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的科学思想与道家、道教的论文口☆口口☆

  朱熹的科学思想与道家□☆☆☆□、道教的论文

  【内容提要】朱熹是李约瑟用以说明道家有机论自然观对中国科学技术有促进作用的三个典型之一☆☆☆□□。这三个典型中□☆□☆☆,朱熹是对科学技术研究最多的□☆☆。朱熹在科学技口术领域的思想☆□□☆☆,直接渊口源于沈口括☆□☆,而指导沈括作出进行科学探索活动的思想则来之于道家□☆□□☆、道教□☆□。这促使我们深入研究朱熹在具体科学领域的思想与道家☆□☆□□、道教的关系□□□。本文考察了宇宙演化与宇宙结口构□☆□、生命口科学与医学☆□□□、气象科学口等口领域□☆☆□,指出☆□□□☆,这些领域中朱熹口的思想☆□☆□□,与道家□□□□、道教确口实有渊口源关口口口口系□□☆☆☆。指导朱熹得出这些思想的道家有机论自然观☆□□□☆,既对西方有影响☆☆☆,也对朱熹身后中国科技的发展有影响☆□☆。【关键词】朱熹/李约瑟/科学口技术/道口家/道教

  口【正文】在《中国科学技口术史》中□□□☆☆,邹衍□☆☆、董仲舒□☆☆☆、朱熹是李约瑟用以分析说明道家的有机论自然观对中国科学技术的关系的三个典型例子□☆☆☆☆。邹衍为阴阳口家□☆□□☆,但先秦之后阴口阳家消失□□☆,其思口口想被黄口老道家□□□、道教继承☆□□□☆。董仲舒用阴阳五行作为思想框架口来容纳儒家口思想□□☆□,实际上是吸收了黄口老道家的很大一部分思想□☆☆。朱熹进一步超越了董仲舒□□☆□,不仅吸收了道家□□☆☆☆、道教的很多思想□□☆☆,而且如同道口教一口样□□☆,在科学技术领域作出了多方面的贡献□☆□□。本文拟考察朱口熹的科学思想与道家□□☆、道教的联系☆□☆。一☆☆□、朱熹科学思想口的直接渊源如同道家☆□☆、道教把道和气作为两个最基本的范畴一样□□□,在朱口熹的理论体系中☆□□,理与气也是最基本的范畴□□☆□,而且是体用无间的□□☆☆。朱熹既讲从理口到气☆□□,也讲口气与理的关系□□☆□,所以有可能吸收和容纳很多自然科学的知识和材料□☆□☆☆。他说:“上而无极太极□□□☆,下而至于一草一木一昆虫之微□☆☆,亦各有理☆☆☆。一书不读□□☆☆□,则阙了一口书口口口道理;一事不穷☆□☆□,则阙口了一口事道理;一物不格☆☆☆☆,则阙了一物道理☆□□□□。wWw.11665.cOM须着逐一件与口他理会过□☆☆□。”([1]☆□□☆,卷15)口朱熹的穷理固然是为了把口握天口理□☆□□☆,但他也没有漠视口日用生活□□☆。“名物度数皆有理存口焉□□☆,又皆人所日用口而不可无者□☆☆□。游心于此☆□□□,则可以尽乎口口物理☆□☆□,周于世用□□☆☆☆。”([1]□□☆☆□,卷18)正是基于口这个认识☆□☆□☆,朱熹为穷理学习了广泛的知识☆□☆。他读过《黄帝内经》☆☆☆□、张横口的《口灵宪》□☆□□、张载的《正口蒙》☆☆□、沈括的《梦溪笔谈》□☆□、历代的《天文志》☆□□☆、《仪象法要》([2],p.5164)☆□☆、《天经》☆☆☆☆☆、《步天歌口口口》口([2],p.5201)对口历代的地理口和动物学□□□☆、植物学[口3]□☆□☆□、医学☆□□□、乐律☆□☆☆、算学[4]等等方口面口口的知识□□□,也有广泛的口涉猎□□□□☆。朱熹的科学思想□☆☆☆□,《梦溪笔谈》是主要的来源之一□☆□□。他在阐述关于日□☆☆、月☆□☆、星□☆□□、光☆☆□□□、宇宙万物口口之“理”时明确说口过:“唯近代沈口口口括口所说□☆□□□,乃为得之□□□☆。”[5]口实际上□☆□,沈括(1029-1093年)的思想☆□☆,尤其口是指导他进行科学研口究的哲学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来口源于道家☆☆□、道教☆□☆□□。沈括认为:“虚者□□□,妙万口物之口口口口地也☆□☆□☆。在天文☆☆□,星辰皆居四旁而中虚;八卦☆□□☆□,分为口八口方而中虚□☆☆□。不虚□□☆□,不足以口妙万物☆□☆□。”([6]☆☆☆,卷7)“虚”☆□□,又可称为“黄庭”:“黄庭者☆□□☆☆,虚而口妙口口口口口者口也□☆□☆☆,强为之名☆☆☆□□,意可道则口不可谓之虚☆□□☆☆。岂可求而得之也哉☆□□?”“黄庭□□□☆,有名而无口所□□□,冲气之所在口也□□☆。”“虚”就是“一”☆□□□☆,就是“道”:“一者☆□□□☆,道也□☆□。谓之无☆☆□☆☆,则一在;谓之有☆□□,则不可取☆□□☆。”把“虚”☆□☆□□、“黄庭”□☆□、“一”☆□☆、“道”联系口甚口口至口口口等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同起口口口来□☆□☆□,这种思想渊源于道教是无疑的☆□□☆☆。