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拾得物无因管理的占有是有权占有的论文口☆

  对拾得物无因管理的占有是有权占有的论文

  关键词: 遗失物; 无因口口管理; 有权占有

  内容提要: 通说认为拾得人口对遗失物的占有为无权占有☆☆□□☆。实际上☆□☆□☆,对遗失物的占有存在有权占有和无口权占有两种情况☆☆□。若拾得人对遗失物进行了无因管理□☆□□,由此发生的占有不属于恶意占有☆□☆,也不属于善意占有□☆□☆,而是口有口权占有☆□☆☆☆,存在本权和口法定占有媒介关系☆□☆。将对遗失物进行无因管理口而占有认定为有权占有□☆☆□☆,具有明晰规则适用等意义□☆☆。

  一□☆☆、遗失物拾得的要件及拾得与无因管理的关系

   (一)遗失物拾得的要件

   遗失物是非依失主的意思而失去占有的有主动产☆□□☆☆。遗失物之拾得☆□□☆,乃“发现口而口口占有口之行为也□☆□□。不仅以认口识口遗失物为已足□☆□□,且须占有之”☆□□☆。{1} 拾得性质上为事实行为☆□☆,{2} 但遗失物之拾得☆□□□☆,存在主观口和客观两个方面的要件☆☆□。

   遗失物拾得的主观要件□☆□☆□,是拾得人对遗失物的发现及占有的意思□□□☆。发现遗失物是取得占有之前提□☆□☆,与此同时☆□□☆□,拾得人还须具备占有之意思□□☆□□。占有的意思在民法理论中被称为口心素□☆☆,即“指占有人的内心意思□□☆☆。如果没有占有意思□□☆,即使与物件有直接的接触□☆□☆,例如将手放在一块木板上而不自觉□☆□☆☆,并不发生 法律 上占有的效果”□☆☆□。{3} 口拾得人口发现遗失物☆□□☆,继而进行占有□☆□,此时遗失口物即为拾得物□□☆。一般而言□☆□□,拾得人对拾得物性质的认识☆□□☆,贯穿于口占口有的整个过程□□□。不过□☆☆,也有学者指出☆☆□□□,“拾得人知其物为遗失物抑或以其为无主物☆□□,对拾得概念之构口成☆□☆☆,不生影响”□□☆。{4} 至于拾得人对于拾得物口意图归还□□□☆、还是口意图侵占☆□☆□、还是口意图为取得所有权而先占☆□☆,均不影响“拾得”的客口观事口实的存口在☆□☆☆。wwW.11665.cOm拾得的客观要件口是占有☆□□。依法律行为取得占有☆□☆☆□,是传来取得;依事实行为取口得口占有□☆□,是原口始取得□□□☆☆。拾得口人对遗失物的占有□□☆☆,是通过事实行为取得口的☆☆□,是原始取口得□☆☆☆。

   占有分为有权占有和无权占有☆☆□☆。有权占有以本权作为基础□☆□□,占有人对占有物不仅有事实支配力□☆☆,还有法律支配力□□☆□☆。无权占有则无本权作为基础□□□,尽管占有人对占有物有实际支配力□☆□□□,但无法律支配力□□□☆☆。因此☆□□,占有不仅是事实问题☆☆□□,也是价口值判断问题☆☆□☆。

   (二)遗失物拾得与无因管理的关系

   “通常口口拾得之活动☆☆□□□,属于无因管理☆□□,诚实拾得人以为他人管理之意思为之者☆□□,构成无口因管理□□☆☆,不诚实之拾得人口以为自己之意思为之者☆☆□,构成口口口准无因管理☆☆☆□□。惟以为无主物拾得人☆□□,非无因口管理人”□□□。{5} 无因管理须有为他人管理的意思☆□☆□,即须“主观为口他口人”☆☆☆□。“不诚实之拾得人口口以为自己之意思为之者”☆□☆☆,实为恶意占有人□☆□☆☆,准无因管理口并不口是无因管理☆□□☆。民法中“准” 的技口术手段☆□☆,起源于罗马法□☆□☆。“‘准’这个字放在罗马法的某个名词之前通常含有这样意口思□□□☆☆,即如果比较以‘准’作为标志的概念和其原口来的概念□☆☆☆,两者之间存在着强烈的表面上的可类比性或相似性□☆□☆☆。它并没有表示这两种概念是相同的□□□☆□,或是属于同口一种类口的☆☆□。相反□□☆□☆,它否定了它们之间存在着具有同一性的概念;但是它指出它们之间有充分相似之处☆□□,可以把其中的一个归为另一个的连续”□☆□□。{6} 准无口因管理与无因管理☆□□☆,相去甚远□☆□,准无口口因管理并口非无因管理□□☆☆。

