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短暂辉煌的中国女性文学言说历程的论文口

  试论短暂辉煌的中国女性文学言说历程的论文论文摘要:《中国女性文学话语流变1898—1949》运用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进行以史为线☆☆□□,以论为主□☆□☆☆,融会中西的作家作品口和文学现象研究☆☆□,从宏观把握和个案透析口并重的角度探究20世纪前五十年中国女口性话语的演变历程☆☆☆☆,结合口叙事学□☆☆☆、新批评的方法☆☆□☆□,回归文本☆□□□,挖掘隐口含于现象之下的社会历史文化等多重成因□□☆☆,口☆口口☆口审视女性文学创作的价值和地位□☆☆□。口☆口口口☆口 论口文关键口口词: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文本细读;丁玲 捧读常彬的学术著作《中围女性文学话语流变1898一口l949》☆□☆□☆,为她严口谨口求实的治学态度☆□□,为她典丽舒缓的语言评述所深深敬佩□☆□。若不是在浩如烟海的作家作品中埋头细读□□☆,若不是在汗牛口充栋的历史文献和研究资料巾思考求索□□☆□,若不足洗尽口铅华的精心奋笔疾书☆☆☆,学术界口是不会有如此厚重殷实的著作问世的□☆☆☆。 一□□☆□□、运用口女性文学批口评☆□☆,还原历史真实 20世纪70☆☆☆、80年代□□☆☆,西方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口口传入中国□☆☆□□,肩负着中国文学口口学口者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常彬的口论题运用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进行以史口口为线☆□☆□□,以论为主☆□☆,融会中西的口作家作品和文学现象研究☆□□,从宏观把握和个案透析并口重的角度探究20世纪前五十年中国女性话语的发生与发展☆□☆□、变化与特点☆☆□、凸现与消隐的演变历程□□☆☆,挖掘隐含十现象之下的社会历史文化等多重成因☆□☆□,审视女性文学创作的价值和地口位☆☆☆□□。“女性土义文学批评并不仅仅是另一口种批评方法而是再现所有的批评都未曾口口顾及的另一半的历史的真实’的尝试☆☆□。”…使我们了口解到现代文学历史真实的丰口富与多样性:从“历史境遇巾的‘空白之页’”到“浮出口口地表的灿烂星群”□☆□。高尔基说:“文学口家的口评口论□□☆☆☆,应该像火星一样放出口光芒☆☆□□,燃起思想的熊熊炬火☆☆□□。WWW.11665.cOm”著者不止步于对文口学发口展口状况口的客观梳理□☆□☆,还运用社会学批评方法□☆□☆□,从历史社会状况☆□□☆☆、政治经济制度等方面去探究这一文学现象的缘由☆□□☆。“文学的口确不是衽会进口程的一种简单的反映□☆☆□☆,而是全口部历史的口精华节略和概要☆☆□□。口☆口口☆口”我们从中清楚地看到文学史另一半真实面目及其发展的来龙去脉□□☆☆。 二☆☆□、经典文本的细读富于创见性的评述 文学口理论批评观点的创新离不口开埘作品精细阅读□☆☆☆。马克思说口过:“如果你想得到艺术的享受☆□☆□□,你本身就必口须使‘个有艺术修养的人☆☆□。”常彬建立在文本鉴赏的基础上结口合叙事学——文本细读☆□☆□,提出口一些富于创新☆□☆☆、独到精辟的见解□□□。书中涉口及到近四十位女作家如点缀夜空的璀璨繁口星□□□☆☆,丁玲是著者最关注着墨最多的一颗星☆☆□☆。 解读丁玲作品☆☆□☆,作者于细微处见精深□□□,做出了较精口辟的论口述:“最能体现20世纪中国女口性文学的自觉和成熟☆☆☆☆,女性意识的凸显和嬗变□☆☆,对男性中心的狙口击和解构☆□☆☆,女性话语对主流意识口形态的认同和反抗☆☆□□□,以及在强权政治千预下的口最终消沉和消隐☆☆☆。”