沈括认为□☆□□,气是口万物运动变化的口动力:“凡积月以为时□☆□☆☆,四时以成岁☆☆□□。阴阳消长□☆□,万物生杀☆☆☆□,变化时节☆□□,皆主于气而口已□☆□。”[7]用阴阳二气解释万物的运动变化☆☆☆□,是道家□☆□、道教的口主张□☆□☆☆。“大凡口物理有常有变☆□☆。 运气口口所主者☆☆☆□☆,常也;异夫所口主者□□□,皆变也□□☆。常则如本气☆□☆,变则无所不至☆□☆□,而各有口所占□☆□☆☆。”([6]□□☆,卷7)事口口物的变化口有常有变☆☆□☆□,道教也口有这个思想☆☆□□。沈括认为☆□□□,事物的变化是自口然而然的:“阴顺阳口逆得之自然”□□□□,“物至则变☆☆□☆□。”([6]□□☆□□,卷7)口这口与口口葛口洪所说口的“变化者☆□☆□,乃天地之口口自口然”[8]是一致的☆□□。沈括认为□☆☆□☆,万物的口变化遵循理☆☆□□。“天地之口口口变率皆有理☆□□。”([6]□☆□□,卷7)理口口口是客观口的☆☆□。“所谓口正口声口者☆☆□☆,如弦之口有十三泛韵□□☆,此十二律自口然之口节也☆□☆□□。……此天至口理☆☆☆☆□,人不能以毫口厘损益口口其间☆□☆。”[7]他在《乐律》中谈口到口五音时说提到了“天理”的概念:“此皆天口理不可口口口易者□□☆。古人以为难知□□☆□☆,盖不深索之☆☆☆□。听其声☆☆□□,求其义□☆□,考其序☆☆□□,无毫口发口可口口移☆□☆☆□,此所谓天理口也☆☆☆□☆。”([6]□□☆,卷5)沈括与口周☆□□、张□□☆、二程是同时代的人□☆□□,尤其与二程年龄不相上下☆□□。他的这一思想□□□,应该说是当时口北宋道家□□□□☆、道教口占主导地位的时口代思口潮的体现□□☆□☆,不能说是来源于二程[9]□☆☆☆☆。由此可见☆□☆,朱熹与科学相口关的思想□☆☆☆□,包括一部分具体学科的思想□☆□☆☆,主要是来源于道家☆☆□☆□、道教☆□□☆,至少是间接渊源于道家□☆☆☆□、道教□☆☆。下面口就几个具体口领口域作一考察☆□☆。二☆□□☆、朱熹科学思口想的分析2.1宇宙演化与口宇宙结构朱熹的宇宙演化思想☆☆☆☆☆,继承《淮南子口》☆□☆、《易纬·乾凿度》□☆☆、《列子·天瑞篇》的思想[10]即太易→太初→太始→太素→浑沦→天地□☆☆□,并根据后世认识的深口化而作出了一定的创新☆☆☆☆。在宇宙演化的形式上□□□☆,朱熹吸收了道家和道教的阴阳二气生化万物的思想☆☆□,说:“天地初间□☆□☆□,只是阴阳口口之口气□□☆。只一口个气运行□☆☆☆,磨来磨去□□☆☆,磨得急了☆□□□,便拶许多口口渣口滓☆☆□□,里面无口处口口出☆☆□□,便结成个地在中央□☆☆☆□。气之口清口口者便为口天□□☆□,为明☆☆☆□,为星辰☆☆□☆,只在外常周环运转☆□☆☆,地便在中央不动□☆□□,不是在下□☆□☆。清刚口者口口为天□☆□,重浊口者为地☆□☆。天运不息□☆□□☆,昼夜辗转☆☆□☆□,故地榷口在中口间□☆☆。使天有一息口之停☆□□☆,则地须陷下☆□□。惟天运转口之口急☆☆□□☆,故凝结得许多渣滓在中间☆□□☆□。地者☆☆☆,气之口口口渣滓口也□☆□☆☆,所以道‘轻清者为天☆□□□☆,重浊口者为地’□☆□☆☆。”([1]☆☆□□☆,卷1)天运转的动力机制是一个长期困扰古人的问题□□☆。屈原在其《天问》中提出的问题□□☆,浑天说和盖天说都难以作出合理的解答□□□。《管子·白心》为此作了尝试:“天或维之□☆☆☆,地或载之☆□☆。天莫之维□☆☆□,则天口口口已堕口口口矣;地莫之载☆☆☆☆□,则地口已沉矣☆□☆。夫天不堕☆□□□,地不沉□□☆☆□,或维而口口载之☆□☆☆。”“或”□☆□□□,根据上下口文口来看□□☆,就是“视之则口口口不见☆□☆,听之则不闻□□☆,洒乎满天下□☆☆,不见其塞”的东西□☆☆□,即精气☆□☆□☆。《黄帝内口经·素问口口》口假托歧伯答黄帝问说:“地为人之下☆□□☆,太虚之中者也”☆□☆,对大地不堕给出了比《管子》更明确的答案:“大气举之口也☆□□☆。燥以干之□□☆☆☆,暑以蒸之□□☆,风以动之☆☆☆☆□, 湿以口口润之□□☆,寒以坚之☆☆□☆□,火以温之☆□☆。……故燥盛口则地干□☆□☆,暑盛则地口口热□☆☆□,风盛则地动☆☆□☆☆,湿盛则口地泥☆□□,寒盛则地裂☆□☆☆,火盛则地口口固矣☆□☆☆□。”这里没口有提口口口到天☆☆☆。盖天和浑天说都把天想象为硬壳□☆☆,宣夜说口口则视为气:“天积气耳”[11]☆□□。北宋张载以其口气本体论为天运的口物理机制奠口定口了哲学基础□□☆,一反天文学家的成见提出了七曜左旋说[12]□☆☆。朱熹从小就被宇宙之迷所困扰□□□☆,“某自口五六口岁□□☆□☆,便烦恼道天地四边之外是什么□☆☆☆。见人说四方无口边☆☆☆,某思量也须有个尽处☆□□☆☆。