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先》思想探微的论文口☆口口☆口

  《恒先》思想探微的论文前不久出版的《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第三册中有《恒先》一篇☆□□,学者已对其作了不口口少探讨□□☆☆□,成果发表在简帛研究网上□☆☆□。笔者对这篇佚文也有口一些看法□□☆,现在口写出来☆□☆□,敬请学界指口教□☆□☆□。《恒口先》主要讲了两口方面内容□☆□,一是讲宇宙生成论☆☆□□☆,一是讲天下之口作口为☆☆□□。下面就从这口两方面来考察《恒先》的思想内涵☆□□,并谈谈口笔者对这篇文献的学派性质的看法□□□。一关于宇宙论☆☆□,前不久笔者在讨论《太一生水》口时□☆☆☆,提出古代宇宙论大致包含三个环节☆□□,无☆☆□☆□、有□☆□☆、无有之间□☆□,“无”是世界的口口口本口口原□☆☆,“有”是现实的存在□□☆☆□,从无到有之间是“无有之间”□☆☆□。各学派对这三个口口环节的内涵及相互关系认识不一☆☆☆□□,口☆口口☆口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宇宙论☆☆☆。《恒先》篇也包含上述三个环节□☆☆,即恒□□☆、气☆□☆☆□、有□☆☆。恒与口无相当☆☆□☆□,恒是最早的存在□□□☆□,其状态是太质☆□☆、太静□☆□☆、太虚☆□☆。恒虽口有三口口种性状□☆☆☆□,但只是一□☆☆☆□,所谓“未有天地☆☆□□☆,未有作行☆☆□,出生虚静☆□☆□□,为一若寂”是也□☆☆□。学者或将“恒先”理解为道☆□☆,或将“恒先”解释口口口口口口口为口口口口极口口先☆□☆□。孤立地看□□☆,这些解口释都有道理□☆☆□□,但《恒先》有“天下之作也☆□□,无不口得其恒而口果遂”□☆□□,这与《老口子》第三十九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口口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口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的寓意相近☆☆□☆□,只不过☆□☆□☆,一作得恒☆□□☆,一作得一□☆□☆。笔者以为□□☆□☆,恒与一两词口口含义相通□□□☆,得恒也可以理解为得一☆□□□。准此☆☆□□,恒与一相口似□□□☆☆,既可以是元始□☆□,又可口以无口处不在☆□□。“恒先无有”可以解释为恒之先无口有☆☆□,甚至连“无”也没有☆□☆☆,恒相口当口于无☆□□☆。WWw.11665.COm《恒先》的气属于无有之间的存口在□☆□。《恒先》特别指口出□☆☆□☆,气是自生□☆□□☆,而不是口口从恒口生出的□☆□,所谓“恒莫生气”□☆□☆☆。值得注口意的口是□☆☆,在恒☆☆□、气之间☆☆□,《恒口口先口》提出了“域”☆□☆,“有域口焉口口有气”□☆☆□□。李学勤先生指口出□□☆,“域”相当于口宇宙口的“宇”□□□,是指空间□☆☆□☆,是很对的☆☆☆。气虽口是自口生自口口口口作□□□,但作为物质性的存在□☆☆□,它必须以口有空间为其前提☆□□☆,所以说“有域焉有气”☆□☆☆□。当然□☆☆☆□,气并非由口域口口而口口口生☆□☆☆,域不能生气□☆□,它只是气自生自作的空口间条件☆☆□□☆。作为空间的域也是永恒的□□☆□,所以《恒口口先》讲“域☆□□,恒焉☆□□,生域口者口口口口同焉”□☆□。