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廖本《现代汉语》(增订五版) 语法部分指瑕口

  黄廖本《现代汉语》(增订五版) 语法部分指瑕

   黄映琼

   摘要:由黄伯荣□☆☆☆□、廖序东先生主编的《现代汉语》(增订五版)几经修订但尚有若干疏失☆□☆□□,本文就下册语法部分出现的问题分别口举例列出☆☆□☆□,同时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教育期刊网 http://w口口ww.jyqkw.com关键词:现代汉语 教材 增订五版

   黄伯荣□☆☆□、廖序口东主编的《现代汉语》是一部供高等院校口基础课“现代汉语”使用的教科口书□☆☆☆,广受大专院校师生的欢迎☆□☆。自1979年出版试口口用本后□□☆☆☆,便不断地进行更新和调整□□□,80年代出版了口修订本和修订二版☆☆□□,1991年改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增口订版□□□,此后每隔几年便进行修订□☆□□□,至2010年已出至增订口五版☆☆□,这充分体现了教材能够口与时俱进☆☆□□☆,推陈出新□☆□。笔者从事多年的现代汉语教学☆☆□,采用的均是此教材的最新版本☆☆☆□,在使口用过程中☆☆□□☆,切身体会到了教材不口断更新☆☆☆、完善的过程☆☆☆☆☆,同时也发现仍存在若干疏忽之处□☆☆。本文笔者不揣浅陋☆□☆,口☆口口☆口就增订五版下册语法部分出现的若干问题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以期为现代汉语语法教学口和教材修订提供参考□□☆☆□。

   (一)短语的定义

   教材有两处提到口短语的定义:

   (1)短语是由词组成的☆☆☆、没有语调的语言单位☆☆☆,是造句口的备口用单位□□☆□。大多数短语可以加上口句调成为句子□☆☆。[1](P4)

   (2)短语是由语法上能够搭配的词组合起来的没有句调的语言单位☆☆☆□□,又叫词组□□□☆。[1](P44)

   两个定义最明显的区别是前者说“短语是没有口语调的口语言单位”☆☆□,后面又说“没有句调”□□☆。是不是语口口调与句调是等同口口的概念□☆□?显然不是□□□☆,本书上册的语音部分就对语调和句调进行了说明:

   (3)口说话或朗读时□☆☆,句子有停顿☆□□☆,声音有轻重快慢和高低长短的变化□☆□,这些总口口称语调☆☆☆。[2](P106)

   (4)句调是指整句话的音高升降的格式☆□□□,是语句音高运动的模口式□☆□☆。[2](P108)

   可见☆☆□☆☆,短语与口句子的区别主要是有没有口句调☆□☆☆,而不是口语调□□□☆,短语定义中的“语调”应改为“句调”☆□☆☆□,以达到口口前后统一□☆□。

   此外□☆☆☆□,对于短语口口定义☆☆□☆□,前后两个的表述也不口一致□☆☆,第二个定义多了有关语法的表达□□☆☆□,但是既口然提到了“语法上能够口搭配”□☆□,语义方面的要求口也不能忽略☆□□☆□,不应顾此口失彼☆□□□,建议统一采用第一个定义☆☆□☆□,然后从语法□☆☆、语义两个方面进行具体地解说□☆☆。

   (口二)定语□☆☆、状语的定义及界限

   教材在对定语□□□☆☆、状语下了严格的定口义后☆□☆,接着又出现了不太严口谨的表述:

   (5)一般说来□□☆,位居名词前头□☆□、修饰名口词的成口分叫定语□□☆□☆,位居动词口形容词前头的修饰成分叫口状语☆☆□☆☆。[1](P口5)

   口众所周知□□☆☆,这是早期语法对口口定语和状语口的表述☆☆□,这种表口述是不全面的☆☆□☆。这也是大部分学生在没有学习语法前对定语☆□☆□、状语口口的口简单理解□□☆□☆。这种口表述可以出现在一开始介绍定语□☆□□、状语的时候☆□□☆□,但不适宜放口在最后□□□,作为总结口出现☆☆☆□□,很不利于学口生对定语☆□☆□☆、状语的正确口判口断□☆□☆。建议教材最口好把这句话删除☆□□,或者调整一口下表达的顺序☆□☆,同时进行进一口步地解释口说明☆□☆☆,如“但实际上定语和状语的区分并不这么简单□☆☆,最根本的还是要看整个偏正词组的语口法性质□☆☆☆□,在后面的定语☆□□☆、状语部分我们会深入学习☆□☆□☆。”[5](P24)语法部分前后章节联口系紧密☆☆□☆□,定语☆□☆□、状语的口区分口在“概说”部分无法口详细展口开□☆☆□,把定义提出来的同时口可以适当引介后面的知识点□☆□☆,引导学生自主地深入学习□☆□,同时也体现教材的严谨性和系口统性□□☆□☆。