如这壁相似☆□☆□,壁后也有个什么口事物☆☆☆□□。某思口量得几乎成病☆☆□。到如今也未知那壁后口是何物☆□☆。”([1]☆☆□,卷94)几口口十年来□☆☆,朱熹对此时时口耿口耿于怀☆☆□,从实践和理论上力图弄清它□☆□☆☆。实践上☆□☆,他最早口设口想了口中国的口圆天象仪□☆☆,曾经力图复原苏宋所造的水运天象仪☆□☆□。在理论上☆□☆□☆,他在阐述周敦颐和邵雍的两个宇宙图式的基础上□☆□□,把它们口与张载的气化宇宙论结合起来□□□☆☆,运用太极生化模型提出口了一个离心式宇宙口起源假说□☆□,依据它反驳前人口关于天左旋而七曜右旋的口天运图式☆☆□☆☆,论证张口载的七曜与天共左旋之说:“横渠说天左旋日月亦左旋□□□☆□,看来横渠口之说极是□☆☆☆。”([1]☆□□□,卷2)以今天口的眼光来口看☆□☆□□,左旋口说和右旋说均有一定的道理☆□☆□□。二者口都是基于运动的相对性来解释天体的视运动□□☆☆□,虽然右旋说与实测口相符□□□,但从理论的自口洽性来看☆□□☆□,左旋说口更优越☆□☆□。右旋说主张七曜如磨盘上的蚂蚁随天左旋的同时在磨盘上口右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物理根据支持□☆□☆☆。左旋说在张载口那里□□☆☆,虽说天口地七曜都顺气口左旋□□□□☆,以七曜顺迟来解释所见左旋□☆☆,但仍停留在运动现象上而未深入到动力学机制的探索上□☆□☆。朱熹则从宇宙形成的动力口学机制上来阐明所有天体的物理运动方向的一致☆□□,并对视运动作出了新的解口释☆□□☆☆。《淮南子·天文训》认口为“天地之袭口精为阴阳”□☆☆□☆,朱熹设想天地的初口始是口阴阳口二气□☆□,二者有相口似之处□☆☆☆。朱熹的这种宇宙形成理论与笛卡尔的宇宙旋涡理论有某种相似之处☆☆□☆□,不同在口于口朱熹以地球为旋涡的口中心☆☆□□□,而笛卡尔以太阳为旋涡的口中心☆□□。但朱熹比笛卡尔早了口六百多年☆□□□☆。朱熹企图用离心力来解释天口地的空间结构的形成□☆☆☆,就当代科学来看☆☆□☆☆,这种口解释当然不对☆□□☆。大尺度的气态物质的弥口漫和分化☆☆☆□□,主要是各部分的口运口动速度不同造成的□☆□☆,并非离心力口的缘故□☆☆☆□。但在当时□☆☆□,朱熹的观点毕竟口对驳斥盖天说的错误观念起口了作口用☆☆□。在他看来☆□□☆,天之口运行有口一个“枢轴”☆☆□☆□,不过“其运转者□□☆,亦无形质□□☆□,但如劲口口风口之口旋☆☆☆□。”这里是宣夜说的观点□☆☆□□,但还是比较新颖和贴切的解释☆□☆☆。基于气而用口离心力来解释宇口宙的形成□☆☆,只是就无极而太极的一次生成而言□□☆☆。朱熹还根据邵雍的口循环思想提出了宇宙就是太极生灭☆□☆□□、明暗交替的无尽循环的思想([1]□☆□☆☆,卷19)☆☆☆。这与口现口代宇口宙论的周期循环假说基口本一致□□☆。关于宇宙结构☆☆□□□,当有人问“天有形口口口口质否”时□☆□☆,朱熹回答说:“只是个旋风□☆☆,下软上坚☆□□□。道家口口谓之刚风□□□☆。人常说天有九重□☆□□,分九口处为号☆☆☆□□,非也□☆□。只是旋有九口口口耳☆□□。但下面气较浊而暗□☆☆,上面至高处□□☆☆,则至口清至明口耳☆□□☆。”[13]“九天”之说首先口出现于屈原的口《天口问》☆□□,此后☆□☆,《吕氏口春秋·有始训》☆□□☆、《淮南子·天文训》☆☆□☆□、东汉王逸的《楚辞章句》口等等道家作品反复申述□☆☆□,朱熹把它由口八个空间方位加中央改为“圆则九重”☆□□☆、“天有九重”□☆□。他之所口以这样改口造□☆☆,是因为在《易》的口口口象数学口中☆□☆□☆,阳之象为“一”□☆☆,最大的口口数口口口口为“九”;阴之象为“-”☆□☆□,最大数为“六”□☆☆☆。天为阳☆☆□☆,地为阴☆□☆,阳数口口口口口口至口口口于九□□☆□,九为老口阳之数☆□☆□,故天有九重□□☆□。朱熹认为☆□☆☆□,“天无体”([1]□□□,卷1)□☆☆,天由气口口构口口成:“盖天只口是气□☆☆,非独是高☆□☆□□,只今口人在地口上□□☆☆,便只见如此高□☆☆☆,要之口口他连那地下亦是天☆□☆☆,天只管转来旋口去☆☆□,天大了☆☆□□,故旋口得许多口渣滓口在口中口间☆□□☆☆,世界上无一个物恁口地大□☆☆□□,故天恁地大☆☆☆□□,地只是气之渣滓□☆□,故厚且深☆☆□□□。”([1]☆☆☆☆☆,卷18)地只是天口的口口一口部分☆☆□。天是无形口之口口口口气☆☆□,地就是气旋转之口渣滓而成的“一块实地事口物”☆☆☆。([1]□□☆□☆,卷1)口口口所以☆□□□☆,“天以口气口而口依口地之形□□☆☆□,地以形而附天之气☆☆□□。天包乎地☆□□,地特天中之口一物尔☆□□☆,天以气口口运乎外☆□□□☆,故地口榷口在中间□☆□□☆,岿然不动□□☆☆□。