生域者是口恒☆□□□,恒“自厌口不自口忍□□□,域作”☆□□,域从恒口演化口而来☆☆□□☆,所以口域也口具有恒久性☆☆☆□□。这里产生一个问题☆☆☆,在宇宙生成口口的三个环节中□□☆☆,域是属于口无☆□□,还是属于无有之间□☆□?从“未有天地☆☆□☆,未有作行”为无☆☆□,而域却是“作”的结果的角口口度口讲☆☆☆☆□,域不能口属于无□☆☆☆□。但从“有气焉有有”□☆☆□□、“浊气生地□☆☆☆、清气生天”☆☆□□□,气为天口地本口原☆☆□,并且域也有永口恒的特口性的角度讲□□☆☆,域似乎又不应该属于无有之间□☆□□□。不过☆□☆,《恒先口口》有“有出于域”之说☆□☆☆□,将域理解为无有之间口也许更口合适一点☆□□☆。这样□□☆☆,《恒口先口》的口无有之间就包含两项内口口容□☆☆☆□,一是域□□□☆☆,一是气☆□□,域上承恒□□☆,而为生有☆☆□□、生天地口的气的诞口生口做准口口口备☆☆□□,这是值得注意的☆□☆□□。关于有的口阶口段□☆☆☆,《恒先》有两种提口法☆□□□□,一是“有气焉口有有”□☆☆□☆,根据“浊气生地□☆☆□□、清气生天”之说☆□☆□□,这里的“有”是指口天地口万物☆□☆。所谓“有始”“有往者”□☆☆,笔者理解就是不废之复的有始有往□☆□☆☆。有了有□☆☆,就有口了循环往复□□□☆,万物即口由口此口而生□□☆☆。另一个“有”是出于域的“有”□☆☆,这个口口序列口是有☆□☆□、生□☆□□☆、音☆□□、言□☆☆、名□☆□□□、事□☆□☆。《恒先口》口的宇宙口生成序口列□☆□☆,与《鶡冠子·环流口》的“有一口口而有气☆☆□□□,有气而有口意□□☆,有意而有图☆□☆□,有图而有口名□☆☆□,有名口而口有形☆□☆☆,有形口而有事□□☆□,有事而有约□□☆☆,约决而口时生□☆□,时生而物立”□□☆☆,有相似口口口口口之处□☆☆□。不过☆☆□☆□,《鶡冠子·环流》似乎是综合《恒先》关于“有”的两个序列口而成口的☆□☆☆□,它的“一”相当于无□☆☆,气相口当于无有之间□☆□□,意□☆☆☆□、图☆□☆、名□□☆☆、形☆□☆、事□□☆□、约□☆☆☆、时☆☆☆□□、物等☆□☆☆□,则是有☆□□□□,整个口序口口口列口口有虚口有实☆☆☆□,笔者将它列为宇宙生成模口式的第三种☆□□□☆,即虚实兼顾的口生成模式☆☆□。这种序列是有其来历的☆□☆□☆。将《恒先》与《鶡冠子·环流》相比☆□□☆,一与恒相当□□☆,气则一致□☆☆,意图名形事约时物与有生音言名事相当□□☆,二者的生口口成口序列很接近□☆□。但这些内容《鶡冠子·环流》是在一个生成序列中描述口的☆□☆,而《恒先》则分为两口个序列☆☆□,可以将《恒先》的宇口宙生成用图式表示如下:①恒域天气地②域——有——生——音——言——名——事从这两个图式看☆□☆□,《鶡冠子·环流》的生成序列确实是将这两个序列进行综合而成的☆☆☆。从这个口角度讲☆□□,《恒先》的发现是很有意义的□□□☆,它使我们对古代宇宙论的认识更加全面☆□☆。这里须口要重申口口的是□☆□□,《恒先》之“恒”是终极的口起点□☆☆☆□。《恒先》两次提到“恒气之生”☆□□□☆,“恒气之生☆☆□,不独有口与口口口口口也”□☆□☆☆,“恒气之生☆□☆,因”☆□□。恒气☆□□☆,学者口或将其当口作一口个口词来理解☆□☆□,以为是口终口极之气;或将其口分开来理解□□☆□☆,恒气之生就是恒与气的产生□☆☆。笔者口赞成将“恒气”分开口口来理解□☆☆。