  如学界代口表性的点:“足以放弃女性为特点□☆□、为牺牲的☆□☆□☆。从一个具有鲜口明女性意识的作家变成一个左翼的冷静口客观的现实主义者□□☆☆。”著者通过对丁玲《韦护》《一九零年春上海(之一)》《口一九三零年春上海(之二)》的细读☆☆□,指出:“这个口见解只是表面看到丁玲创作对主流口意识形态理性追求下的外在趋从□☆□,却没有深味其骨予里仍然没有蜕尽的莎菲之气的不自觉坚持□□☆☆。”泄漏了丁玲真实的情感倾口口向☆☆☆☆,个性化口立场和真诚理性追求之间的裂隙和张力☆☆□☆□。著者把丁口玲创作文本的口丰口富性称为“意图迷误”☆□☆□。玛丽形象的分析更有力论证口了这一见解☆□☆□,提出耐人寻味的文本现象:离弃革命者而沉涮浮情的玛丽形象描绘为耀日娉口婷典雅高贵而未加以丑化而打入另册□☆☆,如剥竹笋般口层层剥出☆□□☆□,玛丽形象的口意义是承继了“五四”以来口叛逆女性追求思想解放☆☆☆、意志独立☆□☆□、不依口附不盲从的个性特点☆□☆☆,表现了丁玲的一贯女性意识口立场☆□☆☆□。“《我在霞村的时候》丁玲在演绎革命利口益高于一切的政治理论时□□☆□☆,又难以释怀为口革命做出‘身体奉献’的女性身体在传统道德面前无法得到革命庇护的现实问题☆☆□,……并口深表同情□□☆,深为忧虑☆☆□□,使这口部小说呈现出女性文本的特性□☆□☆。”…“革命不能庇护为革命口口牺牲‘身体’和贞操的贞贞□□☆,革命也不去庇护曾口经与丈夫出生入死过的‘落后’妇女(《“三八节”有感》)☆□☆□,革命也无法挽救革命口干部何华明口老口口婆因为年老色衰☆□□□,随时可能口被革命丈口夫‘新桃换旧符’的命运(《夜口》)☆☆□。”对文本的精细阅读口是进行文学研究的前口口途和基础☆□☆☆,只有养成口著者着眼于文本的细读的习惯才能在学术界收获到颗颗硕果☆□□□。 三☆□□□☆、生活的感悟口与口口思想的睿智融于文学批评 正如张爱玲所言:“在文学的发展过程中☆☆□,作品与理论乃如马之两骖□□☆□□,或前或后☆□☆□□,相互推进☆□□。理论并非口高高口坐口在上面☆☆□,手执鞭子的御者☆□□☆□。”对张爱玲的解读☆□☆,体现了著口者深口厚的学术修养□□☆☆。l1本书最为精彩的章口节之一口——还原世俗生活的爱情拆解为例来谈一下□□□□□。“张爱玲没有口口陶醉于‘五四’爱情神话口的梦幻里☆□□☆☆,而是以她创作的世俗化倾向消解着这种浪漫激情☆□☆☆□,尽这口点而口言□☆☆□□,它与鲁迅在精神上是相通的☆□□☆,甚至比鲁迅更悲观☆□□。”书中接口口口口口口着谈到“娜拉是昂然出走☆☆□,曾经是激发一代女性激情叛逆的美口好形象☆☆□□□,到了张爱玲编写的剧本里便成了负了气而又没骨口气的穷亲戚□□☆,只会‘走到楼上口去’等待着口吃饭的铃卢☆☆□□□,成为一出荒诞口而苍凉的人间闹剧☆☆☆,凸显了千百年来女性饱受黄金之狱□☆☆☆,忍受经济之苦的深刻主题□☆☆。”“著者较口详细地分析了《倾城之恋》中的自流苏和《沉香屑一第一炉香》的葛薇龙等人物形口象□□□☆,不但提供翔实的论据☆☆□☆,也增强了文章口的可读性□□☆☆、活泼生口动感☆☆□,避免理论的空口洞乏味□□□☆。解读《五四遗事口》提出:“如果女性无法在经济上自口立☆☆□□☆、在精神上保持与男性平等对话的权利□□☆☆□,无法为自己争取到超越家庭位置的社会空间☆□☆☆,就无法捍卫自己口的婚姻理想□☆☆,维护自己的人格口口尊严□☆☆□□,就难以逃脱被传统吞噬淹口没的内在危险□☆□☆,即使是争取到的幸福也口会慨然尽失☆□□。”这一见解是很口中口肯的☆☆□□□。本书的字里行间流露出著者对女性的口深切的口同情和对现代中国女作家的敬意□□□☆□,使这部学术著作富于人情味与感染力☆□□,既坚持了批评的客观性又很好的消解了理论冰冷的一面☆□□,这正是本书独特的魅力之一□☆☆☆☆。 正如著者所说“妇女解放已在20世纪的中国画出最亮丽的曙光□☆☆☆,照耀了在历史隧洞里沉睡了口千年的中国女性□☆☆,开始觉醒和已经觉醒的她们就不会那么轻易消失自口己的身影□☆□□,轻易放弃她们所获得口的言说权利☆☆□☆□。”以史为口鉴可以明得失□□☆,步入21世纪的我们对上个世纪那段曾口经辉煌而逝去的女作家们所走过的文学历史进行回顾与反思是义不容辞的重要责任☆□□,以此为口基点☆☆☆,去开口拓女性话语言说的时空间☆☆☆□,促进文学口及社会全面和谐的发口展☆☆☆□□。这正是本书对于学术界口及社会的重要贡献之一☆□□☆☆。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短暂辉煌的中国女性文学言说历程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