使天之运有口口一息停☆☆☆,则地须口陷口下□□□☆☆。”([1]□□☆,口☆口口口☆口卷1)他的这个思想☆☆□□□,来源于邵口雍□☆□。他说:“康节口言天依形☆□☆☆□,地附气□□☆☆,所以重复而言口口不出此意者☆☆☆,惟恐口人于天地之外别寻去处故也☆□☆。天地无处□□□□,所以其形有体而气无体也☆□□□□。为其口气极紧□☆☆□,故能扛得住☆☆☆,不然则口堕矣☆☆□。气外更须有躯口壳甚厚□☆□☆,所以固此气也□□☆☆☆。”[14]这说明口他的这个思想与道教有渊源关系□□☆☆。根据“天无体”的观点□☆☆☆,朱熹认为□□☆□☆,日月星口口口辰都是由“清气”构成☆□☆☆☆,并且“只在口外常口周环运转”☆☆□□□,不是口辍口在天球之口口上:“星不是贴口天□☆☆□,天是阴阳之气☆☆☆□□,在上面☆☆□□,下人看口见天随口星去耳□☆☆□□。”([1]☆☆□,卷2)他还口说☆☆□□□,日月列星“其旋也☆□☆☆,固非口缀属而口居☆☆□□☆,亦非推挽而行□☆☆☆。”[15]朱熹的宣口夜浑天合一说在物质性气范畴的基础上□□☆☆,将天口口体口演化☆☆☆□、宇宙结构和气的运动变化三种学口说紧密结合起来☆□☆□,组成了完整的□☆□,也可以说是口比较先进的宇宙口学口说☆☆□☆。当然☆☆□,朱熹的口这些思想□□□□,是在口继承前人的成果的基础上☆□□☆,又作了自己的研究□☆□□。《宋史》说:“朱熹家口口有浑口仪☆□☆□□,颇考水运制口度□□☆☆□,卒不可得□☆□☆。”[16]朱熹口用浑仪未必完全是因为作口口历史研究口的需要[17]□□□☆☆。这也说明朱熹很重视实口际观察☆□☆。对朱熹的口口口上述思想☆□☆□,英国中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博士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说:“中国人提出口了口口一种早期的无限宇宙的概念□☆☆,认为恒口星是浮在空间的实体☆☆□,他们认为在整个宇宙有机体中☆□□☆□,作为组成部分的有机体各按其部分口循着自己的道去运动□□☆□☆,对于抱着口这种见解的人来说□☆□,河外星系的发现似乎证明了他们的信念□☆☆☆☆,最后☆☆☆□,朱熹给这一观点提供了伟大的哲学论据☆☆□☆□,他说:‘天无体’☆☆□☆。”[18]口口李约口瑟口还指口出:“我们切不能口口匆忙地假定中国天文学家从口未理解行星的运动轨道☆☆☆,《朱子全书》中的天文卷(《朱子全书》卷口50)是颇耐人口寻味的□□☆□□,其中载有1190年前后的几段对话☆□□☆☆。这位哲学家曾口谈到‘大轮’和‘小轮’□☆□☆□,也就是日☆□□、月的‘小轨道’以及口口行星和恒星的大轨口口口道☆□☆,特别有趣口的是☆□□□,他已经口认识到‘逆行’不过是由于天口体相对速度不同而产生的一种视现象□☆☆☆☆。他主张历算家应当明白☆□□☆☆,所有的‘逆’和‘退’的运口口动只是口一种表面现口象☆□☆□,事实上它们都是‘顺’和‘进’的运动☆□□☆。”[18]□☆☆、[19]口口朱熹关于宇宙口论方面的这些思想□☆□,与道家☆□☆、道教关系很口口口密切☆☆☆□。《朱子语口类》记载:“先生曰: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口口于所口乎☆□□☆□,孰主张是□☆☆,孰纲维是□☆☆,孰居无口事口口而口推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口已邪□□☆☆?意者□□□☆,其运转不能口自止邪□□☆?云者口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旋是☆□☆☆?孰居无事口淫口乐而动是☆□☆☆□?庄子口这数语甚好☆☆□☆□。是他见得方说到此□☆□☆□。其才高☆□☆。……又曰:庄老口口二书解注者口甚多□☆□□☆,竟无一人口说得他本意出☆□☆,只据他臆说☆☆□☆。某若拈出☆☆□□□,便别□☆☆,只是不口欲得□□□☆。”([1]☆□☆,卷125)这说明道家思想确口实口给予口了他一些启发□☆☆□。宇宙论☆☆□、天文学是道家□□☆□☆、道教比较重视的学科□□□□。《云笈七签》口开篇就论述宇宙空间的问题□☆□,《混元混洞开辟劫运部》历数“古今之言天者一十八家”□☆☆□,比较赞同口葛洪所谈的口浑天说☆☆□。历史上一些口天文学家☆☆□,如祖冲之□☆☆□、傅仁均☆☆□□、李淳风等都是口口道教信徒☆☆□,或是曾口隶口属道籍☆☆☆,这说明道家☆☆□□、道教对我国古口代天文学的发展有促进作用☆□☆。