   有学者口主张□☆□☆,“遗失物拾得就是无因口管理口的一种类型”□☆☆□☆。{7}“遗失物口之口拾得□☆☆☆,原系无因管理之一种☆☆□,惟法律特予以特殊之规定耳”□□☆□□。{8} 这种观点有失口偏口颇□☆☆☆□,没有注意到对遗失物还存在自主占有(即非无因管理)的情况☆□□☆。笔者认为☆□☆☆,在自主占口口有场合□☆□☆,有的是恶意☆□□,例如占有人明知拾得物为遗失物仍意图私吞;有的是善意□☆☆,例如占有人误以为遗失物是无主物☆☆☆□□,欲先占取得口所口有权☆☆☆。口☆口口☆口而对遗失物进行无因管理者□☆☆□□,其对遗失物之占有均为他主占有□□☆□。

   对遗失物的占有□☆☆□☆,是有权占有☆□□☆☆,还是无权口占有□☆☆?通说认为是无权占有□☆☆☆。{9} 通说存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棍子打死”□□□,否定了对遗失物存在有权占有的可能☆□□☆。笔者认为□□☆☆,对遗失物口的占有☆☆□□☆,应区分为两种:构成无因管理的□☆☆☆,为有口权占有;不构成无因管理的☆☆☆□,为无口权占有☆□□,形成侵占或处于不口法状态☆□□☆☆。

   二□☆☆、无因管理对恶意占有和善意占有的排除

   无权占有分为恶意占有和善意口占有☆☆□□。然而拾得人对遗失物的无因管理既不发生恶意占有□□□□,亦不发生善意占有□□☆□。换言之☆□□☆,在此场合下的占有并非无权口占口有☆☆☆☆,而是有权占有□□☆☆□。恶意占有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对拾得物没有所有权或者没有用益权□□☆,即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口没有占口有权而占有;善意口占有人则误以为自己对物有所有权或其他权利而对之进行占有☆☆☆☆□。两者的区别在于☆□☆☆☆,恶意占有人认识到了拾得物的性质☆☆☆□□,而善意占口有人则否☆□□。善意占有区分为过失占有与无过失占有□☆□□。“占有者于占口有当时□☆☆☆,信其自己有为占有之权利☆☆□□☆,虽为相当注意☆□□☆☆,仍不能知其权利者□□☆☆□,其占有为无过失□☆☆☆□。反之☆□☆,占有者纵令信其有为占有权口利☆☆□□,但如为相当注意☆□□☆☆,即可知为无权利者□☆☆,斯为有过失”☆☆□。{10}“我们究竟应当如何确定善意占有口人的地位呢☆□□?他不是合法占有口人☆□☆☆,那么只能给他口戴上不法的称号”☆☆□□。{11}恶意占有带有侵占的目的□☆□☆☆,是故意侵权;过失善意占有口虽不带有侵占的目的□☆□,但构成过失侵权;无过失善意占有仍处于不口法状态□□□☆,构成无过失侵权□□☆。“主观的不法是一种有过错的侵口犯□□☆☆□,客观的不法是一种无过错的侵害”☆□☆。{12} 恶意占有与善意占有均不具有无因管理主观为他人的本质特征☆☆☆□。无因管理的主观状态不仅与恶意占有根本对立□□☆☆,与善意口占有人的主观状态也大相径庭☆□☆□。也就是说□☆□☆☆,对拾得物为无口因管理的占有☆□□□☆,既不是恶意占有□☆□□☆,也不是善意占有□□☆☆,亦即口不是无权占有□☆□☆,而是有口权占有□□☆☆。换言之☆□☆□,无权占有口处于不法状态☆□□□☆,管理人的占有处于适法状态☆□□。无因管理是维护他口人法益的行为□□□☆,无权占有是侵害口他人法益的行为□□☆,二者口性质迥异☆□☆☆☆。

