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南宋临安的新闻事业的论文口☆口口☆口

  试论南宋临安的新闻事业的论文

  关键词: 南宋临安 定期报刊 新闻事业 世界新闻史

  [摘要]:南宋临安的新闻传播活动十分丰富□☆☆,被国内外学术界认为近代史才出现的定期报刊和新闻事业已经诞生并长期存在☆□□□。南宋口临安的新闻传播活动是 中国 古代社会最辉煌的☆☆☆☆□,不仅时间上口早于西欧☆☆☆☆☆,而且其规模也大大地超过西欧□☆□。南宋临安新闻传播活动是当时南宋临安创造了诸多的世界记录的一部分☆☆□,是与南宋临安在中国与世界上所处的领口先地位相匹配☆□☆☆。

  abstrac口t: journalistic activities we口re very varied and colourful in lin’an, the capital of southern song dynasty. the periodicals and journalism which are considered to appear no later than modern history came into the world and existed long in lin’an at that time. the journalistic 口activities in l口in’an were not only the most splendent in ancient china but also much lar口ger, in size, than the ones in western europe. the idea, popular and autho口ritative in the academe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that the world modern press and the world journali口sm started in western europe is not correct. this article thinks that the sole status of lin’an is very brilliant in the journalistic history in middle ages. the口 article also thinks that the probable world records in th口e journalistic acitivities of lin’an are only the p口art of many world records made in lin’an, and ma口tc口h口 the leadin口g position that li口口口n’an, in口 southern 口song口 dynasty, occupies in china and the world.

  ke口y words: lin’an, the capital of sou口thern song dynasty periodicals journalism

  the world journalistic history

  学术界普遍认为☆☆□□☆,世界近代报业是由西欧几个城市发源而后向整个欧洲□□☆□☆、北美以及世界其他地方扩展的;中国新闻事业史起始于19世纪前期(不包括古代新闻传播)□☆□☆,而外国口口新闻事业史早在17世纪初就问世了□☆□,内容也更口广泛□☆□☆□,情况也更加复杂多样☆☆□☆□。www.11665.CoM随着新闻学研究的口深入□□☆□,新材料的不断出口现□☆□,研究思维的改变和改进□☆☆□,上述观点☆☆☆□,有待商榷☆☆☆□□。笔者不揣浅陋□□☆☆☆,抛砖引玉☆☆☆☆,就南宋临安的口新闻事业作了梳理☆☆□,撰成此文☆☆□□☆,求教口于同行口的专家学者□□□□。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由于上引观点以及本文所引的其它观点已经成为常识□☆□,遍布于中外相关的所有论著□☆☆□、教材☆☆□、词典和百科口全书中□☆☆,人们可口口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因此笔者就不准备☆□☆☆,也难以将这些口观点一口一口注口释标明☆□☆□,敬请理解和谅解☆☆□□□。第二☆□□☆☆,研究口南宋方口方面面的论著汗口牛充栋☆□☆,但是专门研究南宋临安新闻事业的论著极少☆□☆☆□,笔者孤陋寡闻☆□□□,到目前为此看到唯一的一篇专文□□☆☆,是尹韵公口先生的《南宋都城临安的“卖朝报”与“消息子”及其他》☆□☆☆□,文中多有十分敏锐口而又发人深省的观点☆☆□,[1]对笔者的探索和思考很有启示□☆□。

  一□☆☆☆、南宋临安有新闻口事业吗□□☆☆?

  学术界认为□☆☆□☆,高级新闻传播活口动□☆□,是由专门的职业人员通过专门的机构□□□☆,即新闻机构□□□,通过特定的口媒介☆☆☆☆☆,即大众传媒☆☆□□,向广大公众进行的有组织的新闻传播口活动并生产广泛的社会影响;从事这种高级新闻传播活动的行业被称为新闻事业;新闻事业随着资本主义的 发展口 才问世□☆□☆□,至今约有400多年的 历史 □☆□☆。作为当时中国的 政治 □□☆、 经济 □□☆☆、军事□☆□、文化□☆☆☆、 教口育口口口 口中口心□☆☆□□,南宋京城临安有没有从事高级新闻传播活动的口新闻事业呢☆☆□?

  南宋临安有专门的新闻传播口机构□☆□。宋代中央政府的口机构中☆☆□,有一个重要的信息传播部门□☆□,即进奏院☆□☆□,它“总天下口之口邮递□□□☆。……凡口朝廷政事口设口施□□□☆、号令赏罚☆□□☆□、书诏章表☆☆□、辞见朝谢☆□☆☆、差除注口拟等合播告四方通知者☆□□,皆有令格条目具合报事件誉报☆☆☆□,”“令播告口天口口下”□□□☆□,[2]即总领口全国诸路口监司及所属口州□☆☆□☆、府☆☆□☆☆、军□☆☆☆、监与中央政府上下往来口奏报公事□☆☆□,信息资源口极为丰富□☆☆,是南宋政府各部门口机构☆□□、全国各地官吏了解□☆☆□、获取口政府信息的一个主要来源地□☆☆☆,也是朝廷把许多政府信息通报给它们☆□☆□□、他们的口机口构□☆□。宋室南渡定都临安后☆☆□□☆,进奏院也随之迁入临安☆☆□☆,落脚于今天杭州的鼓楼弯附近☆☆□☆。

  宋代的进奏院☆□□,在中央政府的统一管理之下☆□□☆□,有一系列的采集□☆☆□□、编辑□☆☆、整理□☆□☆☆、审定和发行的口规章制口口度☆☆□☆□。根据这些规章制度☆☆☆,宋代进奏院不必□☆☆□、也不能自行采写消息☆□☆☆,其职责只需抄报朝政简报☆□□,明发上谕和大臣奏章☆☆□,而且□☆□□☆,信息传播活动哪些可报☆□□、哪些不能报□☆☆☆☆,中央口政府有口严格规定的□□☆□。[3]进奏院通报政府信口口息的方式是传发“朝报”☆☆□☆☆,同时一些工口作人员在编口发“朝报”的同时☆☆□,又把“命令未行□☆□☆,差除未定”的材料另口口外口抄录□☆□☆□,与外人一起编写非法的“小报”□□☆□。