学者之所以将其作为一个词理解☆□☆□□,是因为若将其分为两个词来解读☆☆□□,是指恒与口气的产口生☆☆☆,但恒先无有☆☆☆□☆,所以恒口的存在是自明的☆□□,无所谓产口生的问题☆□☆□☆。这样□☆□□☆,将“恒气”分开解读似乎就口与恒的口口口终极性不能自恰□☆□□☆。不过□□☆☆□,笔者以为☆□☆□,恒气之生口是指恒与气所生□☆☆□□,恒生域□□□☆☆,气生天地口万物□□□。恒代表的是世界的终极口本原□□☆☆,气则是“有”的本原☆□☆。从上图式可以看口出□□☆,恒与气分别代表两个层面□☆☆☆,一是无的口口口口层面□□☆□,一是有的层面□☆☆,无的层面口由恒生域组成□□☆☆□,有的层口面由气生天地组口成□□☆。无□□☆☆、有两个口口层面相当口独立☆□☆□,无的层面是有的层面的口前提□□□。马王堆帛书口《系辞传》有与传世本“易有大极”一段相应的文字□□☆□,但“大极”作“大恒”☆☆□☆,饶宗口口颐先生曾口口撰文讨论☆□☆,认为作“大恒”是汉以前《口口系辞传》本口来面目☆☆☆☆□,并列举了“恒”字在楚学中受到重口视与使用的口口情况☆☆□☆☆。《恒先》的出现对饶先生之说是有利的☆□☆,因为在《恒先》中☆☆□□□,恒本身就是一个带有终极意义的词□□□☆,这样□☆□,“易有大恒”就可以理口口口口解口口口了☆☆☆。二现在谈《恒先》的另一方面内容☆☆□□,即讲天口下之作为□□☆☆□。关于天下之作口为☆□□☆,《恒先》将其与宇宙生成联系起来□□□☆☆,这个联系口就是上文提口到的关于“有”的第口二个序列□☆☆□□,即域☆□□□☆、有☆□☆□、生☆☆□□、音□□☆、言☆□□□☆、名☆□☆□、事这口个口口口序列□□□。这里域是先天存口在的□□☆,其后是天地形成及其口以后的存在☆□□,可以称之口为后天的存在□□☆。所谓天下之作口为☆☆☆,是指口后天的生口成序列□☆☆☆□。后天的生成口口序列□☆☆,可以“言名”为界分口口为两段□☆☆,“言名先者□☆☆□,有疑妄;言之后者□□□☆☆,考比焉”☆☆□。言之前口是口自口然属口性口口的口存口在☆☆□□,言之口后是人为属性的存在□☆□。天下之作为兼有两个阶段的口生成行为□□☆□,这样作者口就把自然行为与人的行为联系起来了□□□。《恒先》将自然行为与人的行为联系起来是有其目的的☆□□□,人的行为既然口是口从自然行为推衍而来□☆☆□,它应该与自然口行为一致□□□□☆。在没有人口的阶段□□☆□☆,世界上只有善与治□□☆,没有乱☆☆□☆□。人世间口的乱口是从口口口人开始的□☆□。如果人的行为符口合自然行为的法则☆□□,世间便口不口会有乱☆□□☆。《恒先》确立的自然行为的法则☆□□,就是“天道既载”之天道☆□☆□☆,“惟一口以犹口口口口口一□☆☆□☆,惟复口以犹口复”□☆□☆☆。这是从宇宙口生成论中口口归纳出来的□□□☆□,“一”是恒的口口特征□☆☆□☆,“复”是气口的特征☆☆☆□。所谓“一”□☆□,表现口在万物口口口的口口生成中☆☆□□,笔者口理解就是“异生异□☆□☆☆、畏生畏”☆□☆□☆,以及“有非有☆□☆□□,无谓有”的意思☆☆□☆□,用今口天的语言口口口表口达☆□☆□,就是万物自口身的同一性□□☆☆。复☆□☆,笔者理解就是循口环口往复口口的意口思☆☆□☆☆,它是气的特征□□□。在气的循环往复的运行中☆□□□,天地万物出现了☆□☆。世间万物同出于气而性状各异☆□☆,所以说是“同出而异口生”☆☆☆。天下之作为蕴口涵着天口道□□☆,《恒先》“天下口口口之作也□□☆☆,无许[不口]恒☆□☆☆,无非其所□□☆。举天下之作也☆☆□□□,无不得其恒而果述(遂)”□☆☆□,前面已提到□☆☆☆,这里的恒就是“一”□☆□☆☆。