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传播语境下的网络话语特征的论文口☆口口

  现代传播语境下的网络话语特征的论文

  摘 要:本文从话语的角度探讨了传媒文化☆□□,在现代传播语境下的传媒话语的共同特征基础上☆□☆□,论述了网络话语特征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即网络话语的碎片化☆□□☆、可写性及表述的自由化☆☆□☆。

  关键词:传媒话语;碎片化;可写性;

  ronscollon在《口mediated discourse as socioal interaction》一书中谈到媒介话语术语使用的三个层面:一是指大众传媒话语即报纸□☆☆、杂志☆□☆、期刊□☆□☆□、电视□☆☆、电影话语;二是指以电脑口为媒介口的网络话语;三是指最为广泛意义上的公共和日常话语□□☆□☆,其媒介如信件□□☆、笔记☆☆□□、备忘录□☆☆□,以及更多技术口媒介如话口口口筒□□☆☆、电话□□☆、电脑甚至口口英语□☆☆□□、汉语☆□□,或说写和符号语言传播模式[1]☆□□☆□。我们这里所谈论的主要是现代社会所公认的大众媒介意义上的传媒话语☆□☆☆☆,即传统媒体——报纸□☆☆☆、广播☆□☆□、电视等□□□☆☆,以及本文的核心—口—第口四媒体口网络☆☆□。

  一☆☆☆□□、现代传播语境下的传媒话语特征

  (一)话语的广泛性——政治民主化的必然结果

  随着政治民主化的进程☆□☆,传媒内部话语关系在新闻价值取向上☆□☆,由“单一政治维度”向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娱乐“多向维度”转变的口发口展☆□□☆,传媒容纳并呈现政治☆☆□、经济□☆□□□、科学☆□☆、宗教□☆□、道德☆□□☆、文学□☆□□☆、艺术以及日常口生活等各种话语形式□☆☆,根据自己的意图与模式给予改造和再组织□☆□☆□。

  这种话语口口的广泛性特征□□□□☆,某种程度上口突破了传统的国家☆□☆☆□、政治地理范畴以及社会范畴☆□□。从另外一口个角度看□☆☆□□,话题口与话语开放促进了传媒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与渗透□☆☆□□,尤其对私人领口域生活的渗透☆□□。WWW.11665.CoM一方面☆□☆,鸡鸣狗盗的琐碎之事可以成为媒介向公众哗众取宠的工具□☆□□☆,另一方面☆□☆□,对公口众人物的私人生活的关注也成为以媒介为主导的社会大众的关注焦点☆□☆☆。值得注意的是☆□☆□☆,话语的广口泛性与开放在网络中表现更为显著□□☆☆。这是因为传统媒体的话语口生产更受到法律☆☆☆、政治□☆□☆、社会☆☆☆、文化等口因素的制约□☆□。

  (二)话语的直观性——消费经济下的媒介的“视觉转向”

  市场经济严格说来就是消费经济□☆□☆☆。为了实现市场经济利益最大化原则□□☆□,其市场运行及生产行为不能不瞄准公众消费动向☆□□□,不能不围绕消费旋转☆□☆。“顾客就口是上帝”这一口口口号就很能说明这一点□□□。正是由于市场经济着眼于消费的运作机制和西方社会消费主义思潮的影响□□□,使当前我国口传媒呈现出一口定的消费主义倾向□☆☆。这种消费主义倾向☆□☆,即是指传媒着口眼于公众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需求欲口望的创造☆☆☆☆,对物的符号意义口的强调及其所营造的“消费社会”的氛围☆☆☆□。

  正是在这种消费经济的影响之下□☆☆□,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范围内媒介的一个显著变化就是视觉形象(包括图像和活动影像)在媒介内容表达和受众吸引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印刷媒体的“读图时代”早已来临□□☆,电子媒体的“影像时代”也已到来☆□□□□。这表口明形象已经取代文字成为媒介传播的强势符号□□☆,此即媒介的“视觉转向”□☆☆。

  媒介的视觉转向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这种特征在内容上主要表现为对消费主义意识形态的大力张扬□□☆,在形式上就表口现为传播符号的视觉化□☆☆☆□。形式上的表现主要集中于文本形式的变革☆☆□☆☆。报纸口的彩版☆☆□□、大量的图片□☆□□、耀人眼目的标题□☆☆,电视技术的更新以及时尚□☆☆□☆、口☆口口☆口另类等元素的介入□□☆☆,网络多媒体技术的广泛运用和图片口专题☆□□☆,都有利于形成视觉冲击力☆□☆,刺激人口们的消费欲□□□☆□。

  (三)话语的世俗性——文化身份的认同感

  随着20世纪90年代中期“人文主义精神”的提出□□☆□□,我国当代传媒开始出现了一大批平民化色彩浓厚☆□☆□、凸现平民意识□□☆☆、表达对平民的关怀的新闻口报道和节目□☆□,从以《第七日》□☆□、《南京零距离》为代表的民生新闻的兴起并形成规模效应☆□☆□,更加凸显了传媒口话语的世俗性□☆□☆☆。这种世俗化的倾向以平民的内容为关注焦点☆□□□☆,以娱乐化的手段制造话题□□☆□,虽然备受争议□☆□,却也受到了广大受众的口普遍欢迎□□☆□☆。