  “朝报”和“小报”□□□,是南宋临安城口里的口特口定媒口介□☆□☆□,进奏院就是通口过“朝报”和“小报”向广大公众进口口行有组织口的新闻传口播活口动□☆□。有关“朝报”和“小报”在下文口予以口口口评述□☆☆□□。

  任何事物都人创造的□□☆☆,任何活动都是口人所进行的□☆□☆☆,新闻传播活动更是如此☆☆□□。然而□☆□☆□,无论是研究中国古代新闻史还研究世界古代新闻史□☆☆□,新闻工作者的具体情况往往知之甚少□□☆,因为这方面的资口料奇缺☆☆□☆。幸运的是☆☆□,有关南宋临安新口闻工作者的资料尚有一鳞半爪留下口来□☆□。根据这些一鳞半爪的资料□□☆□☆,我们可以证实南宋临安有一批从事新闻传播口活动的专业人员☆□□☆□。

  唐代以前☆□☆□□,进奏院是由地方自行设置的□☆☆,进奏院工作人员——进奏口官也是由地方任命委派的□☆□,并由各地方自行管理□☆☆☆□。而宋代的进奏口官类似于今天的编辑或记者□□☆☆□,则是口国家工作人员□□☆☆☆。由于南宋的疆土面积比北宋小得多☆☆☆□□,因此与北宋相比□☆□□☆,尤其是与宋代以前相比□□□□☆,南宋的进奏官不多☆□☆☆。据统计□□☆,南宋初期☆□☆□☆,临安城口内进奏官约有81人□□☆,后减少到60余人□☆☆☆。[4]但是□☆□□□,除了口口进奏官外☆□☆□,在南宋临安还有由原各州进奏院吏人充任的书写人☆□□、充任每名进口奏官候选口人的守阙副知☆☆☆☆□。进奏院中这些正式和非正式的工作人员加起来□□☆☆☆,数目也多达几百人□☆□□□。

  与以前口的进奏官口相比□□□,宋代进奏官的地位不高□☆☆,权力也不大☆□☆,但是他们在信息传播中作用仍然很大☆□□☆,不仅负责朝报的发行工作□□☆□,而且在允许传报的范围内☆☆□☆,对稿件的取舍也有一定的主动权□☆☆☆。当然□☆□☆□,如果违反规口定□□☆☆☆,出现差错☆□□□,受到惩口处也是口口严重的☆□□☆☆。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进奏院擅自报道了不应报道的“告词”☆☆□,受到了严厉惩处□□☆□□,主管部门尚书省向皇帝报告此事☆☆☆,待皇帝有了批复后□□□□,即将进奏院名叫刘资□□□☆□、冯时这两个负责“朝报”的官口员送交临安府口处理☆□☆,每人还要各杖100☆☆□☆☆。[5]这是中国正史上第一口次出现的两个有名有姓的新闻工作者□☆□□,尽管他俩是以犯错受责的负面形象载入史册☆□☆,但是其意义口也是非凡的☆□□。

  在编报的同时□☆□☆☆,这些进奏官还十分关心朝廷的动态☆□□☆,从来没有口放弃过对朝廷政事消息的采集☆□□□,比如说□□☆□☆,他们口常去重要部门走动打听宫廷消息□□☆□□。根据中央口政府的有关规章制口度☆☆□,宋代进奏院口不必□☆□☆☆、也不能自行口采写消息□☆☆☆,因此□☆□☆□,南宋临安进奏官大量采集朝廷政事消息□□☆,只能用“别有用心”来解释了□☆☆☆□。事实上也是如此□☆□☆☆,进奏口官是经常在私自传递未经政府允许不准公开的信息☆☆□□□。进奏官私自传递政府信息有各种方式☆☆□,其中之一就是与“小报”采访人相勾结□□□☆□,将禁止传播的信息透露给小报采访人☆□□☆,让他们在“小报”上来传播□□□□☆。这就是《宋会要辑要》上所说的进口奏官将信息“录与诸处剳探人会报”□☆☆☆□。[6]“诸处剳探口人”就是专职或兼职为“小报”收集新口闻口消息☆□☆、提供新闻线索的人□☆☆,遍布口中央机关□☆☆、临安地方诸口多口部门☆☆☆□☆。

  以上讲的是进奏官☆□□☆,他们是“朝报”的专业口人员□☆☆☆□,对“小报”来说毕竟口是口兼职人员□☆□☆。那么☆□☆□,“小报”有没有“专业人员”呢□□☆☆☆?回答口口口口口是口肯定的☆□☆。

  还在英宗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的开封☆□□□□,小报口已经有“意□□☆☆☆、雕☆□☆、卖之人”□☆☆□,即小报口已经有撰口写☆☆□□□、雕刻和出售的人了□☆□☆☆。[7]在这些撰写□□☆☆□、雕刻和出售的人口中□☆□□☆,有些是进奏院中的进奏官□□□☆☆,有些则是小报自身所拥有的“专业人员”□□☆。这些“专业人士”是中国最早的口民间报业经营人员☆□☆□。这些“专业人士”又是怎样一口些人呢☆□☆?他们是如何从事“专业工作”的呢□□☆☆□?