又“举天口口口下口之口生☆□☆,同也☆□☆,其事口无不口复”☆☆□☆。天下之作为遵循天道“惟一以犹一□☆□☆,惟复以犹口口口复”的规律☆□□☆□,最终的表现就是自作口为□□□☆,“举天[下]之事☆□□,自作为”□☆□☆□,“举天口口下之为口也□☆□□☆,无夜也☆☆☆□☆,无与也☆☆□,而能口口自为也”☆□☆□□。天下之作为虽是自作为□☆□☆,但并非口无序□☆☆□□,而是有着先后的秩序□□□☆☆,《恒先》“先有中焉有外☆□□☆,口☆口口☆口先有小焉有大☆□☆,先有柔口焉有刚☆□☆☆,先有圆焉有方□□☆☆,先有晦焉有明□☆☆□□,先有短焉有长”□☆☆☆。世间口万物虽口是循口口环往复□□□,但其口先后次序不能变□□□□。对于人口事的立口场☆☆□□,《恒先》没有展开讨论□☆□☆,但有一口口点是可以肯定的□☆☆□□,即《恒先》作者对人的行为的判断当与其对口自然行为的判断一口致□☆□□☆,认为人的行为也是自作为☆□□,也是“惟一口口口以犹一☆□☆☆☆,惟复以犹复”□□☆☆☆。基于这样的口口判断☆☆☆□☆,明王☆□☆☆、明君□☆☆□☆、明士该如何做呢□□□☆?《恒先》没口有交代☆□□,笔者认为就是“因”□□□。这也是取法于自口然口口的☆☆☆☆☆。天下所以能自作为☆☆□☆,在于“恒气之生□☆□☆□,因”□□☆☆。关于“恒气口口之口生因”□□□☆,李零先生将“因”与第10简“言名先者”连读□□☆□,但未作口口口口解释;或以为“因”后有缺文□☆☆☆□。笔者按☆□□☆☆,“因”属下读□☆□□,语气不顺□☆□。“恒气口口之口口口生口口因”这支简首尾比较完整□☆☆□☆,所以就这支口简而言□☆□☆□,不会有缺文☆□□□。若有缺文☆☆□☆,也是中间整简口缺失□☆☆□□,或者编连不当□☆□☆□。不过☆□☆☆,笔者细观简文照片□☆☆☆,“因”下似有断句符号☆☆☆。准此□□☆,“恒气之生☆□□☆,因”□☆□,当读断□☆☆,意思口是口说恒口与口气口生口口成事物□☆□,遵循“因”的法则□□☆。这样□☆☆,“恒气之生☆□□□□,不独☆☆□□,有与也”也可以得到比口较好的解口释□□□,不独就是不专□□☆☆,“有与”是指有口所口因☆□□□,与“恒气之生□□☆,因”正相合☆□□。学者或将“独”理解口口为口口口口孤口独□□☆□☆,有失牵强□□☆。这两句口话的意思口是说□□☆☆☆,恒在生域☆□☆☆□、气在生口口天地万口物之时☆□☆,都是遵循了“因”之道□□☆,“自厌不自口口忍”是恒之因☆□☆□,“昏昏不宁☆□□☆☆,求其所生”☆□□☆□、“因生其口口所口口口口欲”是气之因□☆□。将“不独有与”理解为“因”☆□□,与“举天口口口口下之口口口口口为口也☆☆□□□,无夜也☆☆□,无与也☆☆☆☆,而能自口为也”并不矛盾☆□☆。前者是讲口口恒气生它物之口道☆☆☆□☆,后者是口讲万口物自为的状况☆☆☆□□,两者是从不同的角度来说的□□□。与此思想相口应□□□,百姓的行为是自为的☆☆□☆□,君主治百姓就要“因”☆☆☆☆□,一切政策行为要建立在百姓自作为这个事实的基础之上□☆□。古文口献中有以“因”为道口以及口贵“因”的记载□□□。如《管子·白心口》:“无为之道□☆☆,因也□□□□,因也者☆☆□☆□,无益无口口损口也□□☆☆。以其形因为之名□☆□,此因之术也☆☆☆□□。”“故道贵因☆□□,因者□☆☆☆☆,因其能者□□□。”《吕氏春秋·慎口大览口口》有口《口贵因》专篇□☆□☆☆,说“三代口所宝莫口如因☆☆☆☆☆,因则无敌”□□☆☆。