   无因管理人对拾得物占有的主观要件☆□□☆,是主观口为他人□□☆□☆,往往通过外部行口为得以表现□☆☆□☆,如履行通知义务□☆□☆□、发布广告□☆☆、打听失主等准备归还的口行为☆☆☆□☆。而无论是恶意占人还是善意占有人□☆☆,皆不口具有准备归还拾得物之外部行为□☆☆□☆。因无因管理对遗失物进行的占有□☆□☆□,也可以因管理意思的消失转化为无权占有☆☆□☆。例如□☆☆□□,某甲拾得一头口毛口口驴☆☆□,头几口天四处询问口而无人认领□□☆,后喂养并用它拉车近一年□☆☆☆□。某甲开始的行口为是无因管理的外部表现行为☆☆□☆,后来的行为是侵占的外部表现行为☆□☆□。因此□☆□☆□,拾得人对遗失物口的占有从有权占有转化为无权占有中的恶意占有☆□☆。依据诚实信口用原则□□□□,因无因管理口占有他口人之口物☆□☆,受合理时间的口限制□☆☆☆☆。依据现行法律☆☆☆□,拾得人应当及时通知失主或者及时送交公安等机关☆□☆。{13}“及时”应当解口口口口释口为“合理时间”☆□☆□□。

   三□□☆、对遗口失物进行口无因口管理而占有的主口客观分析

   口口无因管理☆□☆,是在口没有法律义务的情况下□☆☆□,管理人为本人管理事务☆☆☆。适法的无因管理分为客观适法口的无口因管理和主观适法的无因管理☆□□□☆。{14} 口客观适法的无因管理☆□□□☆,尽管不符合本人的意愿□☆□,仍构成适法无因口管理☆☆□☆☆。例如☆□☆□□,为在闹市裸口奔者穿衣☆☆☆□,属于客观适法的无因管理□□☆□□。主观适法的口无因管口口理□☆□,是无因管口理的常态□□□☆,是管理人以本人的意思或者推定的本人的意思进行管理□□□☆。对遗失物的管理□□☆☆,明显属于主观适法的无因管口理□□☆□☆。失主是希望有人拾得(占有)遗失物并予以送还的;若不希望他人送还☆☆□,则构成口了动口产的抛弃□☆☆☆□。主观适法的无因管理□☆☆,为遗失物管理人的占有为有权占有口的结论提供了正当性的理论基础□☆☆☆。

   对拾得物进行无因管理的人主观上并没有可归责性☆☆□□☆。在民法中□□☆☆,归责原则有过错责任原则(含过错推定)□☆□□☆、无过错责任原则和公平责任原则□□☆□。让管理人依无过错责任原则承担责任□□□☆☆,或依公平责任原则分担责任☆□□,均为“天理”(公口理)所口不容☆□□,无须多论□□☆。无因管理行为是口没有过错的□□☆□□,因实施无因管理而必须的占有☆□☆,也是没有口过错的☆☆□☆☆,是民事侵权违法阻却口事由☆□☆□。

   占有遗失口物☆□☆,是进行无因管理的必要条件□□☆□☆。例如□☆☆☆☆,我国《物权法》第111条规定了拾得人有妥善保管遗失物的义务□☆☆。{15} 口即管理人妥口善保管遗口失物是合法行为☆□☆□。保管遗失物的行为可以表现为保存行为□☆□。保存费用即为必要费用□☆□。常识告诉我们□☆☆□□,保管是以占有为口前提的□□☆。此时认为管理人占有是无权占有(不合法行为)□☆☆☆,就会发生与法律相冲突的结果☆☆□。因为☆□□☆,管理人不能一方面口有权向本人请求必要费用□□□,另一方口面又因侵犯占有而须对本人承担责任☆☆□□☆。如果把针对遗失物管理而口必须的占有行为□□☆☆,分解为无因管理合法行为与无权占有的非法行为☆□□□,同样口陷入了自相矛盾的境地☆☆□□。因为☆□□□☆,无权占有是侵权行为口或处于不法状态的行为□□□☆,并非逃脱价值判断的单纯的事实状态□□□。若失主发布了寻物悬赏广告☆☆☆□,拾得人向失主交付拾得物的行为□□□☆☆,就是受委托完成事务的行为☆□□,双方成立委托法律关系☆☆☆□。在完成事务前☆□□☆☆,拾得口人的占口有应推定为有权占有☆☆□,但不属于本文所说的对遗失物的无因管理□□□☆☆。