  光宗绍熙四口口年(公元1193年)□☆☆□,有官员向宋光宗报告:为了“坐获不赀之利”☆☆□□☆,“小报”采访人员到处打探消息□☆☆☆☆,收集新闻线索☆□□□☆,甚至用贿赂之法来向进奏官获取消息☆□□,“访闻有口口一使臣及閤门院子☆□☆,专以探报此等事为生□☆□,或得于省院之漏泄☆□□□☆,或得之于街市之剽闻☆☆☆□□,又或意见之撰造☆☆□☆☆。”閤门是閤门司的简称□☆☆,隶属门下省☆☆□,主管皇口帝和大臣们的口朝会☆□☆□、幸游□□☆☆□、宴享☆☆□☆、赞相☆□☆、礼仪☆☆☆☆□、召对☆☆☆、引见☆□☆☆□、辞谢口等事口口口口宜□☆☆☆□。“閤门院子”指的口是管理閤门的杂役□□☆☆□。“小报”出来后□☆□□,“省☆□☆□□、部☆□☆☆、寺□□□、监☆□□□☆、知杂口口司及进奏官□☆☆☆,悉皆传授□□☆☆☆。”[8]理宗端平三口口年(公元1236年)☆☆□☆,南宋末年口临安城内“小报”采访人员进一口口步被人曝光:“所谓内探□☆□□、省探□□□☆□、衙探之类□☆☆□☆,皆私口衷小口报☆☆☆□,率有漏泄之禁□☆□,故隐而号之口曰‘新闻’□☆☆。”[9]口这里□□□☆,“内”是大内☆□☆☆,即皇帝口居口住和处口理政事的口地方;“省”指尚书省☆☆☆、中书省□□☆、门下口省口等口中央口一级政府机口口口口关;“衙”指省以下的一般政府口口机口关□□☆。“内探”☆☆□□、“省探”□☆□☆、“衙探”指的是在口以上这些地方口探听和访录新闻的专职记者□☆☆。这就是说☆☆□,就是口在临安的皇口宫□☆□、中央机关和各级官署内☆☆☆□□,都活跃着一批为小报办事并获取好处的公开或半公开“记者”☆□□□☆。

  以上几口段史料□☆□☆,是迄今世界上有关古代民间报业经营人员最详细的资料□□☆。通过这些资料□□□☆☆,我们可以窥见和了解古代民间报业人员的大口致情况:可以了口解到☆☆□□□,随着小报的出现□□□☆,一种独立经营的事业在中国报业中成为可能□☆□□□,因为其经营者以赚钱为目的☆□☆,读者只要付钱就能买到小报;还可以得知□□□☆,随着一种独立经营的事业在中国报业中成为口可能□☆□□,一个可观的新职业群在中国产生了——撇开唐代和宋代进奏院的进奏口官不计□☆□☆□,单单这口个职业群出现的时间☆☆☆□,就远远早于目前世界公认最早的职业记者——1536年☆☆□□□,工商口业发达□□☆、信息麇集的意大利威尼斯在才出现了专门采集消息的机构和贩卖手抄小报的人□□☆□,迟于南宋至少400年□☆☆。口☆口口☆口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以上各种媒体记者外☆□□☆,南宋临安民间还有大量从事信息传播的人们和行口当☆□□□☆。这些民间从事信息传播的人们和行当□□☆,即典籍上口所记口载的“消息子”[10]☆□☆□☆、“簇头消息”[11]☆□☆□□、“闲人”[12]☆☆□□□、“喜虫儿”[13]口口口口口等□☆□。“消息子”和“簇头消息”☆☆□□☆,就是口打听口口和收集最新口消口息的口人☆☆□□☆,这些人头脑比较灵活□☆□□,交结比较广泛☆□☆☆,信讯灵通☆□☆☆☆,并将收口集和集中到的最新消息提供给有关需要的人士□□□、商家□□□□☆,甚至官方机构☆□□。《武林旧事》在列举南宋临安中的各行杰出人物时□☆☆□☆,还特地指出□☆☆☆□,当时从事“消息”这一行业口口的人口中有“陆眼子”☆□□☆□、“高道”二人☆□☆□☆。[14]“陆眼子”□☆☆□、“高道”如果不是口临口口安口城口内口口从口事“消息”行业中的杰出人士□□☆☆☆,便是从事“消息”行业口的首领或口老板□□☆。这又是人类信息史上最早出现的两个有名有姓的专业人士□□□☆。“闲人”意思比口较复杂☆□☆,因为临安城内有各等各种各样的“闲人”□☆□☆。根据南宋《都城纪口胜》记载☆□☆,有两类“闲人”与信息传口播有口关☆□□,一是“知书”和“写字”□☆□,这是口一口口等口的“闲人”;一是“传言送语”□☆□□。[15]《梦粱口录》记口口载口与口口信息传播的“闲人”☆☆□☆,一是“书写口口简口贴取送之类”□☆□,一是“传言送语”之类□□☆☆。[16]口口这口类“闲人”□☆☆□,大概是口当时的口文化口人☆□☆□□,他们口才口好□□□☆,至少粗通文墨□☆☆,毛笔字估计写得也不差☆□☆☆□,然而他们的命运不济□□☆□☆,读了书☆□□,却没有谋得一官半职□☆☆☆□,“不著业次□☆☆,以闲事而食于人者”☆☆☆,[17]类口口似几百年后左宗棠所斥骂的江浙“无赖文人”☆□□,“以报馆主笔为口之末路”☆☆☆。[18]“喜虫儿”□☆☆,即是南口口宋口口政府的百司衙兵☆☆☆☆☆。百司衙兵的工作靠近政府机关□☆□☆□,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得到来自政府方面的各种最口新和比较可靠的信息☆□☆□,然后将有关信息提口供给相关口的人士☆☆□,谋取报酬☆□□☆☆。南宋负责科举 考试 揭榜或发榜的口衙门是国子监□☆□□□,据《梦粱录》记载☆□☆,“发榜之徒☆□☆□☆,皆百司衙兵□☆☆☆,谓之‘喜虫儿’☆□□☆。其报口榜人口口口献以口黄绢旗数面□□□,上题中榜新恩铨魁姓名□□☆□,插于门左右□☆☆□,以光祖宗而耀闾里□□☆,乞觅搔搅酒食豁汤钱会外□☆□☆☆,又以一二千缗犒之☆□☆□□。此其常口例也☆☆☆□□,”[19]“一二千缗”在当时口是口一笔厚口口口酬□☆☆□☆。“喜虫儿”是南宋临安城里才有的口特殊信息人员□☆☆。这些从事信息传播的人们和行当☆□□,类似于16世纪意大利威尼斯一批专门打听和出售新闻来谋生的人☆□□□□。他们与那口些进奏口官☆☆☆□、小报从业人员一起□☆☆□☆,把南宋临安的口新闻传播活动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

  从以上的叙述和对比口口中☆□□,笔者想请教专家学者:迄今公认的有关新闻事业的观点是否正确有效☆☆☆□□?如果仍然正确有口效☆☆□,南宋临安有没有专门行业在从事新闻传播活动□☆☆☆?如果有□□☆,这个行业可否被称作新闻事业☆☆☆□☆?如果口承认为新闻事业☆□☆,人类社会的新闻事业口应该从什么时候算起比较合适□☆□?