关于口地球的形口成□☆□,朱熹受五口口行思想影响☆☆□□,说:“天地初始☆□□,混沌未分口口口时☆□□□,想只有水火口二者☆□☆,水之滓脚便口成地□☆□☆□,今登高而口望口群口山□□☆☆□,皆为波浪之伏☆☆□□,便是水口泛如此☆☆☆,只不知因甚么时凝口了□□□☆☆,初间极软☆☆☆☆□,后来方口口口凝得硬□☆□。”([1]☆☆□□,卷1)这个思想今天看来显得幼稚口[20]□□☆□,但毕竟是他在实口地考察的基础口上作了思考的结果□□☆☆□。近代地质学家张鸿口钊评论说:“这种口思想口虽不完全精确☆☆□☆□,但是地质学萌芽时代应有的观念□□☆。”又说:“中国最口重利口用厚生☆☆☆☆□,唐☆□☆□、宋时人已颇有纯粹的地质观念□☆☆□☆。朱子的口思考尤为敏锐□☆□□☆,故所语往往颇口中肯綮□□☆☆☆。”[21]朱口口熹说:“常见高山上口有螺口蚌口壳☆□☆☆□,或生石中□□□☆,此石口即旧日之土☆□☆☆,螺蚌即水中口之口物☆□☆。下者却变而为口高□☆☆□,柔者变而为则☆□□☆,此事口思之至深☆□☆,有可验者□□☆。‘阳变阴合口而生水火口木金土’□☆□□。阴阳气也□☆□☆,生此口五行之口口口口质☆□☆☆□。天地生物□☆☆,五行独先□☆□☆☆。地即是土□□☆☆,土便包含许口多口口金口口木口之类□☆□。天地之间☆☆□,何事而口非五口行☆☆□□□?五行阴阳☆□□□,七者滚合□☆□□,便是生口物底口材料☆□☆□☆。”([1]☆□☆,卷94)从高山上有口螺壳化口石的现象联想到沧海桑田☆□□、地壳变化和山岳成因☆☆□☆,并悟出“低地成高”☆□☆☆,“柔化为刚”的道理☆□☆□。这显口然是口吸取口了老子的“反者道之动”和“刚柔相济”的思想□☆☆☆。沧桑口口巨口变的思口口想☆□□☆☆,最早见于葛洪《神仙传》中仙人麻姑和王方平的对口话:“麻姑自言: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口口为口桑田☆☆☆,向到蓬莱☆☆□☆,水又浅于口往昔会时略半也□□□☆,岂将复为陵陆乎□☆☆□☆?方平笑曰:圣人皆言海中行复扬尘口也□☆☆☆□。”当然□☆☆□☆,《诗口口经口》中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之说□☆☆,但道家□□□☆、道教更倾口向于口思考这类宏观的宇宙演口化思想☆□□□□。麻姑之说□□□□,得到了唐代颜口真卿的肯定☆□□□☆,将它与高山上发现螺蚌之类古生物化石联系起来说明海陆的变迁□☆☆☆。这一思想被后来的沈口括和朱熹继承□☆☆□□。朱熹进一步把海陆变迁作为整个宇宙演化的一部分以推测大地的演化过程和地面构造的成困□☆□□□。朱熹的这个发现☆□□,科技史专家梅森认为是“敏锐观察和精口湛思辨的结合□□☆。”[22]李约瑟也给予高度的评价:“在中口国的文献中□☆☆☆□,有关山岳成因论述☆☆□,是极为口丰富的☆□☆□□。其中最有名的☆☆□□□,是新儒家者朱熹☆□□☆。”[23]朱熹这一思口想不仅给中国地质学家李口四光予启发□☆□,而且被西方著作家西尔科克所领会(同[23])☆□□□。朱熹还口探讨了海水□☆□☆□、潮汐的形口成☆□□□□。关于海水的成因□☆□□,他说:“海水未口尝口溢出者□☆☆,庄周所谓‘沃焦土’是也☆☆☆。”([1]□☆□□☆,卷2)说明他口这个思想的口渊源之一仍然是口《口庄子》☆□☆。葛洪也著有《潮说》☆□□□。2.2生命科学及医学朱熹在生命科学和医药方面有广博的知识□□☆☆□。他读过《黄帝内经》(口[1]□□☆☆☆,卷138)□□☆、《本口口草》([2],p.5161)☆□□、《难经》☆□☆、《脉经口》口[24]□☆☆☆□、《茶经》等口口口书☆☆☆。关于生命的起源☆□☆,朱熹口受《庄子》口的影响☆□□☆,主张口是从种子生化出来的☆□☆。“生物之初☆□☆☆□,阴阳之精□☆□☆☆,自凝成雨☆☆□。盖是口气化而生□☆□,如虱子☆□□□,自然口爆口出来☆□☆□。既有口此两个☆☆☆,一牝一牡□□☆□,后来却以种子渐渐生去☆□☆☆☆,便是形化□☆□☆,万物皆然☆☆□。”(同[14])这里强调口了万物的生化口没有口口造物主在起作用☆☆□☆。至于口口口人口的起源□☆□☆☆,当有人问:“第一口口个人是如口何产生口的□□☆☆?”朱熹以口阴阳五行之气来口解释☆□☆,回答说:“以气化□☆☆,二五之精□☆☆□☆,合而成形☆☆□。释家口谓之口口化口口口生☆☆□。如今物之化生者甚多□□☆□,如虱然□☆☆。”(同[14]口)这里朱熹认为其“化生”之说来源于佛教也不错☆□☆,佛教口中确实把生物分为卵生□□□☆□、胎生☆☆☆☆、口☆口口口☆口化生☆□□□、湿生四类☆☆☆□□,但这里口的气口化学说则是道家口的☆☆☆。朱熹对药性有一定的认口识□□☆☆,说:“大黄不口口口口可口为口附子□□□,附子不可为大黄”([1]□☆□,卷4)☆□□□☆,因为二口者药性口口寒热不同□□□☆☆。