   四☆□☆□、无因管理占有的本权及法定占有媒介关系

   (一)无因管理占有的本权

   “本权乃对于占有而言”☆☆□☆。{16}“与占有在概念上口口应该严格区别口的口是‘得为占有的权利’☆□□☆□。此种占有的权利称为本权☆☆☆。本权得为物权(如所有权☆□□、地上权☆□□☆□、或质权)☆☆☆☆□,亦得为债权(如租赁权等)”☆☆□。{17} 笔者认为□□□☆,无因管理人对遗失物之占有为有权占有□□□☆,有权占有是存在本权的占有□□☆□,即无因管理人占有拾得物的本权为口法定债口权□☆☆□。此法定债权并非请求本人口为给付☆□□□☆,而是作为占有的根据☆□□☆□,是债保持力口的体现□□☆☆。就像保管一样☆□□☆,无偿保管人无权口请求寄存口人作为对价的给付□☆☆☆,但其占有口保管物的本权却是债权;有偿保管人得请求寄存人给付口作为对价口的保口管费☆☆☆□,其占口有保口管物的本权同样口也是债权□□□☆。不过□□□☆☆,保管人占有的口本权是意定债权□☆☆☆。法律口为维护无因口管理的口正当性☆□☆,应当授权无因管理人对遗失物以占有的权利□□☆。当然□□□□,这种占有的权利☆☆☆,旨在维口护失主的利益☆□☆,而不是让占有人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笔者认为□□☆,通说口笼统地认为口对遗失物的占有为无权占有□☆□,原因之一□□☆,是没有明确地认识到这种占有本权的客观存在□☆□☆。通说把对遗失物口的占有界口定为无权占有□□☆□,但没有人具体说明□☆☆、论述理由☆☆☆。有学者口指出.☆□□,无权占有与有权占有区别之实益□□☆☆☆,“在占有人口为有权占有者□☆☆□□,则得拒绝他人本权之行使”□☆☆。{18}据此推论出来的理由只口有一个:拾得人有返还义务☆☆☆☆,而无权占有似乎就昭示了这种义口务☆□☆□。认无因管理人对遗失口物的占有为无权占有☆☆☆☆□,思维障碍或许是“承认了管理人的有权占有☆☆☆□□,就否定了管理人的返还义务”☆☆□□。其实□☆□,有权占有☆□□□☆,不等口于永久口占有☆☆☆□□。直接有权口占有就是暂时有本权的占有□□□☆。有权占有并不否认失主返还原物的物权请求权□☆□□。例如☆□□□□,在保管口口法律关系口中□□☆☆☆,保管人对于保管物固然是有口权占有☆□□☆,但不会影响到寄存人的原物返还请口求权☆☆☆□□。保管人对保管物的有权占有只有在其拒绝归还保管物的时候才会转化为无权占有□☆☆☆。对遗失物的占有□☆□,也可以因占有人拒绝归还而从有权占有转化到无权占有☆□☆☆□。无因管理是为了本人的利益☆□□□□,自不妨碍本人回归物权圆满状态的权口利□□□☆□。顺便指出☆□□,有权直接占有虽不否认失主返还口原物的物权请求权☆□□□☆,但其本权经常是占有抗辩的理由□☆□,间接占有的本权与直接占有的本权☆☆□,有可能口发生口冲突☆□□□☆。

   (二)法定占有媒介关系

   在直接占有与间接占有之间☆☆☆,存在占有媒介关系☆☆□。占有媒介关系☆□☆,可以是法口定的□☆☆,也可以是意定的□□□□。管理人的本权存在口于法定占有媒介关系之中☆□☆。这个法定占有媒介关系也就是无因管理关系☆□□。管理人的本权□☆☆□☆,如同其对遗失物的占有一样□☆□□,是原始取得☆☆□□。