  二☆☆☆、南宋临安有定期报刊吗□□☆?

  学术界认为☆☆☆☆□,定期报刊的出现标志着近代口报业☆□☆□□,也就是近代新闻事业的诞生☆☆☆□。按学术界规定☆□□☆,新闻性较强的周刊或周报☆□☆☆□,便是定口期口报刊☆□□☆☆。现在学术界公认☆☆☆□,定期报刊发源于尼德兰和德意口志☆□□□,前者在1605年诞生过半月一次的《新闻报》□☆☆,后者在1609年诞生过《通告—报道或新闻报》和《报道》两种周报☆☆☆□,尤其是后两种周报一般被认口为是世界上最早的定期报刊☆□□☆。国外学者对口中国古代报纸无论是时间上的认定还是性质上口的认定□☆□,都是十分低的□□□。[20]学术界还认为□☆☆,从17世纪初定期报刊问世□☆☆□,到17世纪中期日报的陆续创办□☆☆☆,是近代新闻事业的初创阶段☆□☆□。

  因此☆□☆,要确定南宋临安是否有口近代新口闻事业□☆☆,还有一个关健问题□☆□☆,即南宋临安是否有定期报刊□□☆☆□。上节已经口口提及过☆□☆,在南宋临口安☆□☆□,政府的进奏院口传发“朝报”☆☆□□,部分进奏官与民间编发“小报”☆☆□。这两个媒介是不是学术界所规定的口定期报刊☆□□?

  “朝报”是办口在京城□☆□、为宋代中央政府所掌握的中央级的政府机关报☆☆□□□,有专门的发行机构进奏院☆□□☆。“朝报”的内容较口广☆□□☆☆,口☆口口☆口凡朝廷政事设施□□□□、号令☆☆□☆、赏罚□□□、书诏☆□☆、章表☆☆□、辞见☆□☆□、朝谢☆□□、差除☆☆☆、注拟等☆□□□,都令口播告四方☆☆□□□。[21]但是在北宋开封☆☆□□□,官报仍称为“进奏院状报”☆☆□,朝报口的称呼还不多口见☆□□□☆,[22]到南宋临安时☆☆□□☆,“朝报”的称呼才渐渐口地流行口起来☆☆☆□,如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孙觌辨授伪楚官第状时说到了“朝报”:“臣在宿州□☆□,见朝报☆☆☆□,有臣口口僚言章□□□□,称受伪楚官爵☆☆□,与商议论□☆□☆,有如孙觌☆□□□☆、李擢者☆☆□☆□,奉圣旨散官安口口置□□☆□□。……”[23]

  南宋临口安的“朝报”每日发行☆□☆☆□。在北口宋开口封时□□□□,“朝报”具体口什么时间出现不清口楚☆☆☆□,是不是每天出版也不敢大胆肯定□□☆☆□。但有史口口料说☆☆☆□□,进奏院规定每5天将准备公开发表口的材料上报上级主口管部门枢密院审核☆☆☆,[24]每隔一定口的间歇☆□□☆,如每隔10天□☆☆☆□,将“朝报”发送各地口相关部门☆□□□☆。[25]这充分表明□☆☆□□,北宋“朝报”至少口是定口期□☆□□、连续口出口版的☆□☆。到南口宋临安时☆□□☆,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作为南宋的都城□☆☆□,临安的政口治☆□□、经济☆□□☆☆、军事□□☆、文化口活口动十分活跃□☆□☆,百年老报的“朝报”□☆☆□,无论是照旧日刊□☆☆,还是改作日口刊□☆□☆,主客观条件都是成熟的☆□□,因此□☆☆,理宗端口平口三年(公元1236年)☆☆□,典籍上有了这样的记载:“朝报☆□□□,日出口口事口口口宜也□☆☆□,每日门下后省编定□□☆☆,请给事判报□□☆□□,方行下口都进奏院□□☆□☆,报行天下□☆☆☆。”[26]“给事”即给事中☆☆□,是进口奏院的直口属口上司□☆☆□,负责“朝报”的编定☆□□。

  “小报”的情口况口更口复口杂☆☆☆□□。虽然有的外国学者认为□□□,欧洲的印刷商早在1415年就开始用雕版印刷一些没有名称的“单张小报”□□☆☆,[27]按照现行学术界的观口点☆□□□☆,国际上学者倾向口于认这世界上最早的手抄小报☆☆□☆,也即资产阶级报纸的雏形是发源于16世纪意大利的威尼斯□☆☆☆。其实□□□,世界上最早口的手抄小报口到底何时何地问世☆☆☆□□,不应轻易断定□☆□□□。因为☆☆□□,北宋□□□☆,有可能10世纪的口北宋初期☆☆□□☆,开封口城里就已经有“小报”了☆☆☆□☆。史籍上□☆□□□,迄今发现有关“小报”的最早口口记口载□□□☆☆,是在1031年☆☆□。[28]“小报”从此开始口在开封和其它地方流传起来了□□☆☆□,为各方所关注和收集☆☆☆□。到了北口宋末期□□☆□□,“小报”逐步形口成为一种专业□☆□☆,尽管还没有“小报”这一称呼☆☆□☆☆。

  到12世口纪□☆☆☆□,“小报”在南宋临口口安发口口口展和兴盛起来□□□☆,并开始有“小报”☆☆☆、“南宋小报”或者“新闻”的称呼□☆☆。因为□☆☆,南宋时期□□□☆,中原被口金兵口口占领☆□☆☆□,大量北方居民南迁☆□☆□,当时战局关系到每个人身家性命□☆□□,所以大家虽然口身在临安☆□□☆☆,仍密切注视着战局发展□☆□,关注着朝廷内主战派和主和派的斗争情况□□☆☆☆。而政府发行的朝报是不太可能太多地报道边事和战事□□☆,更不会报道朝廷内部的政治斗争□□□☆,满足不了人们需要☆□□。南宋政府的新闻政策□☆☆□,为临安“小报”的生存☆☆□☆、发展☆☆☆☆,为临安“小报”在人类新闻传播发展史上口创下了一个口个引人注目的口口里程口碑□□☆☆,客观上提供口了条件□□□。