  所有的传播行为都有两个指向:一是披露事实□☆□☆☆,告知情况的指向☆□□□,一是传受双方相互交流☆☆□、互动的指向☆□☆□□。后一指向认为☆□□☆□,传播是相互关系的协调☆□☆□,而非对立☆□☆。这一指向口使传播从权力话语转向口身份认同话语☆☆□☆,主要是文化身份的认同☆□☆,而不是阶级口身份的认同☆□□,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认同☆□☆□,更强调口情感☆☆□□、体验和娱乐☆☆☆。就连口党报也从过去强调政党的声音☆☆□□☆,发展到现在强调与社会生活相关的话题☆□□□。大多党报都将本地新闻放在了重要位置□☆□☆□,本地新闻的数量在所有新闻中所占的比重可以高达40%以上☆□□,报道的角度也有了新的解读☆□☆□。如报道城管部门的技术革新☆□☆,不仅从官方口的角度□☆□☆☆,更是从百姓的视角□□☆,看到了各种口问题诸如井盖口丢失☆□☆□、公共设施损坏□☆□□□、垃圾渣土堆集☆☆□、占道经营☆□□、违章搭盖□□☆□、油烟扰口民等□□☆☆,都可以在短至数口十秒内反映给监督和指挥中心□□□。这就切合了城市化□□□☆、市民化☆□☆□☆、个性化的需求☆☆□。正是在关注世口俗平民□☆☆☆☆,报道世俗生活☆□☆,追求世俗价值☆□□□,表达人口文关怀的过程中☆□□□☆,当代媒介在口价值追求上更强调人在感性上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从而实现受众文化身份的认同感☆□☆☆☆。

  二□☆☆、网络话语口世界的话语独特性

  (一)网络话语的碎片化口

  在传统新闻中☆☆□,一个报纸版面或口广电新闻栏目有各种各样的新闻☆☆□☆,往往各自独口立□□□□☆,互不相干;连续报道必口须在不口同的时间段以不同的文本样式提供给受众☆☆□□,客观上从时间和空间两个层面都割裂了新闻本身的内在联系□□□☆,使动态的事件扭曲成静态的画面□☆☆。这使传统媒体更重视新闻作品本身内部的组织□□☆□☆,强调要素的完整□☆☆☆。然而在网络新闻中□□☆☆□,时间和空间统一在一起☆☆□□,各种新闻与评论的不断加入使新闻基本沿着事件的发展而成为变化着的一个动态生成的过程□□☆☆□。

  伴随着新闻的过程化□□☆□□,网络话语呈现碎片口化的特征☆□☆☆。网络新闻在追踪当前发生的事口件时□□☆☆☆,往往以很短小的篇幅出现☆□□☆□,它们只是一个短暂的片断☆☆□,必须与其他报道联系起来才称得上有头有尾☆□☆□。如网络中的滚动消息通常是一句话新闻☆□☆□□。彭兰认为☆□□□,网络新闻“为追求时效性而口进行频繁口的动态更新□☆□□☆,容易形成新闻的‘瞬时化或‘碎片化:一些新闻在网站中口转瞬即逝□☆□,事后很难查证;一些新闻只能支离破碎口地展示新闻事件的各个片断□☆□☆☆,很难全面深入地体现新闻事件的本质”[2]□☆□☆。

  应该说☆☆□□☆,碎片化拆口口散了传统新闻的完整性☆☆□□,代之以不完整性☆□□☆。这种不完整既是内容的不口完整☆□☆,也是深层意义架构的不完整□☆☆☆。与传统口新闻相比□☆☆,新闻文本碎片化造成了更多的文本间隔☆☆□、差异和矛盾□☆□,使传统新闻口追求的意义统一性口在一定程度上消解□☆□。这就削弱了新闻作者对文本的控制□□☆☆,使受众在建立对事件的理解结构上有了更大的发言权□□☆。另外☆☆□☆□,如果从互文的新闻报道网络的角度看□□□☆☆,反而会观察到其丰富的一面□□☆□。其实□☆□□,碎片化的现象在电视新闻频道中也存在着☆☆☆□□。但相对于电视的瞬间即逝和线性刚力□☆□,网络新闻因为其异步性和海量信息□☆☆☆□,使这些碎片可以长时间共存□☆☆□。正如网络专题以超文本方式口对信息的聚合□☆□☆。对照梵?迪克的假设性新闻图式结构[3]☆☆□□□,网络口新闻可以说是将完整的新闻结构拆开☆□□□☆,以各种方式重组□□□,使文本间呈现出分裂又融合的景观☆□☆。(二)网络话语的可写性