必须指出的是□☆☆□☆,《管子·白心》的“贵因”与《口吕氏春秋口·贵因》口内涵并不一致□☆☆☆,《吕氏春秋》的贵因是就口口君口主的行为而论的☆☆☆,而《管子·白心口》是就形名而论的☆☆□☆。《恒先》口未口明言“因”之着眼点☆□☆□,笔者体会☆□□□,作者所口要阐口述的口是口口口因名□☆□□。“举天下之名☆☆□□,无有废者”□☆☆□☆,“举天口口下口之名虚口口树☆☆□☆□,习以不可改也”□☆☆,天下之名虽是虚树□☆☆,但人们已习惯了☆□☆,所以不能修改与废除☆☆□☆□。这是作者对名的基本观点□☆□□。这与《白心》的因名又稍有不同☆□☆□□,《白心》讲的口是口立口名的原则□□☆☆☆,《恒先》讲的是对现实之名的态度□☆☆☆。现在可以简单回顾一下《恒先》的基本内容□□□☆。首先□□☆☆,《恒先》虽有颇具口特色的宇宙论的内容☆□□□□,但宇宙论本身不是它叙述的重点□☆☆□,它是通过宇宙生成归纳天口道☆☆☆□☆,从而得口出人事的立场☆□☆☆□。作者最后提醒明口王☆□□□、明君□☆□☆☆、明士注口口意的□☆☆☆□,是对天下之生□□☆☆☆、天下口之作为☆☆□、天下之名的口思考□☆□☆□,而作者最基本的主张是“因”☆☆□□。

  三最后□☆□☆,简单讨论口一口下《恒先》篇的学派性质□☆□□☆。首先□☆☆☆,《恒先》口无疑是道家口作品☆□□,强调天下之事口口口自作为☆☆☆□□,并以因循为用☆☆☆☆☆,都是道家思想口特征□☆□□。此外□□☆□,学者还口注意到其中的刑名思想与名口辨学色彩□□□☆,这大致也是可信的□☆☆□□。此外☆□☆☆□,笔者以为□☆☆□□,还有一点口值口口得口注意□☆☆,就是《恒先口》对天道的强调☆☆☆☆。《恒先》只出现一个“道”字☆□☆□□,即“天道既载”☆□☆□☆,而从其口口口反复论述天下之事☆□□、之作□□☆☆、之为□☆□、之名口等等口来看□☆☆,它对天是特别口重视的☆☆☆□☆。《恒先》“明明天行☆☆☆□□,唯复以口口不废”□□□☆,作为天道口之复☆□☆□☆,是从天行中悟出口来的□□☆。前面提到的口《恒先》重视先后序列☆□□□,也是由对天行的认识而来的□□☆☆。《庄子·天道》:“末学者☆☆□,古人有之□□□,而非口所以从口口先也□□☆☆☆。君先而臣从☆□☆□☆,父先而子从☆□□☆☆,兄先而口弟口从□☆☆□☆,长先而少从☆☆□,男先口口而女口从□□☆□,夫先而妇口从☆□□□□。夫尊口卑先后□□☆□☆,天地之口口行也☆☆□☆□,故圣口人口取象焉☆□□□☆。”这里着重阐述人道的先后□□□□,但其先后关系显然是从天地之行“取象”而来的□□☆□☆。《恒口先》口讲口先后□☆□,笔者以为口也是“取象”天行而来的□☆□。《恒先》口对“因”的强调□□□☆,与其口重视天道也是紧密口相连的☆□☆□。《荀子·解蔽》“由天口谓之道☆□☆□□,尽因也”☆☆□□,意思是说☆□☆,将天的运口口行口视为口道□□☆□,最终的结果就是强调因循之用□☆□☆□。《恒先》口似乎正是荀子所口说口的“由天谓之道”者☆☆□□☆。道家中本口有一派重视天口甚于重视道德的☆☆□,《庄子·天道口》:“是故口古之明大道者□☆☆,先明天☆☆□,而道口德次之□□□☆,而仁义口次口口之□☆□,仁义已明口而分守口次口之□☆□□,分守口已明而形口名次之…口…□☆☆□。”又说:“夫帝王口口口之口德☆☆☆□,以天地口为宗☆☆☆□,以道德为本□☆☆□,以无为为常☆☆☆□☆。”《庄口子口·口天地》:“技兼于事☆☆□,事兼于义□☆□☆□,义兼于德☆☆□□□,德兼于道□□□,道兼于天□□☆。”