   (三)口动态助词“了”

   口口口(6)“了”用在动词☆☆□□□、形容口口词后口面☆☆□☆,表示动口作或性状口的实口现☆☆□□,即已经成为事口实□☆□。[1](P29)

   汉语动态助词“了”的作用在于表示动作的完成[6](P68)☆□☆,或动作状态的实现[7](P325)□□☆□☆,跟动作发生的时间无关□☆☆□☆,既可以用口于过去发生的口事□☆□☆,也可以用于将要发生的或口设想中发生的事☆□☆,如“明天见了口他再口口说”中的“了”□□☆。教材也口提到了“跟时间没有必然联系”☆☆□□,但在口定口义口中用“已经成为事实”表述☆□□☆,容易让人口误解跟动作口发生的“过去时”有关□□□☆☆,所举的例子也口都用于口过去发生的事件□□□☆,建议口删除口这句话☆□☆,同时增加“了”用于未然事件的例子☆□☆。

   (四)叹词

   (7)叹词是表示感叹和口呼唤☆□□□□、应答的词☆□☆□。[1](P24)

   (8)叹词摹拟人的感情呼声[1](P24)

   (9)(叹词和拟声词)的写法和意义都不很固定☆□☆☆□,是实词里的特类☆☆□☆。[1](P24)

   教材口对叹词的表述略为显得随意□☆☆☆。首先☆□□☆□,“感叹□☆□☆、呼唤□□□☆、应答”三个词出现口口口口在这个定义里组成口口口联合短语☆□☆□☆,是选择关口系□☆☆□,不是并列关系□☆□□,应表述为“叹词是表口示感叹□☆□□、呼唤或应口答的词”比较妥当□□☆□☆。其次□□☆☆,“叹词摹拟口口人的感情呼声” 这句表达口也颇值得推敲☆☆☆□,何为“感情呼声”☆☆☆□☆?现代汉语课程就口口是要求学生树口立使用规范语言的意识☆☆□□,这种不符合规范的表达要特别注意□□☆☆,改为“叹词摹拟人口口的具有感情的声音”就简洁明口了了☆□□。最后☆□□□☆,叹词和拟声词作口为口特殊的实词□☆□□,不是因为“其写法口和口口意义口不固定”☆☆☆□☆,而是因为它们的语法口功能□☆☆□,这点教材口已在前面讲口过□□☆。结尾出现如此口口随意的□☆□☆、容易误导口的口总口结☆□□☆,实属多余□□□,建议删除□☆☆。

   (五口)兼口类口词

   “兼类词是某个词经常具备两类或几类词的主要语法口功能□□□。即在甲场合(位次)里有甲类词的口功能☆☆□□☆,在乙场合里有乙口类词的功能☆☆☆☆☆,不是说在同一场合(位次)里有甲乙两类词的功能☆□□☆☆。兼类词一定要读音相同□☆□□,词义有口联系□□□□,而失去了联系或意义无关的词口不是口兼类词□☆□☆。”[1]口(P35)

   教材对兼类词的这段阐述也常引起学生的困惑☆□☆☆。首先□□□,括号里的“位次”是什口口么意思☆□□?课文前后都未有这一术语的口出现;其次☆□☆☆□,在举口例口口的时口候□☆□□,课文先举口了同形同音词和多音词的例子☆□□,然后才举兼类词的例子□□☆☆☆,这种安排也不是很口口合理□☆□□☆。建议先把兼类词及其例子讲清楚□□□☆☆,再适口口当介口绍一下同形同音词和多音词☆□☆□☆,这样处口理条理更清晰☆□□□,区分目的也达到了☆□□。

   (口六)“副+名”的组合中☆☆□☆,副词作定语还是状语教材先后有三处对这一组合所作成分进行了阐述:(10)有一些副词既可以用来作状语修饰口谓词□□□,也可以用来作定口语修饰名词性成分……例如“只这几家商店开始口营口业☆□□☆、今天就你一个淘气□□☆、光书就有十箱☆□□□、单单这一点口就够了”[1](P19)☆☆☆□□。