他也熟谙医口理□□□□,说:“人病伤寒☆☆☆□,在上则吐□□□□,在下则泻☆□□,如此口方得口口口病除”[25]□☆□□□。朱熹著有《伤寒口补亡论跋》☆□□☆□。他从养生实践中口总结出来的经验:“夜饭口减一口□☆□☆□,活得九口十九”被后世医家作为缄言收录[26]☆☆□□。关于传染病□☆☆,朱熹说道:“染与不染☆□☆□,系乎口人心口之邪正□☆□☆□,气体之虚口实☆☆☆☆□,不可一口概而论也□□☆□。”[27]口传染口口病的传染☆□☆☆☆,现代科学认为口是细菌感口染的结果☆□□,与人心的邪正与否无口关☆□☆,取决于“气体之虚实”□□□☆。当然□□☆□☆,从朱熹口的思想口来看☆☆□□□,他所谓的人心的邪正本来就与气紧密相关☆□☆,并涉及到人的精神状态的好坏□☆□,所以从心理生理学的角度来看☆□☆☆☆,也不能完全否定朱口熹的说法☆☆☆□□,但相口口对而口言☆☆☆,气体的虚实却是主要的口因素□□☆。朱熹还从道士崔嘉彦学口习过诊脉□☆☆☆。《通雅》卷五一载有朱熹论《脉诀》□☆☆,说:“古人口察脉口非口一道☆□□,今世口惟守寸关尺之法☆☆☆☆,所谓关者□□□☆,多不明□☆□□。俗传口口《脉口口诀口口》☆☆☆☆□,辞最鄙浅☆□☆□□,非叔和本书□□☆☆,乃能指口高骨为关☆☆☆□☆。”这可见于朱熹在口庆元元年作的《跋郭长阳医书口》[28]☆☆□□。方以口口智评论说:“《脉口诀》至朱子口始口议之☆□☆□□,李时珍编而论之……”☆☆☆☆。

  3.2气口象科学朱熹注意到了雪花的六角形晶体和透明石膏的六角形晶体的共同口点:“雪花所以口必出六者□□☆☆,盖只是霰下被口猛口风拍开□□☆□,故成六出☆☆□☆□,……口口太阴玄精石亦六棱□□□☆,盖天地自口然口之数□☆□。”[29]这个认识比西方天文学口家开普勒对雪花六角形的发现要早四五百年☆☆□。李约瑟口认为□□☆□,朱熹的口这个发现是“非凡的认识”[30]□☆□。“太阴玄精石”的得名□☆□☆,应该与道教口炼口丹有关☆☆□。朱熹口在继承张载得自于道家☆□☆☆、道教的思想基础上□□☆☆,阐述了风☆□☆、雨☆□□☆□、霜☆☆□□□、雪☆☆☆、露□☆□☆、虹等口口自口口然现象的成因□□☆☆□。有人问:“高山口无霜露☆☆□□,其理如何□□☆□?”朱熹口的回答口是:“上面气渐口口清☆☆☆□□,风渐紧□☆□,虽微有口雾口气☆□☆,都吹散了□□□☆☆,所以不结☆□☆。若雪☆☆☆□□,则只口是雨口遇寒而凝□☆☆☆□,故高寒处雪先结也☆☆☆□□。道家有高口处有口万里刚风之说□☆☆,便是那里气清紧☆□□。低处则气浊□□□☆,故缓故☆☆□□□。想得高山更上去☆☆☆□,立人不住了☆☆□,那里气又紧故也☆□☆。《离骚》有九天之说☆□□☆□,注家妄解☆☆☆□,云有九天☆□□。据某观之□□□☆☆,只是九重☆☆□□□。盖天口口运行有口口许多重数(以手画圆晕☆☆□,自内绕出至外□□☆☆□,其数九)□□□☆□,里面重口数较软☆☆□☆,至外面则渐硬☆□□。想到口第九重□□☆☆,只成口硬壳相似☆☆□☆,那里转得又愈紧矣☆□☆□。”([1]□☆☆,卷1)朱熹这个口回答☆□□☆□,既继承了道家☆☆☆□□、道教思想☆☆□□,又有口自己的创新之处☆□□☆。从他口的回答可以看出□☆□□□,对这类现象口他是口口细密地观察过的☆□□。他是在认真观察的口基础上□□☆,对前人的思想进行分析思考而得出结论的[31]☆☆□。此外☆☆□□,朱熹在历法方面口也有论述□□☆☆□。但这也是口道教所关心的问题☆☆□□。三□☆☆、朱熹有机自然观对西方和中口国科学技术的影口响关于道家☆□☆☆、道教与朱熹的科学思想的关系☆☆☆☆,李约瑟口认口为□☆□☆☆,道家☆☆☆□、道教的思想是一种有机口自然主义的思想□□☆☆。在他看来□□□□□,朱熹的思想口是来源于口庄口子□□☆,与道家□□☆□、道教有密切的关口系□☆☆。因为“理学根本上确口实是有口机主义哲学☆□☆□☆。”[32]口确实□☆☆☆,朱熹的科口学思想□□☆□,主要是宇宙演化□☆☆、宇结构□□☆、天文□□□□□、气象□□☆□、中医药口这些领域□□☆☆□。这些领域恰恰是道教为了炼丹(含外丹和内丹)□☆□□、强身健体而特别关心的领域☆☆□。如同水利☆□□□☆、印染□□☆、农业等领域是道教很口口口少☆□□□☆、甚至不关心一样☆☆□,朱熹对这些能直接发展经济的领域也基本上没有去关心□☆☆□□。朱熹的自口然科口学口思想☆□□☆,受到了李约瑟的高度评价□□□☆。他说:“从科口学史的观点来看□□☆☆,或许口可以说☆□☆☆,他(指口朱熹)的成就要比托马斯·阿奎口那大得多☆☆☆□□。”([32],p.506)在朱熹生活的口口同一时期☆□☆☆,西方社会仍处于口暗无天日的中世纪教会统治时期☆□☆。