  “在网络新口闻时代里......一个口口重要的新角色进入到了信息传播领域:那些阅读☆☆□☆□、观看□☆☆□、利用新闻信息口的人□☆□。由于参与信息传播的门槛已经完全消除□□☆☆□,被采访对象如今有可能在报道中加入新的信息□☆□□□,新闻口报道表面上是个已经完成了的作品□□☆☆□,实际上却永远没有完成□□□☆。[4]”网络改变口了原本口完整自足的文本口观□☆□□,逐渐口成为一个巨大的可写文本☆□□□。在这一可写文本中☆□□,“作者已死☆□☆☆,文本是口动态开放的网络☆☆□□,能指在各种互文中游移;读者获得了作者的地位☆□☆☆,阅读的过程就是写作的过程☆□□☆□,文本的意义无限多元□□☆☆☆。”

  微博的流行☆☆☆,使普通网民更方便地成为了新闻的发出者☆□☆□□。人们争先恐后的发表最新口的口信息□☆☆☆☆,并表达口口自己的意见☆□□☆☆,成为了新闻的生产力☆☆☆□,体现了普通民众的社会生存现实☆☆□□。具有网民特性的专职网络记者又根据网民提供的信息发掘新闻☆□□,将微博的信息融入到专业的新闻文本中去☆□□☆,成为开放的新闻的组成部分☆□☆☆。

  另外☆□□☆□,网络新闻专题多姿多彩的“超文本口结构” 彻底改变了传统文本的线性结构□☆□,在文本构成上□☆☆□,不仅有文字文本☆□□□,还有声音口文本☆☆□、图画文本☆□☆☆☆、动画文本□□☆☆☆、甚至影口视文本□□☆☆,并且各个文本间及每个文本之中的词语□□□□、句子都能与其它文本交错互连☆□□☆□。运用超文本结构□□□□☆,网络新闻专题实现了多种文本的平面组合和互通☆□□,构成一个有声音□□☆、图画☆□☆、动画□□□☆□、影视☆☆☆☆、文字等各口种传播介质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信息口网络形态□□□☆,口☆口口☆口文本的互文特征在此得到很好体现☆☆□。

  (三)网络话语表述的自由化

  比较传统媒体与网络话语的表述特征☆☆□,网络赋予了人们更多的话语权力☆☆□□☆,话语的表述因而也更加自由与多样☆□☆□。正如前文所述□□□□□,网络话语口生产突破了法律□□☆□□、政治☆□☆☆☆、社会☆□□☆☆、文化等因素的制约☆□□,因而无论从话题的选择上□☆☆□☆,还是话语的具体表口述上□☆□□□,都表现口得更加自由□☆□□、大胆☆□☆。

  一方面☆☆□,各大网络媒体纷纷开设专题□□□,对热点事件进行追踪☆☆□☆□,不仅是“海量的口信息”□□□□,更有“海量的口文字”☆□☆□□,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文字顺序把相同的信息说出来☆□□☆,体现出表述的自由□☆☆□。在网易的“滚动专题”中□□☆,我们往往能看到标题不同☆☆□□□,但内容一样的重口复报道☆☆☆□☆,并安排在同一个专栏之中☆☆□,这种现象在报纸等传统媒体中是不允许存在的□☆☆☆□。它出现在网络中□☆☆□□,显得理所当然□□☆□☆,并能口强化这一新闻的力度☆□□□☆。另一方面□□☆□,在话题和语言口的选择上☆□☆☆,网络可以说包罗万口象□□☆,体现出口更为宽松的自由度□☆□☆。无论口是高雅☆☆□、严谨的书面语言☆□□☆,还是低俗☆□☆☆、下三烂口的口语表达☆□☆□□,都在网络中得到集中而完全的呈现☆□□,这更是传统媒体中所不可能出现的□☆□☆□。在对这种“自由”的把握中☆☆☆□☆,人们口各口抒己口见□☆☆□☆,口☆口口☆口平等对话□☆□☆□,形成了一个“众语喧哗的乌托邦世界”[5]☆□□。

  总之☆□□,网络话语的种种口特征口形成了网络的独特文化☆□□,也就是说网络文化实际上是通过传媒话口语生产□☆□、实践与控制而形成的□☆☆□☆。这种生产☆☆□、实践与控制作为文化口生产的一口种重要形式☆☆☆□,它与口其他形式的话语如政治☆□☆☆□、经济□☆☆□□、法律☆☆☆□、道德☆□□☆、宗教□☆□☆☆、科学☆□☆、文学艺术等也有密切口关系□☆□,但仍然具有自身的独特性□☆☆。

  参考文献:

  [1] 蔡敏.传媒话语生产与控制[2] 彭兰.网络新闻学原理与应用[m].北京:新华口出版社,2003.[3] (荷兰)梵?迪克.曾庆香译.作为口话语的新闻[m].华夏口口口出版社,2003.[4] (美)罗兰?德?沃尔克.网络新闻导论[口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5] 马琳.论巴赫金口对话理论的口双主体性[j].济南大学学报,2004(1).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现代传播语境下的网络话语特征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