   此处的副词作定语□☆□□☆。

   (11)在口名词谓语口句里☆☆□,状语中心语可以由名词口口充当□☆☆□,例如“现在已经深口秋了□☆□☆□、屋子里就我们俩□☆□□☆、台湾海峡狭窄处才135千米”[1](P76)☆□□□□。

   此处的副词作状口语

   (12)这种名词性谓语句的谓语中心名词语进入主谓框架的谓语位置上都有表述性☆□☆☆,有的又能前加副词状语☆☆☆,如“潘老太口太刚好八十八岁□☆□、山上净石头”[1](P口87)□☆□☆。

   此处副词也是口作状口语☆☆□☆☆。

   增订四版在副词部分同样提到了“有一些副词既可以用来修饰谓口词□□☆,也可以用来修饰名词口口性成分”[3](P18)☆□☆□,但没确切地说明是作定语还是状语☆□☆。增订五版则明确说明副词是可以作定语的☆☆□。按增订五口版的处理□☆☆☆,“副+名”组合如口果口作主语或宾语☆□□,那么副词是作口定语;如果口作口口谓语☆□□,那么副词是口作状语□☆□☆□。因此□☆□☆,在“今天就口你一个淘口气☆□□□☆、屋里就你一口个”这两个口例子中的“就”☆☆□☆,前一个口口作定口口语□□☆□,后一个作口状语☆☆☆□□。很明显☆□☆☆,这是根据口短语所作的句法成分来判断副词作什么成分□☆☆,而不口是根据口短语的功能来判断其修饰语是什么成分☆☆□☆□,这显然不符合当代语法对定语和状语的判断标准□☆☆□。

   口定语和状语都是偏正结构里的附加成分□☆☆□☆,它们的差异取决于整个偏口正结构的功能差异:体词性和谓词性☆☆□☆□。对于状语和定语的区别□□☆☆□,前人都进行过论述☆□☆☆。教材也口明确说到□☆□,定语是名词性偏正词组里的修饰语□□□□,状语是谓词性口偏正词组里的修饰语□☆☆□。[1](P5)对于“副+名”结构□☆☆,我们主要考察口这一结构是名词性的还是口谓词口性的☆□□☆,以“就你一个□□☆☆、光书”为例☆□□,副词“就□□☆☆☆、光”同名词口口口口口口性成分“你一个□□☆☆□、书”并不发生口直口接的修饰关系□□☆☆,它们之间的语义关系是相当松散的□□☆☆☆,其中还有更深的语义指口向[8](P116)☆□□☆。整个“副+名”组合口并非名口口词性的☆□□,虽能出现在主语☆□☆☆□、谓语的位置口口口上☆□□,但极少出现在宾语位置口上☆☆☆☆□,出现在主语口位置上时已具有某种叙事性质☆☆□,而不是单纯名词的指称性了☆☆□☆。这种口出现在主语位置上的“副+名”组合已有很多人从不同角度口进行了讨论☆☆□□□,但教材上面所说的“副词作定语”显然说服力不够□☆☆、会引起广口泛争议的☆☆□。

   (口七)谓词性短语与动词□□☆、形容词性短语口

   (13)定语是名词性短语里中心语前面的修饰语☆□□☆☆,状语是谓词(动词□☆☆、形容口词)性短语里中心语口前面的修饰语□☆☆☆□。[1](P7)

   (14)口补语是动词☆□□☆☆、形容词性短语里中心语后面的补充成分☆□☆□。补语是位居口谓词后头起补充说明作用的成分☆☆□。[1](P52)

   据此可知□□☆,教材在给状语下定义口时☆□☆□,用“谓词口口(动词☆□□☆☆、形容词)性短语”□□☆☆☆,给补口语下定义时□□□,用“动词□□☆、形容口词口性短语”☆☆□☆,这两个概口念是口对等的吗☆□□☆?如果是☆☆☆□☆,用相同口的形式表口达即可□☆□□,如果不是☆☆☆,那区别在哪里☆□□?虽然教材也提到了谓词包括动词□☆□☆、形容词及代替动口词☆□□☆□、形容词的代词[1](P13)☆☆☆□☆,但谓词性短语则不一定就是动词☆□☆☆□、形容口词性短语□□□,如“刚好八十岁”这个短语□☆□☆□,它是动词□☆□□☆、形容词口口口性短语吗□☆□☆?显然不是☆☆□,但它是谓词性口短语□☆□。所以☆□☆□,考虑口到口状语的特殊性□□□☆,给状口语下口口定义时☆□□☆□,最好去掉“动词□□☆□□、形容词”□☆☆☆,即“状语是谓词性短语里口中心语前面的修饰口语”☆□☆☆,而补语是谓口词(动词□☆☆、形容词)性短口语里中心语后面的补充成分□□□,因为补语的中心语不可能是名词性的而状语的中心语则有可能是名词性的☆□□□☆。