《庄子·口口口在口宥口口》:“节而不可不口口口积口者☆□☆☆□,礼也;中而口不可口不高者□☆□,德也;一而口不可不易者☆☆☆,道也;神而不可不为者□□☆□,天也□□□☆☆。”这里口天口在道口德之先☆☆☆□☆,可见口其对天的重口视□☆☆□□,或者说其学说是建立在天之运行口即天行的基础上的□□☆。笔者以为☆☆□□□,《恒先》与上引《庄子·天道》诸篇□☆☆,同属一个学派□☆☆,对天的重视超过对作为本源的道德的重视□☆☆☆☆,事实上正如刘笑敢先口生所论□☆☆□,这里的“道不再是独立于口天地之外的口绝对☆□☆,而是贯通于天地万物的普遍规口律”□□□。准此☆☆☆□,学术界认为的口恒先为道的认识就须口口重口口新口审视□□□☆,恒与道之间不能划等号☆□☆。这里有一个问题必须解释□□☆□,即《恒先》口对天十口分重视☆☆□☆,为什么其宇宙论从恒开始☆☆□?笔者以为□☆☆☆□,这与其天口道口中的“一”有关系☆☆☆□☆,而天道口中所以口要有“一”□□□,又与其形名口思想有口关□□□☆。《恒口先》关于形口名的思想□☆□☆,与《庄子·口天道》的形名有本的思想是一致的□□☆□。《天道》“古之语口口大口道者☆□☆,五变而形名可举”☆☆☆□□,“骤而口语形口口名☆□□,不知口其口本口口也”☆□☆□,“骤而语形名赏罚☆☆☆☆,此有知治之具□☆□□□,非知治之道;可用口于天下□□☆,不足口以口口用口天下□☆☆□□,此之谓辩士一曲之人也”☆☆□☆。文中“五变”就是口口上引文口口的“天——道德——口仁义——分守——形名”☆☆☆☆□。这里庄子后学主要是针对其时思口想界“骤而口语形名”的辩士而发的□☆☆□□,他认为这是不知形名之本☆☆☆□。《恒口先》的“言名”当是指口形名☆□☆□☆,观前图式☆□□□,口☆口口口☆口从域到言□☆☆,也经历了五变☆□□。另外□☆☆□☆,上引《鶡冠子·环流》名形也是经历了五变□☆☆,即“一”——“气”——“意”——“图”——“名形”□☆☆□□。三种口口口文献口口关于形名有口口口口本的口思口口想当口是一口致的☆☆□□□。虽然《恒口口先》将形名之本追溯到有之先的域□□□,但其强调形名口有本的思想则无不同☆□□□,我们也可以将起其口视为针对不知口形名之本的辩士的作品☆□□。《恒先》从恒开始的宇宙生口成图式☆☆□☆□,与其关于言名有本的思想有关□☆☆☆。《恒先》为了强调形名有本□☆☆□,为了强调口天下之名虚口口口树的性质□☆□,首先必须口承认物质本无名的状态□□☆,现实的名是经过若口干演变而产生的☆□☆。物质无名的状态☆☆☆□,就是物质自在地存在着的状态☆□□☆☆,此时物质与它本身所具有的性质完全同一□☆☆☆,所谓存在就是口物质自身的同一性□□☆,就是恒☆☆☆□,就是一□☆☆。经过五变而生口的名□☆□,已不能全面反映物质的性质☆☆□□,所以辩士为形名而形名的辩论行为☆☆□□□,是不知形名口口有口本☆□□,不知万物恒一与无名口的本质☆☆☆□□。《恒先》把恒作为宇宙的本始☆□□□,将言☆☆☆□☆、名的产生追溯到口域☆□□☆□,都是为强调万物本无名而形口名有本的思想□☆☆。域☆☆☆□,恒焉□☆□□☆,域也是永恒的存在□□☆☆,以其作为言口名之始☆□☆□,有万物先口天本无名之意☆□☆□□,有名是从无名口演变而来的□☆□,这与其以口天为道的思想并不冲突☆□□□。事实上□□□☆☆,天道的一与复本是无与有两个层面的口特征☆☆□,而均统属于天道☆☆□,可见从恒开始口的宇宙生成☆□☆,本没有超出天道口的范围☆□□□。所以☆□□□,笔者认为□☆☆□,《恒先》与《庄子》口中重视天的《天道》诸篇同属于一个学口派□☆☆☆□。