   在占有媒介关系中☆□☆☆,间接占有人必是合口法或有权“占有”(观念占有);直接占有(对应间接占有的实际占有)可以是无权占有□□☆,也可以是有权占有□□☆□□。在拾得遗失物场合□□☆□☆,拾得人对遗失物的占有是直接占有□☆□☆☆。无论这种直接占有是无因管理的有权占有☆□☆,还是非无因管理的无权占有□☆□☆□,都对应着失主的间接占有□□□☆□。间接占有是以直接占有为媒介成立的占有□□□☆。“间接占有系通过直接占有而成立□□□☆☆,故间接占有不能独立存在”□□☆。{19}☆☆□。

   笔者认为☆☆☆□,无因管理关系中口的本人有受领无因管理成果的权利☆□□,故本人成立间接占有☆☆□,应当没有疑义☆☆☆□☆。失主对遗失物占有人具有原物返还请求权是占有口媒介关系效力的体现□☆□☆,不因占有人是否有权占有而受影响☆□□,也不以占有人有过错为条件□□☆。

   如认管理人占有是有权占有(法定授权)□□☆,那么他不但原始取得口占有□☆□□,而且原始取得本权☆☆□。在占有被第三人口侵夺时□☆□☆,可依据本权请求回复占有□☆□,{20}此时管理人与侵夺人成立因侵权产生的法定占有媒介关系☆□□,在该占有媒介关系中☆☆□□☆,管理口人是间接占有☆□☆□☆,侵害人是直接占有☆☆☆□□。

   五□☆□□、区分对遗失物有权占有与无权占有的意义

   区分对遗失物的有权占有与无权占有☆☆☆,肯定对遗失物无因管理的正当性和合法性☆□□☆□,有助于防止法理口在逻辑上产生矛盾□□□□,并为对遗失物管理人的积极道德评价提供基础□☆□☆。此外□□☆,明确对口遗失物无因管理的占有是有权占有☆☆□☆☆,还便于口有关规则口的适用和设立☆□□。

   (一)法律肯定☆☆☆、道德取向与轻过失免责

   拾得遗失物口将导致法定之债的发生☆□☆□☆。其或为无因管理之债☆□☆☆□,或为侵权之债□□□□,或为不当得利之债□☆☆□。区分债的类型□☆☆☆□,有助于具体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口系□☆☆☆☆。

   无因管口理之债☆□□,是法定之债之一种☆☆□□□,无因管理行为是法律积极肯定的合法行为☆☆□,也是道德应当大加鼓励的行为☆☆□□□,无因管理人对遗失物的占有☆☆☆☆,同样应当得到法律的肯定和道德的鼓励□☆☆□。而无权占有也不仅仅是对口事实的描述☆□□,也包括了法律和道德否定性的评价□☆□□□。

   不少学者口认为“善意”与“恶意”绝不是口道德口口评口价□☆□□☆,而仅指口是否知情□□☆。不过口笔者认为□☆☆,固然“善意”行为是在不知情的状态口下进行的行为☆□☆☆,“恶意”行为是口在知情的状态口口下进行的行为☆☆☆☆□,但两者的区分☆□☆□,不仅有口法口律上的口口效力评价☆□□□☆、过错评价□☆☆,也包含有道口德上的善恶评价□☆☆□□。不知可为而为与知不可为而为☆□☆□☆,评价口自口有不同□☆☆□。无因管理是出于“好意”☆☆□,把由此而发口生的口占有归入无权占有的“恶意”状态□□☆,与社会一般观念口口不符☆□☆□☆。无因管理的“好意”□□□☆□,口☆口口☆口与善口意占有的道德评口价也口有不同☆□□☆□。无因管理场合的 “好意”是为他人;善意口口占有中的“善意”是为自己☆□☆□。

   在拾得人对遗失口物进口行无因口管理场合□□☆,认定其对遗失物的占有为有权占有☆☆□,对鼓励拾取遗失物是有道德鼓励价值的;而将其认口口定为无权占有☆□☆☆,就会产生道德上的可非难性□☆☆□。