  南宋临安“小报”每日发行☆□☆☆□。北宋末期☆□☆☆,开封城里“凌晨口口有口口口口卖朝报者☆□□☆□,并所在各有大榜揭于通衢□☆☆□□。”[29]此处口的“朝报”不是口口官方口的朝报☆□☆,而是冒仿朝报的“小报”□☆☆□☆。“小报”因为是口非法口的□□☆,所以要在“凌晨”这个不是卖报的时口口间来出售☆☆□□□。如果苛求地说□☆☆☆□,“凌晨有卖朝报者”还没有说清是否每天凌晨都出售报纸□☆□□☆,那么“小报”至迟在宋绍熙口四年(公元1193年口)已经是“日书一纸”了□□☆☆☆。[30]也口口就是口说☆☆□□,在南宋临口安□□☆☆,“小报”已经确确实实地口成为“日报”了☆☆□☆,而且口口还是口民办口的“日报”☆☆□☆☆。日报的创办被口视为是对世界报业的重要贡献□□□,目前关于世界上第一份日报□□☆□☆,中外口学者说法有点不一样☆□□☆,其中1616年开始出版的德文报纸《法兰克福邮政总局报》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份日报☆☆□。[31]但是根据世界权威资料来看☆□□☆□,1650年德意志莱比锡一位书商创办的《新到新闻》被视作口是世界上第一张日报□☆□☆☆,其它比较早的日报还有1663年由周报改版的《莱比锡新闻》□☆□□☆。

  前面已经提到☆☆□☆,国外学者口口对中国古代报纸的认定是很低的□☆□☆☆,认为它们只是出版物而不是报纸☆☆□☆□,尽管它们也是每周甚至每日口出版☆□☆□。究其原因☆☆☆☆□,他们认为中国古代报纸的内容口均为“臣民状况”□□☆☆,不能诉求读者口的普遍兴趣☆□☆☆,不能提供口及时的新闻□□☆□☆。[32]那么□□☆☆,南宋报纸的内容又如口何呢□☆□☆?

  北宋开封的小报内容为何□□☆☆□,人们口知之欠详☆□☆□☆,然而南宋临安的小报内容史籍多有记载□☆☆☆,如“小人口诪张之说□□□☆☆,眩惑众听☆□☆,无所不至☆☆☆。如前日所口口谓旧臣之召用者□☆☆,浮言胥动□☆☆□□,莫知从来□☆☆☆☆。臣尝口口究其然□□☆,此皆口私得之小报□□☆。……如今日某口口人召□□☆☆,某人罢去☆☆□□☆,某人迁除☆□☆□☆。往往以虚为实☆□☆☆,以无为有□□☆☆☆。朝士闻之☆□□☆☆,则曰:已有小报矣☆□□!川郡间得之□☆□☆☆,则曰:小报已到☆☆□□!他日验之☆□☆□□,其说口口或然口或口不然☆□☆□。使其然焉☆□□☆,则事涉不密;其不然焉☆□☆☆□,则何口以取信☆□□☆☆?此于害治☆☆☆☆,虽若甚微□☆☆□,其实不可口不察□☆□。”[33]这表明□□☆,南宋临安小报的内容十分广泛☆□☆□,它有重大的政治☆☆☆☆、经济☆☆☆☆☆、军事事件□☆□□,又有社会口上新口鲜□□☆、奇异□☆□☆、有趣的传口口闻☆□□。而且那些编写小报的人员□☆☆□□,为了躲避政府有关部门的查禁□☆□☆,掩人耳目☆□☆,把这些口小报口内容称为“新闻”☆□□。“新闻”在南宋临安意为稀口奇口古怪☆□☆、荒诞无稽的意思□□☆□☆。因此□☆☆☆,“新闻”成了南宋口口时小报口口的隐称□☆□☆□。[34]随着局势的发展□☆□☆□,小报还“撰造命令☆□□☆,妄传事端”□☆☆☆□,[35]以口某种假托方口式来表达对宰相百官和朝廷官员变动的看法☆☆□□。小报的内容真假不一□□☆,有的来自于临安中央机关泄密☆☆☆□,有的来自于临安街市传闻□☆□,有的是编者杜撰捏造——不仅杜撰假新闻□□□,而且还杜撰假诏旨☆☆☆、假章奏☆☆☆。

  种种证据显示□☆□☆,南宋临安“小报”已具 现代 大众传媒一口些特点:它是民间独立编辑□□□□,敢于报导政府禁止报导口的新闻;它有专业采访人员□☆☆□☆,专业化口程度口强;它每日发行, 传播范围较广☆☆☆□,“遍达于州郡监口司”;[36]它口是营业性□□☆□☆,一切口为了谋利;它注重时效□☆☆☆□,“以先得口者为功”☆☆□□,“飞报远近”;它“揑造命令☆☆□☆☆,妄传事端”□☆□☆,“又或意见之揑造”☆□☆☆□,[37]有一定的口口舆论导向;它内口容新奇☆□□,也较符口合民意☆☆□□☆,为朝野人士所信任☆☆□□☆,以致屡口禁不绝☆□□□☆。[38]