刘笑敢先生口曾口指出□☆□□,《庄子》外篇中的《天道》《天运》《天地》《天下》《刻意》《缮性》《在宥》诸篇是黄老学派的著作□□☆,笔者口以为口可信☆□□。据此□☆☆☆□,《恒先》也可口口以看作是黄老学的作品□□☆。综上所述□□□☆,《恒先》是一篇口道家文献☆□□,不过它对天道的重视甚于口抽口口象口的道德☆☆☆□,属于黄老学派的著口作☆☆□□。《恒先》还有明显的形名有本的思想☆□□□,这是针对思想界为形名而形名的现象而发的□□☆,有反名辩的口色口彩☆☆□,《恒先》在形名问题上的主张当口是因名☆☆□。1□☆☆□、详拙文《〈太口一生水〉的再认口识》☆☆☆☆□,待刊□☆□□□。2☆☆□、本文口引用《口恒先口》字句□□□,未作口口特别说明的☆□□□,依据的都是口李零的释文□□☆□,见《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而文字从简☆☆☆□□。3☆□□☆、例如李零☆□☆□□,见其考释□□☆☆☆。4☆□☆□□、例如口庞朴口《〈恒先〉试口口读》☆☆□☆,庞文见简帛研究网□□☆□☆。5☆☆☆☆☆、李学勤口《楚简〈恒先〉首章释义》☆□☆☆,李文见简帛研究网□☆□□。6□☆□☆☆、董珊《楚简〈恒先〉初探》已将口《恒先》与《鶡口冠子·环流》作比较☆☆☆□□,董文见简帛口研究网□□☆☆☆。7☆□☆□☆、详拙口文《〈太一生水〉口的再认识》☆□☆☆,待刊☆☆□□。8□☆☆☆、例如李零□☆□,见其考释□☆□□□。9☆□☆、例如口王志平《〈口口恒先〉管窥口》□□☆□☆,王文口见简帛研究网□□□☆☆。10□☆□□、饶宗颐《帛书〈系辞传〉“大恒”说》□□□□,载陈鼓应主编《道家文化研究》第三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11□☆☆□□、此断口句从王志口平《口〈恒先〉管窥》☆□☆□☆,王文见“简帛口口口研究口网”□□☆。12□□☆□□、“不”字系口笔者口拟口加□□□☆☆。13□☆☆□☆、引文中的“下”字系从庞口朴先生《〈恒先口〉试读》口加☆□□☆□。14☆☆☆□□、王志平《〈恒先口〉管窥》□□☆□,见“简帛口研究口网”☆□□。15☆□□☆☆、庞朴《口〈恒口口先〉试读》第9简下接第5简☆□□□☆,读作“恒气之生□☆☆,因复口其所欲”☆☆☆,16☆□□☆、如郭齐勇《〈恒先〉——道口法家刑名口思想的佚篇》□☆□☆☆、董珊《楚简〈恒先口口〉初探》等☆☆□☆□,均见“简帛口研究网”□□□☆☆。17□☆☆☆、关锋《口庄子内篇译解和批判》(中口华书局1961年)已注意到《庄子口·天道》中天高于道□□□□,但将其口作为宋尹口学派的口资料;☆□□☆☆、刘笑敢《庄子后学中的黄老派》也注意到《庄口子·天道》诸篇中天高于道的情况☆□□,他将其视为黄老学☆□☆□□。18□□☆、刘笑敢口《庄子后学中的黄老派》□□☆☆,《哲学研究》1985年第6期;又见氏著《口庄子哲口学及其口演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19☆☆□☆、刘笑敢《庄子后学口中的黄老派》□□☆□□,《哲学研究口》1985年第6期;又见氏著《庄口子哲学及其口演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恒先》思想探微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