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史”的缠绵——试论闻一多的诗人气

  “诗”与“史”的缠绵——试论闻一多的诗人气质对其文学史研究的影响的论文论文 关键词:闻一多诗人文学史家诗史未完成性 论文摘要:闻一多兼具诗人和学者的双重人格□□☆,闻一多的诗人气质带来了口其文学史研究中浓于情绪☆□□□☆,富于幻想□□☆☆□。敢于创新的特点☆☆□,同时口也蕴涵着主观性口和随意性☆□☆☆☆。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并最终导致了闻一多学术的未完成性□□□。 正如他的朋口友们所说☆☆□,闻一多“是善变的☆☆☆,变的快□□□☆,也变的猛”①□☆□☆。从早年放弃美口口术口从事诗歌☆☆□,到中年放下诗笔沉入古籍□☆□,再到晚年步口出书斋走向广场□☆☆□,闻一多一生凡三变口矣!然而万变不离其宗☆☆□□□,闻一多始终葆有一颗诗性的灵魂□□☆。与闻一多相交多年的朱自清敏锐地指出了闻一多多重人格中的诗人底色□☆□,闻一多逝口世后□□☆☆,朱自清以“斗士”□☆□、“诗人”□☆□□、“学者”这三重人格口的口集合口口来概口括闻口一多□☆□☆□。他写道:“学者的时期最长□□□。斗士的时期最短☆□☆□□,然而他始终不失为一个诗人”□□□□。的确☆☆□☆□,闻一多口首先是个诗人☆☆□。从1920年走上诗坛到1929年辞去《新月杂志》编辑☆☆□☆,他一直是引领

   闻一多文学研究中诗意想象的运用☆□□□,直接把读者带人口到研究对象所处的生活情境中去□☆□☆☆,“尚友古人”□☆☆☆□,获得“身在其中”的体贴感;在语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言表口达上☆☆□,诗意想象所带来的“情境化”效果□□☆☆□,本身口构成独立的审美空问□☆□,具有独口特的美学口价值□☆☆,闻一多的学术文章也因此总是显得丰盈优美□□☆☆□,与坊问流行的语言无口味☆□☆☆□、面目口可憎的学术 论文 迥然不同□□□☆☆。WWw.11665.CoM口 三□☆☆☆□、诗人文学史家的 历史 口定位:闻一多的未完成性 作为文学史家的闻口一多是未完成的□□□。闻一多口逝世口后□☆☆□,口☆口口☆口郭沫口若曾经以“千古文章未口竟才”来表达他的遗憾心情☆☆□☆□,他说闻一多:“一棵茁壮的向日葵刚刚才开出灿烂的黄花☆☆□☆,便被人口口连口根拔掉☆□□□□,毁了”e□□□☆☆。的确□☆☆,闻一口多的学术研究正当盛年☆□□,然而他的生命却口戛然而止□☆☆☆,这是 现代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诗”与“史”的缠绵——试论闻一多的诗人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