   (八)中补短语

   (15)由有补充关系的两个成分组成□☆□□□,前面被补充部分是中心口语☆☆☆□□,由谓词充口当;后面补充部分是口口补语☆□□☆,也由谓词充当 □□☆,起述说的作用□☆☆。[1](P47)

   口补语中心语由谓词充当☆□☆□,但补充部分不口一定也是谓词☆☆☆□,如教材所举口的口口例子“看了一次”☆□□☆,“一次”是谓词吗☆□□□?虽然口口教材对口短语口进行口了结构类和功能口类的归纳□□☆□☆,未涉及到对动量短语的归类[1]口(P52)☆☆☆□□,但动量短语主要作状口语和口补语☆☆□□☆,显然不是谓词□☆□☆☆。另外□□□□☆,还有一些口情态补语☆□□☆、数量补语□☆□☆☆、时地补语□☆☆☆☆,如“高兴口得哭了口口起来☆□☆☆、等了一口个钟头☆☆☆□、这事口就出在1949年”中的口补语都不是“谓词”所能口概括口的☆□□。可见☆□□□,补语口不一口定由口谓词充当☆☆□☆,也可以是口谓词性口短语□☆☆、量词短语或介词短语☆□☆□☆,不能用“由谓词口口口充当”来概括☆□□☆。

   (九)多义短语

   这种多义短语□☆□☆, 与其说两个意口思共用一个结构体(词类系列)□☆☆□,不如说两个口结构重叠口成一个结构口(词类系列)□☆□,即A偏正结口构与B联合结构重口合□□□☆☆。[1](P53)

   多义短语分析部分从增订二版起就一直在调整□☆□,因此到增订五版时论述与分口析应该比较一致□□☆,例子的分类口也应清晰了☆□☆。但在第口一类“结构关系不同的多义短语”中却出现了上面这口句话☆□□☆□,“共用一个结构口体”和“重叠成一口口口个结构口体”区别在哪□□☆☆□,对我们理解这类多义短语有何意义□☆□□?由于只是针对例3进行总结□☆☆,着实口让人费口解☆☆□。

   (十)状语的语口义指口向

   描写性状语在语义指向上有些是描写动作状态□☆□□☆,指向谓口口口词性成分☆☆☆☆□,有些是描写动作者口的情态□☆☆□,指向名词性成分☆☆□。[1](P69)

   状语的语义指向名词性成分时☆□□☆□,不一定是描写动作者的口情态□☆☆□。如教材例口4中☆□□☆,状语的语口义指向是宾语口中的“圈”□□☆,并非“描写动口口作口口者的情态”□☆☆□。并且□☆□☆,教材对例1和例4通过变换的方口法说明状语的语口义指向☆□□,而其他例句却未作说明☆□☆。建议直接说明状语的语义指向成分(如主语☆□☆、谓语□☆☆、宾语等)□□☆□□,无需通过变换句式□☆☆□□,因为有些句子是无法口用变换口来说明的☆□☆。

   (十一)存现句

   (16)前段是处所段□☆☆☆,可以同时出现时间词语如例11☆□☆☆,那是时间修饰☆□☆□□,是状语☆□☆□,它是存现句的可有成分□☆☆,不是必有成分口(指处所词语)□□□☆。[1](P96)

   这段表述让人困惑☆☆□,到底处所词语是必有成分还是“不是必有成分”☆☆☆?此处最好口能直接表口口述:后面接上“处所词语是存现句的必口有成分□☆□☆,但有时可省略☆☆□☆,如……”

   (十二)几种常用口句式的口定义

   (17)“把”字句是口指在谓语中心词口前头用介口词‘把’或‘将’组成介词短口语作状语的一种主谓句☆☆□。[1](口P90)

   (18)“被”字句是指在核口心动口词前面□☆☆,用介词“被(给☆□☆□□、叫☆☆□☆、让)”引出施事或单用‘被’的表示被动的口主口谓句☆□□。[1](P92)

   (19)连谓短语充当谓语或独立成句的句子叫连谓词☆☆□。[1](P93)

   (20)兼语短语处于句子核心位置的句子叫兼语句□□☆☆☆。[1](P93)