   口上述道德鼓励价值☆□□☆☆,还具体表现为轻过失免责法律规则的适用□☆□。我国《物权法》第111条规定:“拾得人在遗失物送交有关部门前□☆□☆,有关部门在遗口失物被领取前□□☆,应当妥善保管遗口失物□☆☆。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使遗失物毁损☆☆□□、灭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口任□☆□。”笔者认为☆□□,该轻过失免责的“优惠”规定☆□□□☆,其适用对象应限于对遗失口物进行无因管理的拾得人☆☆□。按文义解释□□☆,条文中的“灭失”是指口拾得物在物理意义口上的灭失□□☆。笔者认为☆□☆☆□,拾得人(无因管口理口人)口于占有期间□☆☆□,因轻过失丧失对拾得物占有的☆□□□□,无需承担民口事责口任□□☆□。例如□□□□☆,拾得的口口小牛走失☆□□☆,拾得口人对此若无口故意或重大过失□□□□☆,则不负返还或口赔偿的责任☆☆□☆。轻过失口免责□☆☆☆☆,体现了法律对助人为乐良好道德口行为的鼓励□☆□。相反☆□□☆☆,若拾得人并未对遗失物进行口无因管理☆☆□☆,其对遗失物之无权占有属于侵权行为或处于不法状态☆☆□☆,则不应当“享用”这种鼓励☆☆□。

  口口 恶意占有是故意侵权行为□□☆,自不属口轻过失免责之列☆□□☆。我国《物权法》口关于遗失物和占有的条文中☆☆☆□,均无善意占有轻过口失免责的规定□□☆。由占有人事实行为产生的无口权占有□☆☆☆□,有故意口或过失者□☆□,属于一般侵权行为□☆☆□。无过失无权占有□□□,也处口于口不法状态☆□☆□。无权占有人轻过失不能免责☆□☆。

   (二)明确占有保护□□☆☆□、必要费用请求权及损害赔偿请求权的依据

   1.明确占有保护的依据

   认定遗失物管理人为有权占有☆□☆,将能明确对其占有保护的依据☆☆☆。当其口占有被第三人侵夺时☆□☆□,其有返还占有的请求权☆□☆☆☆。通说认为☆□☆,无权占有亦受占有保护□☆☆。笔者认为☆☆☆,这种保护并非是对本权的保护(无权占有口是没有本权的占有)□□☆□,而是基于对社会秩序的保护☆□☆。基于这种口保护□☆□☆,不能认可无权占有人享有返还原口口物的物权请求权或债权请求权☆☆☆□□。{21}

   管理人有了本权☆☆□☆□,就可以发生占有连锁☆□□。例如☆☆□☆□,管理人占有的遗失物被第三人侵夺□☆☆☆□,则管理人的占有转化口为间接占有□□☆□,有权请求第三人返还原物(口占有回复请求权)☆☆□□☆。此时☆□□□,失主为上层次口间接占有人☆□□☆☆,管理人为下层次间接占有人□☆☆☆□,第三人为(无权)直接占有口人□☆☆。

   2.明确必要费用返还请求权及损害赔偿请求权的依据

   在无因管理之债中□□□□☆,遗失物管理人有必要费用请求权☆☆□□。我国《口民法通则》第93条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我国《物权法》第112条第1款规定:“权利人领取口遗口失物时□□☆,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该条显然包括了遗失物管理人的必要费用请求权☆□□。而认遗失物管理人为无权占有□□☆□☆,势必导致在 口法律 ☆☆□、法理上否口认该必要费用请求权☆□☆□。其一☆□□□□,我国《物权法口》第112条口第3款口规定:“拾得人口侵占遗失物的☆□□□☆,无权请求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费用☆□□☆□,也无权请求权利人按照承诺履行口义务☆□☆□□。”侵占□☆☆,即无权口占有□☆☆☆,条文中的侵占☆□□☆,是包括故意侵占和过失侵占的☆☆□☆□。失主拒绝返还必要费用的□☆☆□□,无因管理人可以口拒绝返口还拾得物(占有抗辩);{22}而恶意无权占有人则无此项权利☆□□☆□。其二□☆☆□☆,善意无权占有人的必要费口用返还请求权是以口不当得利为基础的☆☆☆□□。我国《物权法》第243条规定:“不动产或者动产被占有人占有的□□☆□,权利人口可以请求口返还原物及其口孳息□☆☆☆,但应当支付善意占有人因维护该口不动产或者动口产支出的必要费用□☆□☆□。”条文中权利人口对善意无权占有人必要费用之偿付义务□☆□,是不当得利之债口的效力□☆□,并非无因管理之债的效力□☆☆☆。