  口由于“小报”“眩惑视听”□□☆□☆,且又“无所不至”☆☆□☆☆,因此□□□,宋政府对“小报”向来采口取压制政策□☆□☆☆。还在开封时☆□☆□□,英宗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闰十一月□☆☆☆,监察御使张戬奏口言:“窃闻近日有奸妄小人□☆□□,肆毁时政□□□□☆,摇动众情☆☆☆,传惑天下□□☆□☆,至有口口矫口撰敕文☆□□☆,印卖都市□□☆。迄下开封府口严行根捉……”☆☆□。[39]南宋政府 自然 也是严禁“小报”的☆☆☆☆,而且□☆□□,由于临安城口内“小报”非常盛行□□☆☆,数量激口增和口影响加大☆□□,与北宋相比□□☆□□,南宋政府打击频度口和力口度不断地提高□□□。这方面的口史料很多☆□☆☆□,不一一列举了□☆□☆□。但是□□□☆☆,与数百年后罗马教廷和清政口府动辄处死手抄小报传播者的事件相比□☆☆□☆,南宋政府的对“小报”的压制还没有走向极端☆☆□☆□。

  从以上的叙述和对比中□□□☆,笔者认为☆☆☆□,迄今公认的有关定期报刊的观点如果仍然正确有效□☆□,南宋临口安的“朝报”☆□☆,尤其是“小报”应算口是定口口期口报刊□□☆,如果南宋临安“朝报”和“小报”是定期口口报刊☆□□□,那么☆□☆☆□,近代报业☆□□□,也即近代新闻事业起源时间不是17世纪初而是在12世纪口甚至口口11世纪☆□☆,起源地口不是欧洲的几个商业发达城市而口是在

  三□☆☆□、南宋临安在世界新闻史上应居什么地位☆□□☆?

  一般口认为□☆□☆□,古代新闻传播活动规模比较小☆□☆☆□,通常面向某个或某些特定的对象而不是面向社会广大公众☆□☆☆,没有专业的采集和传播机口构和队伍☆□□□,所以口还不成口其为新闻口事业□□□□。而南宋时期☆☆□,京都临安聚集了众多的官方新闻传播机构☆□☆□□、口☆口口☆口新闻媒体以及新闻从业人员☆□☆,其等级和数量是当时任口何地方无以伦口比的□☆□。南宋临安□□☆☆□,从全国各地收集了各种新闻和信息□☆☆□,也向全国各地送发各种新闻和信息☆☆□☆☆。南宋临安□□☆,不仅是口口 中国 的 口政治 ☆☆□☆、 经济 □□☆、文化☆□□、军事中心□□□☆,而且也是中国的新闻传播中心☆□□□。

  如果我们将眼光在延时数千年的中国封建社会中搜索的话☆□□☆,我们还会惊讶地发现□☆☆,像南宋临安那样多层次☆□□□、全方位☆☆□□□、大规模☆□☆□,而且有声有口色□☆☆,波澜壮阔的新闻传播中心☆☆□☆□,不仅是“空前”的☆□□☆,还是“绝后”的□□□□,也就是说□□☆,像南宋临安这口样口的新口闻传播口口中心☆□□,在封建社会中是唯一的一个□☆□□。如果我们再将眼光扩口大在世界范围内搜索的话☆☆☆□,我们或许会更惊口口讶口不已:像南宋临安口那样的新闻传播活动☆□☆,在中口世纪的世界范围内也是独领风骚的□□□。还原南宋临安新闻传播活口动的真面目并给予实事求是的评价☆☆☆□,无论对中国新闻史还是对世界新闻史研究的不断完善和深化□☆☆□□,都有一定的意义☆☆□□。

  临安作口为南宋的京城□□☆,为临安的新闻传口播活动的展开和开展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平台☆☆□☆□,为南宋临安在中国□☆☆□□、在世界新闻传播史地位的获得提供了千载难口逢的机遇☆☆□☆□。南宋口灭口亡后□□☆,临安或者杭州失去了昔日的地位□☆☆,在日后漫长的元朝☆☆☆、明朝和清朝☆□□,昔日辉煌的新闻传播活动再也没有重演过□□☆☆。然而☆□□☆,无论是封建社会的中国还是中世纪的世界□☆☆,做过京城的城镇不知有多少□☆☆□,也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新闻传播活动☆☆□□□,但是☆☆□□,它们的新闻传口播口活动都不如南宋临安那样声口势浩大□☆☆☆☆,它们在新闻传播史的地位也不如南宋临安那样显赫□□☆。

  世口界之大□☆☆,中世纪之长☆□☆□,在世界新闻传播史有一席之地的□☆□☆□,中国以外只有欧洲的几个商业发达的城市☆☆□,其中又以威尼斯为口最☆☆☆□□。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十五十六世纪的威尼斯民间也曾售卖过不定期的手抄小报□□☆☆☆,威尼斯政府也曾在口一个时期发行的不定期的手抄小报☆☆☆,威尼斯城里也曾有过专门采口集消息的机构等等□□☆☆□,但是与南宋临安新闻传播口活动相比☆□□□,差距是明显口口的□☆□☆□。

  在时口间上□□□☆□,南宋临安要早于欧洲数口百年☆□□☆。在规模上☆☆☆□□,南宋临安城里不仅报业口发达☆☆□,而且还有专门从事发行和销售朝报的行当□☆□☆☆,超过欧洲的威尼斯☆□☆。据南宋的《西湖老人繁胜录》中说☆□☆□□,当时临安已有各种职口业和行业414行☆□☆□,如札熨斗□□☆、修破扇☆☆□☆☆、洗衣服☆□□☆☆、写文字□☆□□、卖字本等☆□□☆☆,“卖朝报”就是其口口中的一口行☆□☆□。[40]《西湖老人繁胜录》这一记载不是孤证☆☆☆□□。周密☆□☆□,[41]是宋口末口元初的著口名词人□☆□☆,晚年定居于杭州癸辛街□☆☆☆☆,辑录旧闻□□☆☆,《武林旧事》就是他在口元初对南宋临安旧事的回忆□☆□,详细地涉及到临安的市容市况□□☆☆、不同职业☆☆□□☆、不同行当☆☆☆☆□。他专门写了临安城内的183种不同的“小经纪”即小本口买口卖□□☆☆,其中排列第一位和第二位的就是“班朝录”和“供朝报”□□☆☆☆。[42]口据口口周密记口口叙☆☆☆□,这些“小经纪”□☆□□,“每一口口口事率数口十口人☆□□□,各专口籍以衣食之地□□□,皆他处之所无也□□☆☆□。”[43]因口此□☆□□☆,我们可口以推知:“供朝报”大约口有数十人☆☆□□,“供朝报”是他们赖口口以生存的职业☆☆□。“供朝报”这一口职业只口有临安城内口才有□□☆☆。[44]由于周密曾“流寓杭州之癸辛街☆☆☆,故目睹耳闻□□☆☆,最为真确”☆□□□☆,[45]他的记叙可信度很高☆□□□。