   首先□□□,前面两个口定义中的“谓语中心词”与“核心动词”所指应是口相同的□☆□,不知教材是出于什么考虑对同一个对象要用不同的术语表示☆□☆☆,而且教材从头到尾都并未提过“谓语中心词”这个术语□☆☆☆☆。另外☆☆☆☆,这两个定口义也是不准确的☆□□,例如在“我把他狠狠口地骂了一顿☆□☆□、他被我狠狠地骂口了一顿”这两个例子口中□☆□,“把”“被”组成的介口词短语口是放在“谓语口中心词”或“核心动词”前吗□☆☆□□?显然不是☆☆☆。因此建议统口口一改为“谓语中心语前面”☆□□。

   比较前口口面版本对“把”字句的口定口义□□☆□,口☆口口☆口增订五版最口明显的是在“把”字句部分不再强调“用介词‘把’引出受事□□□☆,对受事加口以口口口处置”这一提法□☆□,主要因口为随着学界对“把”字句口研究口的深入□☆☆□☆,出现口一些不表处置的“把”字句□☆□□,如“怎么把罪口口口犯跑了□☆☆□、怎么口把口奶口奶病口了”等[1](P92)☆☆□□☆。这反映了教材对当前“把”字句研究口成果的吸收和借鉴☆□□□☆。但这类“把”字句是口后口起的□□☆□☆、常出现在口语里且不占主流□□☆。建议定义口在保留“把”字句“处置”义的前口提下□□☆,以注口释的方式对这类非处置的“把”字句进行口口另外说明☆☆☆,就像教材第9页中☆□☆□,对个口别副词修饰名词的现象(如“很淑女□□☆☆、很绅士”等)以注释的方式进行说明□□☆。因为在口介绍“把”字句时□☆□☆,很难绕开“处置”两字☆□☆□□,如教口材后面口就口又提到口了“把”字句又叫“处置式”☆□□☆。

   同口口口口样的□□☆,连谓句与口兼口语句中“充当谓语或独立口口成句”与“处于句子口核心口位置”所指应该也是相同的☆□☆☆□,但也用了两种不同的表达☆□☆,给学生造口成不必要的困惑☆□□。建议都用“充当谓口语或口独立成句”来表述☆□□□□,更直接口明了□□☆☆。

   (十三)主谓谓语句的归类问题口

   1.课本106页对句型(结构类)进行分类时□☆☆,没有把口主谓谓语句归在主谓句里☆☆☆,在注释中进行了说明☆□□☆,但在前面第89页介绍几种常用句式时☆□□□,却首先口介绍了主谓谓语句□□□☆□,考虑口到前后的统一☆□□□☆,建议还是把主谓谓语句归在动词谓语句中再结合注释进口行说明会比较好□□□☆。

   2.课本106页动词性非主谓句中涉及到了兼语句□☆□,并用注释说明了兼语多数是主谓句☆☆□,少数是口非主口谓句☆☆□☆□。其实□□☆,不仅兼语句口存在这种现象□☆□□☆,连谓句☆☆□☆☆、存现句都存在口口这种口现象□☆□□☆,如教材110页的练习第一题就存在动词性非主谓口句的存现句☆☆□□☆、连谓句□□☆☆。建议相同的情况一并口在口注释中说明☆□□☆。

   (十四)突兀口的新术语

   (21)进行☆☆□☆□、予以☆□☆☆、加以(形式动词)[1](P10)

   (22)口短语的结构类和功能类关系表”中的“加词性短语[1](P52)口

   “形式动词”在增口订四版就已出口口现☆□☆,教材介绍了各类动口词的语法特征☆□□☆,唯独对大家比较口陌生的□☆☆☆□、语法功能比较特殊的“形式动词”未作任何解口释☆□□,实在不妥□☆☆□,建议把“形式动词”作为一类特殊的动口词口口口口口口进行介口绍□☆□。“加词性短语”在增口订五口版中才口口出口现□☆☆,教材对名词性短语□□☆、谓词性短语进行了口口说明☆☆☆☆□,却未对“加词性短语”进行介绍☆☆☆,直接出现在表格中☆☆□□□,显得比较突兀☆□□☆□。在归口类时把介词短语□☆□、常作状口语的偏正短语归为加词性短语☆□□□,而对同样特殊的动量短语(常作状语☆□☆□、补语)却避而口不谈□☆□☆,这显然也是教材的疏忽之处□□☆。然而在增订三版中明确提口到:“短语的功能分类还需要深入研口究☆☆☆□,某些短语的归类目前不易断定□☆☆。表中就没有涉及口用动量词组成的量词短语□□□、介词短语□☆□□□。”[3](P67)不口知增订五版是口口出于什么考虑既口不将口动量短语归类也不加说明☆☆□□。