   遗失物的无因管理人是在知道遗失物为他人之物的前提下进行管理的☆□□☆□。如认为其对遗失物之占有为无权占有□□□☆☆,从是否口知情的口角度□☆□□□,则无法把遗失口物管理人归入到善意占有的行列□□□☆。而如把管理人的占有归入到恶口意占有的行列☆□☆□☆,又在逻辑上使其丧失了对必口要费用的请求权☆□☆□□。同时□☆□,也与规定“恶意”的立法意口口图不口符□□☆,使“恶意口不受保护原则”陷入尴尬的境地□☆☆□。

   我国 台口湾 地区“民法”第176条规口定:“管理事务□□□☆☆,利于本人☆□☆□,并不违反本人口明示或可得推口知口之意思者☆□☆□,管理人为本人支出必口要或有益之费用□□☆☆,或负担债务☆□☆□☆,或受损害时☆□☆☆□,得请求本人偿还其费用及自支出时起之利息□□☆□,或清偿其口所口负担之债务☆□□☆☆,或赔偿其损害□☆☆。”在这里☆☆□,“管理人为管理事务之结果受有损害口时☆□☆□,如其口损害之发生☆☆□□,与其损害有口相当因果关系☆□□,得请求本人赔偿”☆☆□□。{23} 我国法理对管理人损害赔偿请求权予口以承认☆□□☆□,但有关司口法解释却将其包括在“必要费用”之中□□☆。{24} 必要费用是保存费用□□☆☆□,赔偿口旨在填补损害☆☆☆□□,两者口性口质相异□□☆,不宜列口为种属关系□☆□。本人的赔偿义务□☆□☆,不以过错为要件☆□☆□☆,且管理人的损害并不在失主控制的范围内☆□□。若认对遗失物无因管理是无权占有□□☆,则否定了管理人口的损害赔偿请求权☆☆□。

   需要指出☆□☆,无因管理人对必要费用的请求权诉讼时效的起算与善意占有人对必要费用的请求权诉讼时效的起算☆□□,因请求权基础不同☆☆□□☆,表述应口当口不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9条第1款规定:“管理口人因无因管理行为产生的给付必要管理费用□□☆、赔偿口损失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从无因管理行为结束并且管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本人之日起 计算 □☆☆☆。”笔者认为☆□☆□□,善意占有人口必要口费用返还请求口权的诉讼时效□□☆☆,应从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间接口占有人之日起计算□□☆☆。

   (三)第三人有偿取得遗失物的性口质及失口主请求返还的除斥期间

   1.区分第三人的善意取得和正常取得

   我国《物权法》第107条对遗失物的善意取得作了特别规定☆□□□☆。在拾得人对遗失物进行无因管理场合□☆☆,是否应适用该条☆□□,有研究之必要□☆☆。拾得人出卖遗失物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无权占有人出卖遗失物☆☆□□□,不论是恶意口占有☆☆□□,还是善意占有□☆☆□□,均为无权占有☆□□、无权处分☆☆☆□□,买受人口可以有条件地善意取得☆□☆□。第二种情况是□☆☆☆,无因管理者因特殊情况而出卖遗失物☆☆☆□。“管理云者□□☆,指处口理事口务口口之行为☆□☆,不以保存☆□□□、利用☆□□□□、改良口口等管口理行为口为限□□☆,处分行为亦可□□☆☆□,故为他人清偿债务或将口他人菜蔬鱼肉出卖☆☆□□□,以免腐坏□□☆□☆,均得成口立无因管理”□☆□。{25} 如因鲜活物品不及时处理可能丧失或者减少价值等事由□☆□□,管理人为本人之利益进行出卖☆☆☆□□,则应认为是有权处分□□□□☆,即构成有权占有加有权处分☆□□□,第三人不为善意取得□□☆☆,而为正常取得□□☆,终局保留所有权□☆☆,不能适用《物权法》第107条□□☆□☆,即失主不能口享有口回赎权□☆☆□,也不能仅因出卖行为向管理人请求赔偿☆□☆□。当然□☆□☆☆,管理人应当向失主返还口出卖所得利益□□□☆☆。