托马斯·阿奎那(约口1225-1274年)是基督教神学家□□☆☆,至多可以说他的思想中含有星点科学口思想的萌芽因素☆☆□,却谈不上他对科学直接作出了什口么贡献□□☆。而且□☆☆☆,他的思想成口熟时间晚于口朱熹近一百口年☆☆□☆。李约瑟认为☆□□□,莱布尼兹确实受了朱熹哲口学的影响□☆☆,“这样口说不会冒太大的风险□□□☆☆。”(同[30]口)他口认为☆☆☆□,当爱因口斯坦到来口之时□□☆☆□,“人们会发现一长串的哲学思想家已经为之准备好了道路——从怀特海上溯到恩格斯和黑格尔☆□□,又从黑格尔到莱布尼兹——那时候的灵感口也许就完全不是欧洲的了□□☆□。也许☆☆☆,最现代化口的‘欧洲的’自然科学口理论应该归功于庄周□□☆☆、周敦颐和朱熹等人的□□☆,要比世人至今所认识到的多得多□□□☆☆。”(同[32]口)口r.a.尤里达教授也是联系着道家□☆□□、道教思想来评价朱熹的科学思想在历史上的贡献☆□□□。他说:“现今的科学大厦不是西方的独有成果和财富□☆☆,也不仅仅口是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哥白尼口和牛顿的财产——其中也有老子□□□☆、邹衍☆☆□、沈括和朱熹的口功劳□□□□☆。我们不能口说中国本土的科学倘若独立发展下来将会演化成什么样子□□☆□□。但是☆☆☆☆,我们口可以口说□□☆□☆,当今科学发展的某些方面所显露出来的统一整体的世界观的特征并非同中口国传统无关□□☆☆。完整地理解宇宙有机体的统一性☆□□□☆、自然性☆□☆、有序性□□☆□☆、和谐性和相关性是中口国口自然哲学和科学千年口探口索的目标□□□。”[33]李约瑟只口提到了朱熹对西方科口学的影响□☆☆,没有提及它对朱熹身后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的影响☆☆□□□。实际上□☆□☆□,宋末之后☆□□□□,在朱熹思想口口的影响下□☆□☆,中国传统的博口物口学被广泛地称为“格致学”☆□☆。南宋末年☆□□□,数学家秦口九韶提口口出“数理一源”□☆□、“数与道口非二口本也”的思想□□□□,说明他口受了口朱熹思想的影响☆☆□。此外☆□☆□☆,李治☆□☆、杨辉□☆☆、朱世杰等口数学家也口都口是理学口的口信徒□☆□□,他们在数学上之所以做出那么大的成绩☆☆☆□□,当与朱熹思想密切相关☆☆□□☆。朱熹五传口弟子☆□☆☆□、著名医学家朱震亨把他的一部医学著作题名为《格致余论》并序称“古人以医为吾儒格物致知一口事”☆□□□□。王世贞说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实质理口之口精微□□☆□,格物之口通典”[34]□□☆☆□,说明朱熹的格物思想对中医学有促进作口用□□□☆☆。李时珍自己也说□☆□□□,《本草纲目》“虽曰医家药口品□□☆☆,其考释性口理☆☆☆□□,实吾儒格物之学□□☆。”[35]口可口以口认为☆☆☆☆,《本草纲目》是朱熹“即物”以穷“天地日口口月阴阳草木鸟口兽之理”的理论的进一步口实践和具体化☆□☆□。但李时珍的最大贡献就在于把阴阳五行理论口引入本草学☆□☆,用“比类取象”的方口口口法把动☆☆□☆、植诸类归口属五行☆☆☆□,完成本草理论体系口的口五行化☆□□。这其中起作用的仍然是从道家□☆□□☆、道教理论中来而被朱熹集大成的阴阳五行理论□□☆☆☆。宋以后医药学口家把医术看作“仁术”显然口也与朱熹的思想影口响有关□□☆☆。朱载yù@①(1536-1611年)自动“即悟先天学”☆□☆□,后著有《口口先天图正误》☆☆☆,首创十二平均律□☆□☆☆。宋应星在其巨著《天工开物》中也有《论气》的序言中称赞朱熹的《四书集注》“其言却亦平实”□☆☆。由此可见朱熹的思想对后世的科技活动的影响☆☆☆□□。梁启超在其1912年发表的《王口阳明口的知行合一之教》中评论王阳明对朱熹的“格物致和”的驳口难口口口时说:“科学初输入口中口口口国时□☆☆,前辈译为‘格致’□☆☆□□,正是口用朱口子之说哩□□☆☆□。”[36]由此看来☆☆☆☆,所谓有机论自然观对古代科学不曾起过积极的作用□☆□□,甚至还是消极的☆☆□☆□,这一观点是偏颇的☆□□。不过☆☆☆□☆,李约瑟在高度评价朱熹的自然科学思想的同时也指出□□☆☆☆,朱熹的有机论自然观“奇妙地预示了口怀特海的‘领悟’(prehension)和口黑格口尔的对立和否定☆□☆,……在这里□□☆,中国人又射出了一支箭☆☆☆□□,落在后来波尔和卢瑟福的立足点附近□☆□,但却从口未达到牛顿口的位置☆☆□☆□。”(同[32])李约瑟实质上是问:为什么朱熹口的科学思想没有使中国的科学持续前进而产生近代科学☆☆□?这个问题□□☆,笔者将在今后展口开口讨论☆☆☆。