   口(十五)例子□☆□□、符号使用不当或刊误之处

   教材第9页抽象名词的例子中有“道德”一词□□□☆,第36页口口兼名☆□☆、形的口口兼类词中也有“道德”一词□☆□☆□,建议口列举名口词时不要列兼类词□□☆☆,否则学生在理解名词的语法特征时容易引起混乱☆□☆□。

   (23)“形容词常作定语和谓语或谓语中心语”☆□☆□,例如“太阳红口~红太阳”“观点模糊~模糊观点”“模糊的口口观点”□□☆□。[1](P12)

   论述与后面的例子并不对应☆☆□□☆,而且所举的例子“模糊观点”也属于不典型的例子□☆□☆,建议改为“形容口词常作定语和谓语□☆☆□、谓语中心语”☆□☆,例如“红太阳~太阳红~大阳很红”☆□□□,通俗易懂☆□□☆☆。

   口(口24)借自口动词的动量词:摸了几摸□☆☆☆□。[1]口(P17)

   口这个例子口也是属于有争议的☆□☆☆□,在北大语料库中找不到这一用例☆☆☆。

   (25)粮食

  丰收 (名

  动) (什么

  丰收☆☆☆?)

   阳光

  灿烂 (名

  形) (阳光口

  怎么样□□☆?)

   明天

  是星期三 (名

  是

  名)[1](P45)

   上口例中前两个短语☆☆□☆,后面有相口对的问口句口出现□☆□,教材的目口的是口帮助读者正确理解短语的意思☆□□□,可惜口弄巧成拙了☆□☆☆☆,短语怎能与口句子对应呢☆□☆?况且这类短语是没口有歧义的☆□□☆,无需后口口面的问句都能正确理解□□□☆☆。同时☆☆☆,“是

  名”部分只口口有标口口口注为“动

  名”才前口后统一☆☆☆。

   教材第口口6页详细介绍了“成分符号口减半法”□☆□□,但在口教材后面几处分析句口法成分时□☆□□☆,却没有严格口按规定使用符号□□□,如第86页例5就和其他几例不统一☆□□,第87□□□☆、97页的符号又与第86页不统一☆☆☆。

   ( 2 6 ) 怀着一丝希望去口找朋友打听消息(口动·动·动·动)[1](P48)

   上面括号口里的标注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把口动词与动词短语都用“动”来表示☆☆□□,词与短语的界线不清楚☆□□。建议跟所有短语的分析口统一□☆□,直接标注为哪类词或哪类短语□□☆☆,改为“(动宾短语·动·动宾口短语口·动宾短语)”□□☆☆☆,体现教材的严谨性□☆☆。

   口口框式图解中□□□☆,第四层的“宾语”应为“中心语”☆☆□☆。[1](口口P6)口

   多口义口短语分口析“咬坏孩子口的妈妈”D类框式图解分析中的“定”应为“宾”☆□□□□。[1]口口(P54)

  口 上面是笔者在口首次使用口增订五口版后发现的一些口口问题□□☆☆☆,有些是教材前后口抵牾之口处☆□□☆,有些是表述不严谨之处□□□,有些口则是遗漏□☆□☆、疏忽之处□☆☆☆。希望能为以后的教材口编写和语口法教学提供一口些建设性意见□□□☆☆。

   教育期刊网 http://ww口口w.jyq口口kw.com参考文献:

   口[1]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增口订五口版)(下册)[M].北京:高等教口育出版社□☆☆□□,2010.

   [2]黄口口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口增订五版)(上册)[M].北京:高等教育口出版社☆☆☆☆,2010.

   [口3]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增订口四版)口(下册)[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4]口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增订三版)(下册)[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5]口陆俭明.关于定语和状口语的区分[J].汉语学习□□☆☆□,1983☆□□□,(2).

   [6]口朱德熙.语法讲义[M].北京:商务口口印书馆□□☆☆,1982.

   [7]刘宁勋.现代汉语词尾“了”的语法意义[口J].中国语文☆□□□☆,1988□□□,(5).

   [口8]张口谊生.副名结口口口构新探[口J].徐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3).

   (黄映琼 广东梅州 嘉口应学院文学院 514015)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廖本《现代汉语》(增订五版) 语法部分指瑕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