  无论是西湖老人口所说的“卖朝报”还是口口周密所说的“供朝报”☆□□,都表明了临安城内的新闻传播口活动已经口有相当规模了□☆□,“朝报”与普通市民的工作和生活有着密切的口关系☆□☆□□。当时在临安出现了以卖朝报为职业的或为求生手段的人们☆☆☆□☆,产生了一个以读朝报为必需的相对固定的受众☆□□,而且南宋临安还有不少人专门收藏“朝报”☆☆□☆,如“耻堂家”有理宗时期(公元1224-1264年)的“朝报”一橱□☆□,张景倩家“朝报口口口甚口齐口整”□□☆☆☆,“但恐不借”□☆□,等等□☆☆□□。[46]还口有☆☆□□,南宋临安的民俗节日常形成百货云集的临时口集市☆□☆☆,许多书商☆☆□、书贩子纷纷赶来出售诸色经文□☆☆、卖字本□☆□、博弈书□☆☆、 旅口游 图等□□□☆,其中也有出售的朝报☆☆□□。[47]有出口售朝报的人□□□□☆,必有收藏朝报口的人☆□☆☆☆。

  报纸在南宋已经口是印刷媒体☆□□□。北宋时□☆□☆,杭州已经口是全国三口大刻书中心口之一□☆□□,仁宗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杭州工匠毕升发明胶泥活字印刷术☆□☆□。进入南宋☆☆☆,中国的印刷术进一步 口发展 □□□,比如出现锡合金铸成的金属活口字□□☆,京城临安的雕版印刷术更是口领先于全国□□☆□,北宋发明的活字印刷术至迟已经在南宋淳熙☆☆□☆□、绍熙年间(公元1174-1194年)有实际的应用□☆□。印刷术的发明☆□□☆☆,是人类传播史上的第三次大革命□☆□。虽然南宋至今还没有活字印刷报纸的记载□□☆☆,但是雕版印刷报纸是无疑的□☆□□。当时□☆☆,中央政府口和地方政府各部门☆□☆、各机构☆☆□,都有口专口门的印刷部口门☆□☆,进奏院印刷“朝报”易如反掌□□☆☆。或许当时印口刷报纸太司空口见惯了☆□□□,以至于人们都“熟视无睹”了☆□☆☆。否则□☆☆□,“朝报”何以在市口口场上口向公众口出售□☆□?即使在临口安向各部门机口关分送□□□、向临安以口外各部门机口关口分送□☆□☆□,这个数量也不是手抄所能承口担得了的☆☆☆□□。至于一个主要目的用来谋利的“小报”□☆□☆,印刷可能性更口大□□☆□☆,因为公元1066年在北宋开封小报刚冒头□☆☆□□、需求量还不算大☆□☆、印刷技术尚欠先进的情况下就已经雕刻□☆□、印刷了☆☆□,[48]到南宋临安小报口风行□☆□、需求量日增☆□□、印刷技术更发达的情况下☆☆□□☆,小报理应会雕印发行☆□☆☆□。1193年6月19日☆□□□,有官员口上口奏:“朝廷大臣之口奏议□☆□,台谏之章疏□☆□□□,内外之封事□□□,士子之程文□☆☆,机谋密画□□☆☆□,不可漏泄☆☆☆,今仍口传播街市☆□☆□☆,书坊刊行☆□☆☆□,流布四远☆☆□,事属未便□☆☆□,乞严切禁口止☆□□□。”[49]口口这里☆□☆☆☆,“传播街市”虽然不是“小报”☆□☆□□,但表明当时雕印口发口行是比较普遍的事情□☆☆☆,“小报”虽然更不会例外□□☆☆□。当然☆□□☆□,也不排除“朝报”和“小报”在特殊情况下有手抄的时候☆□☆☆。

  威尼斯的小报仍是手抄的□□☆。中世纪后期中国的印刷术逐渐地传口到欧洲☆□☆,才有口印刷术的实际使用☆□☆□,包括一些不定期和定期的新闻印刷品☆☆□☆,但是□□☆☆☆,16世纪的威尼斯和欧洲其它一些发达城市的小报还是“手抄”的□☆□□。欧洲要口到17世纪□□☆,手抄小报才逐渐地改为印口刷出版□☆□□。这表明□□☆□,威尼斯等欧洲城市在17世纪以前☆☆□☆☆,其新闻口传播活动的规模仍口然不大☆□☆□□,其传播对象仍然是某些特定阶层而不口是社会广大公众☆□□☆☆。

  顺便提一口下□☆□☆,当今国内外都否认古代中国印刷过报刊☆☆□,尽管中国的口印刷术的故乡□□☆□,比如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就曾这样断言口过:“印刷在中国古已有之□☆□。但是印刷的 文献 ☆☆☆,即仅为印刷而设计并且口仅能通过印刷得到的文献□□☆,尤其是报纸和期刊☆□☆,却只见于西方☆☆☆。”[50]至于那些新闻史的论著都在没有深入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人云我云:活字印刷☆☆□□□、世界上口第一张口印刷新闻纸□□□☆、世界上最早印刷的定期报刊和日报均诞生在德意志地区等☆□□。南宋临安的新闻传播活动雄辩地证明☆□□□,中国不仅是印刷术的口故乡□□☆☆,而且也是世界最早印刷报刊的国家——根据至今口所发现的资料☆□☆☆☆,中国至少在11世纪已经开始雕口版印刷小报了□□□☆,至少早于西方几个口世纪□□□☆□!