  【参考文献】[1]《朱子语类》□□☆。[2]《朱熹续集》四川口教育出版社□□☆,1996年□□☆□。[3]如读过陆羽的《茶经口》☆☆□□□,参见《朱熹集》卷79《卧龙庵记》□☆□☆□。[4]他读口过《九章算术》☆☆□☆,参见《朱熹续集》卷二☆□☆□,《答口蔡口季通》☆☆□☆,第5170页☆☆☆。[5]《楚词集口注·天问》□□☆。[6]口《梦溪笔谈》☆☆□☆□。[7]《补笔谈口》☆☆☆☆。[8]《抱朴子·黄白篇》□☆☆☆□。[9]前已述及□□☆☆□,朱熹表达过这样的意思:二程的科学技术思想是口口非常贫乏的□☆☆☆□。[10]《孝经·钓命诀》与《易纬·乾口凿度》雷同☆☆☆,只是把“浑沦”改为“太极”☆□□☆。[11]口口《列子口·天瑞》☆☆☆。[12]《正蒙·参两》☆☆☆☆。[13]《朱子全书》卷49□□□,参见《朱子语类》卷口口45☆□□□□,第1156页☆□☆☆。[14]《口朱子全书》卷49☆□□☆。[15]《楚词集注口》卷3□□□☆。[16]《宋史》卷48《天文志》□☆☆☆☆。[17]陶宏景“尝造浑天口仪☆□☆□☆,高三尺许☆☆□,地居中央□☆□,天转而地不口动□□☆☆☆,以机动之悉与天相会□□☆,云:‘修道所需□☆□,非止口史官口是用☆☆□□。’”(《南口史·陶宏景传口》)口口[18]李约瑟☆□□☆☆,《中口国科学技术史》第四卷《物理学》第1分册第129页☆☆□。[19]南宋王应麟口《困学记闻》卷九《天道》说:“黄帝书曰:天在地外□□☆☆,水在天外□□☆☆□,水浮口口天口口口口而载口地□□☆。(按:葛洪释浑天亦引此三口句☆□□☆☆。又曰:地☆☆☆□,太虚之中☆☆□,太气举之(皆见《晋书·天文口志上》)☆□☆□。道书谓☆□□□,风泽洞虚□□□,金刚垂天□□☆。佛书谓□□□□,地轮口依口口水轮□☆☆,水轮依口风轮□☆□□□,风轮依虚空□☆□☆□,虚空无所依☆☆□。风泽洞口虚者□☆☆□,风为风轮□□☆□,所为大气举口口之口也□☆☆□□,泽为口水轮口者□□☆☆,所谓浮口天口载地口也□□□☆☆。金刚口垂天者☆□☆□□,道家谓口之劲风☆☆□□□,歧伯谓口之大气□☆□☆☆。葛稚川云:自地而上□□□☆☆,四千里口之口口口外☆☆☆□☆,其气刚劲者口是口也☆☆☆□☆。按:《抱口朴口子口》:去地口四千口里□□☆☆,风力猛壮□□☆,有刚风口世界□☆□☆□。张湛解《列口子·汤问》口曰:太虚无穷☆☆□☆,天地有限□□☆。朱文公曰:天之口形口虽包于口地口之外□□☆☆☆,而其气常口行乎地口之口中□□□□,则风轮依虚空可见矣□□☆。”这说明朱熹的天口文学思想与口道口家☆☆□☆□、道教确有渊源关系□☆☆。[20]关于以“水火”为地球形成的口根口源□☆□☆,十八世纪欧洲地质学界也有水成说和火成说的长期口争论□☆☆□,这已晚于朱熹口近七百年□☆☆□□。关于“水泛”形成地□☆□,六百年后法口国口的布口丰认为☆☆□□,地球初时呈现口半液态☆□□,绕轴自转□□□,形成扁球状;七百年后☆□☆☆,法国的蒙博特在1852年提出地球冷缩说☆□☆□□,认为地球口像个苹果☆☆☆,冷却口收缩就有皱口纹☆☆□□,形成山脉□☆□☆。这与口朱口熹口的“初间极软□☆□,后来方凝口得口硬”的观点是一致的☆□□□。[21]《中国地质学发展小史》☆□☆□。[22]梅森☆□☆☆□,《自然科学史》□□□□☆,第75-76页☆☆□□。[23]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地学》第一分册☆☆□,第264页☆☆☆☆□。[24]〔明〕李濂□□☆☆,《李濂医史》口卷6□☆☆☆。[25]《口朱口子五经语类》卷36☆☆□□□。[26]如见于元代邹铉所著的《寿亲养老新书》☆□□。[27]《宋元学案》卷48☆☆□☆□。[28]《朱熹集》卷83☆□□□☆。[29]《武夷山图·序》☆□□☆☆。[30]潘吉星主编□□□□☆,《李口约口瑟文集口》☆□☆□☆,辽宁口科口技出版口社□□☆,1986年□☆☆☆□,第572页□□☆□。[31]参口口见:《朱子语口类口》卷2□☆□☆□、86□☆□、99□□☆☆□。[32]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口2卷☆□□□。[33]《中国古代的物理学和自然观》□□□☆□,见《美国物理学杂志》43卷第2期☆☆☆□。[34]《本草口纲目·序》☆□☆。[35]《口本草纲目·凡例》☆□☆。[36]梁启超□☆□,《梁启超哲学论口文选》☆□☆☆☆,北京大学出口版社1984年出版□☆☆□,第474-484页☆☆☆□□。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朱熹的科学思想与道家、道教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