因自口己反对儒家口思想就对儒家文化一概加口以否定□☆□,而是保持一颗客观公正☆□☆□、冷静的口心态☆☆☆□,择善而从之☆□□☆☆。这为我们后世的口文学批评树立了榜样□☆□□。 3☆☆□、墨子文艺口思口想的意义及局限□□☆。 《墨子》作为墨子及墨家学派的著作汇编☆☆☆□☆,自其诞生两千口多年以来□□□□☆,由于其文风朴实无华☆□□☆☆,但部分内容诘屈口聱牙以及口明显的反口儒□☆☆□□、功利主口义倾向☆☆☆,而乏人问津□☆□☆。直至近代☆□□☆,才有学者认真解读这口本古书☆☆□☆☆,但论调口多有口偏口颇,更多的是批判□□□☆、否定其功利主口义与“非乐”思想□□☆☆。 实质上☆☆□,每一种理论口口口的提口出□☆☆,都是口伴随着争议与误解的☆□□☆□,墨子的文艺思想口也不例外☆☆□☆□,要对其作客观评价☆☆□□,就必口须结合其所处的特定历史环境来加以分析□☆☆。墨子现实而功利的文艺思想□□□□☆,是与战国时代诸侯争霸混战☆☆☆□、民不聊生的社会口环境相关的□☆☆□☆。体现了墨子关注国家兴亡的爱国思想与维护社会弱势群体利益的“民本”思想☆□☆□□。恩格口斯认为☆☆□☆□,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口口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这与墨口子关注民生的思想口是一致的□☆□☆□,是符合人性与自然规律的合理诉求☆☆☆。其“利人乎☆☆□□□,即为;不利人乎□☆□,即止”[9]口口口的口功利口原口则,符合了战国初期社会发展口的新形势☆□□☆☆,引起了当时自君主到庶民等阶层的强烈兴趣☆□☆□□,这也是墨家能够在战国前期异军突起的根本原因□☆☆□。 当然□□□,墨子的文艺思想也并非无懈可击的□□☆□,也存在着由于过分强调实用与功利而对审美和艺术的社会作用重视不够□□□☆□,但绝口不可以说☆□□☆☆,墨子是否定娱乐与审美价值的☆□□□☆。王达津先生认为□☆□□,“墨子也不口是不讲口美的”☆□☆☆☆,也没有忽视口口乐口作为娱乐手段的价值□□☆,只是认为“必须和治口理天下统一”☆□☆☆。[10] 所口以□☆□☆☆,我们对待墨子的文艺思想应抱着口取其精华☆☆□、弃其糟泊的科学态度☆□☆□□,重视社口会功利☆□☆,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能忽视娱乐与审美的价值所在☆□☆,紧随时代变迁的脚步革新我们的文艺思想以更好的适应社会发展☆☆☆,这也是墨子文艺思想口的核心价值与魅力所在☆☆□□□。 【参考书口籍】 1.林继中:《唐诗:日丽口中天》☆☆□☆,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4月□☆☆。 2.王焕镳:《先秦口口文口口学著述口四种﹒口墨子校译》☆☆□,杭州:浙江大口学出版社☆☆□□,2009年8月□□□☆,第一版□□☆□。 3.王达津:《王达津文萃﹒墨口子的文口学观点》☆☆☆,天津:南开大学口出版社□☆□☆,2006年7月☆☆□,第一版□☆□□。 4.顾炎武著☆□☆,栾保口口口口群口口口编译:《日知录集释》□□☆☆☆,上海:上海古口籍出版社□☆☆☆□,2008年3月☆☆☆□。 [1]见于《荀子口﹒解蔽》 [2]郑临川:《闻一口多先生说唐诗》(上)☆□□,载自《社会科口学口辑刊》□□□,1979(4)☆☆□。 [3]林继中:《唐诗:日丽中天口》□□☆☆,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4月☆☆☆□☆。 [4]王焕镳:《先口秦文学著述四种﹒墨子校译﹒修身》□☆☆,杭州:浙江大学出口版社□☆□□☆,2009年8月□□☆☆☆,第一版□☆☆。 [5]王口焕镳:《先秦文口学著述四种﹒墨子校译﹒三辩》□☆□□,杭州:浙江大口学出版口社☆☆□☆,2009年8月□□□,第一版☆□□□。 [6]口口口管口口子:《管子·牧口民》 [7]王焕镳:《先秦文学著述四种﹒墨子校译﹒贵义》☆□□□,杭州:浙江大学出版口社☆□□,2009年8月□☆☆□,第一版□□□☆☆。 [8]口口王焕口镳:《先秦文学著述四种﹒墨子校译口﹒非命上》□□□□□,杭州:浙江口口大学出版口口社☆□☆□,2009年8月□□☆☆,第一版 [9]口王口焕镳:《先秦文学著述四种﹒墨子校译﹒非乐》☆☆□□,杭州:浙江大学出口版社☆☆□,2009年8月☆☆☆□□,第一版☆□□☆。 [10]口王达津:《王达津文萃口﹒口口墨子的文学观点》□☆□□,天津:南开大学口出版社☆☆☆□☆,2006年7月□☆☆☆,第一版□☆☆☆。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谈墨子的文艺思想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