  最后再来分析一下政治因缘□☆☆□□。西方学者根据欧洲国家☆□□,尤其是德意志地区报纸产生的情口况☆☆☆,得出报纸首先是在那些中央权力薄弱或统治者比较宽容的地方兴口盛起来的☆☆□□。[51]而南宋报纸是在南宋中央统治的中心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似乎与西方学口者的观点不一样□□☆。其实☆□□☆,世界上没口口有绝对的事情□□□☆,什么事口情都要具体情况具口体分析☆□□。临安虽然是南宋政府统治的中心☆□□,但是仔细地分析一下☆□☆☆□,还是可以发现一些政治因缘促使了报纸兴盛起来☆□☆☆□,比如上面所提到的新闻政策□□☆☆、对小报报人口的处罚没有走向极端等☆☆□,便是其中的例子☆☆☆□☆。

  新闻传播活动的高级阶段☆□□,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 历史 阶段的产物□□☆,是与人类的物质生产状况紧密相关□☆□,也与人类的经济政治发展进口程互相适应的□□☆☆。南宋临安新闻传播居中世纪世界的前列□☆□□,这是由当时各种因素所促成的□□☆☆□,这些因素既有临安作为南宋首都这一口历史机遇☆☆☆☆,又有临安本身所具备的各种条件□☆□☆,比如南宋经济发达□☆☆□,居世界先进地位□☆☆□,而南宋京城临口安的经济又在全国遥遥领先☆□□☆☆,且有资本主义生产的最初萌芽;南宋临安 教育 事业发达☆☆☆□,各级各类学校的数量☆☆□,超过当时世界上口任口何一个口城市;南宋临安人口也超过当时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且成份复口口杂;南宋临安是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南宋临安是中国雕版印书的中心□☆☆,其雕印的数量和质量□□☆,不仅是空前口口是☆☆☆□,而且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以后的明清两口代☆☆☆□□,而中国当口时又是世界印刷术的故乡;南宋临安是当时全国公私藏书的中心□□☆☆,数量也不是当时世界上任何城市所可比较的☆□☆□,南宋政府的某些新闻政策□☆☆□□,等等☆□□☆☆。南宋临安新闻传播活动是当口时南宋临安创造了诸多的世界记录的一口部分☆□☆□,是与南宋临安在中国与世界上所处的领口先地位地位相匹配☆☆□。

  [注释][1]尹韵公:《南宋都城临安的“卖朝报”与“消息子”及其他》☆□□□,《新闻与口传口播研口究口口》□□□,1998年□☆☆☆☆,第3期☆☆□☆。[2](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职官二之五一□☆□□□,中华书局☆□□,1957年☆□□,据北京图书馆影印口口本重印☆□☆□。[3]进奏院最早可追溯到汉代初建时的“邸”□□□,是地方行政机构口的驻京办口口事处□☆☆。唐代宗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才改称进奏院☆□☆。只不过唐口代以前☆□□,进奏院(包括唐代以前的“邸”)有口口无口口数个☆□□,而宋代的进奏院则是中央政府主办的□☆☆□□,全国只口有一个:都进奏院☆□□□,简称进奏口院□□☆。在唐代□☆□□,众多的进口奏口院除呈递和承转文书☆□☆、查询有关地方政务外☆☆□□,还向它们所属的军政长官或部门提供京都信息☆□☆,其中有官口方报纸的内口容□☆□,也有进奏院自行采访的☆□☆☆、特别是与本地或本部门有关的新闻□□☆☆□,甚至还有朝口廷绝密信息☆□□。[4]《宋会要辑稿》☆□☆□,职官二之五十□☆□□☆。[5]“[孝宗口乾道六年八口月四日尚书省言]:进奏院违口戾口口约束□☆□☆,擅报告词□☆☆,系厅司口刘资□□□☆☆、冯时主承口发朝报保头人☆□□☆☆,候草诏送临口安府□☆□☆□,并各杖一百断罢□☆☆☆□。”(《宋会要口辑稿》□☆☆,职官二之五一□☆☆☆□。)以往的论口著将“主承发朝报保头人”理解为临安城里负责“朝报”销售的官员是不准确的☆☆□□☆。[6]《宋会要辑稿》□□☆,职官口二之五十□☆□□□。[7]口《宋会口要辑稿》□□□☆,刑法二之三四□☆☆☆☆。[8]《宋会要辑稿》□☆□,刑法二之一二五☆□□□□。[9]赵升:《朝报》□☆☆□,《朝野类要》☆☆□☆,第四卷☆☆☆,《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54册☆□□☆,第129页☆☆☆☆, 台湾 商务印书馆□☆□,1983年□□□。[10]口四水潜夫辑:《武林旧事》□☆□,卷六□□□□,第104页□□□,西湖书社□□☆,1981年;西湖老人:《西口湖老口人繁胜录》☆□☆☆,诸行市□☆☆,(清)朱彭撰:《南宋古迹考》☆☆□,第115页□☆□☆□,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11]《武林旧事》□☆☆□,卷六□☆□□□,第103页□☆☆□。[12]吴口自牧:《梦梁口口口口录》☆□□□□,卷十九☆☆□□□,第182页☆☆☆,浙江人口口民出版口社□☆☆☆□,1980年□☆□。[13]《口梦梁录》☆☆□☆□,卷二☆□□□,第11页;灌辅耐得翁:《都城纪胜》, 闲人☆□□□,《南宋古迹考口口》□☆☆☆,第92页☆□☆□□。[14]《武林旧事》☆☆□□□,卷六□□□☆,第114页☆□☆☆☆。[15]《都城纪胜》□□☆☆☆,闲人☆□☆,(《南宋古迹考》□☆□☆,第92页☆□☆☆。[16]口《梦粱录口》□□□□,卷十九 ☆□□,第182-183页□☆☆☆。[17]《都城纪口胜》, 闲人□☆☆□☆,《南口宋古迹口考》□☆□,第92页□☆☆☆。[18]引口自姚公鹤:《上海口闲话》□□☆□,第128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19](《梦粱录》☆□☆,卷二□□☆□,第11页□☆□□☆,1980年□☆□。[20]如《美国新闻史》中就有口这样一段表述:“有史记载的历时最久口口的信息工程是在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南宋临安的新闻事业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