   2.失主请求返还的除斥期间

   我国《物权法》第245条规定:“占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被侵占的☆☆□□□,占有人有权请求返还原物;对妨害占有的行为☆☆☆,占有人有权请求口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口险;因侵占或者妨口害造成损害的□☆□,占有人有权请求损害赔偿□☆□。占有人返还原口物的请求权☆☆☆☆,自侵占发生之日起一年内未口行使的□□☆☆☆,该请求口口口权消灭□□□☆。”该条口规定口的“一年”☆□□□,为除斥期口间☆☆☆□☆,其规定的占有回复请求权人□☆□☆,是所有权人以外的占有人□□□☆☆,包括承租人□☆□、借用人☆□☆□、保管人□☆☆□、受托人等☆☆□□☆。

   笔者口口口认为☆☆□☆☆,其中也应当包括无因管理的口管理人□□☆,但不应当包括遗失物的管理人□□☆。管理人对遗失物的口占有被侵口夺后☆☆□☆□,应适用我国《物权法》第107条“二年”除斥期间的特殊规定☆☆□。{26}口因为《物权法》第107条口所谓“其他权利人”☆□□□,是包括对遗失物的管理人的☆□☆☆□。有学者主张□☆☆☆□,拾得人不得回复占有☆□□☆,原因是☆□☆,不得以自己不法主张权利□☆□□,乃法律之一大原则☆□☆。{27}笔者认为□☆□□☆,拾得人口分为不法与适法两种情况☆□□,无因管理是适法行为☆□☆☆□,管理人当有占有之权源(为本权占口有)☆☆☆,故管理口口人享有回复占有请求权□☆☆。

   六□☆☆□、小结

   无权占有分为恶意占有与善意占有☆□□□。在拾得人为进行无因管理而占有遗失物的情形下☆☆☆□,其主观方面与恶意占有和善意占口有的主观方面存在原则区别☆□☆☆。因此☆☆☆,管理人口的占有不是无权占有□□☆。

   口占有☆□□☆,只是管理口之必须□☆□☆。只有以占有为前提□☆□,才能对遗失物实施无因口保管□☆□□、保存行为□☆□。无因管理制度排除了管理行为的违法性☆□☆,换言之□□☆□,无因管理是一种违法阻却口事由□☆☆□。无权占有却是一种剥夺有权占有的违法行为□☆□☆☆。

   占有是一种法益□☆☆□,{28} 因无因管理而占有遗失物□□□□,并不剥夺本人的法益□□☆□☆。因为☆□□□☆,对遗失物的无因管理的基本事实是:本人先丧失口占有以及管理人主观为他口人☆□□☆、客观为他人条件的具备☆□☆☆☆。管理人的口管理☆☆□☆,除了保管行为之外☆☆☆☆□,最主要的目标是物归其主☆□☆□。这是对法益的维护☆□☆,而不是对法益的侵犯□☆□。可以存在为口他人利益的(狭义)无权口代理和表见代理□☆☆,而不可能存口口在为他人利益的无权占有□□☆☆☆。

   事实行为是债发生原因的一种类型□☆☆。引发债之事实行口为☆□□☆,有违法事实行为☆□□□,有合法事实行为☆☆□☆。因违法事实行口为发生之债☆□□☆,被害人为债权人;因合法事实口行为发生之债□☆☆,行为人为口债口权人□☆☆☆。如果认为无因管理是合法的事实行为☆☆□,又认为因无因管理而占有拾得物是无权占有(侵权口行为)□☆☆,则不仅规则出现混乱☆□☆、制度出现口混乱□☆□☆□、逻辑出现混乱☆□□,价值判断

  注释: {口1} 曹杰:《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管理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对拾得物无因管理的占有是有权占有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